第72章 请你配合调查

极品仙尸 +A -A


  “小适!”江母喊道。

  “妈,没事,我又没做坏事!”江适笑道。

  在场只有江宜多多少少猜到警察是因为什么事情来找江适,因为那天她也在,甚至她还知道这个警察姓刘,是吴培轩父亲的朋友。

  既然是熟人,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朱建强对此也很惊讶,只不过此时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候,凡事等警察走了再说吧!

  江适带着刘宇和另一个警察到了他的房间里。

  “地方有点小,随便坐吧!”说着,江适自己坐到了床边。

  刘宇看了看,房间里只有书桌前的一张椅子,也没别的地方可坐,跟另一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后说道:“我们就站着吧,反正也没多少事,就是有些情况想跟你了解一下!”

  “你说吧!”江适无所谓地说道。

  “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市局特别事务处的邓国民处长,我这次过来,主要是配合他的调查!”刘宇说话的语气还算比较温和,毕竟他知道江适是自己老朋友儿子的好友,多少要给点面子的。

  可是邓国民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了,从进到朱家开始,一张脸就一直板着,没有丝毫的笑容。

  “我们之所以晚上到你家里来,是为了避免直接找到你学校,给你带来不必要的影响!”邓国民说。

  “不就是配合调查嘛,能有什么影响!”

  “我们的确是为你考虑!”刘宇说道。

  “那我应该谢谢你们?”

  “不用你感谢,我们直接说正事吧!我问你,你的身手是哪里学来的,据我调查,你应该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从来没有过相关的经历,根据那天目击者的描述,怪物是被你打跑的!你解释一下!”邓国民语气严肃地说道。

  江适听了邓国民的话,心里很是不爽地说道:“你这是希望我配合调查的态度?你这是审犯人哪!”

  “你只要如实回答就是了,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一个公民最基本的义务!”

  刘宇在一旁听得很是头大,这个邓国民办事的作风在平江警察局里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说话从来不懂得技巧,要不是他身手出众,在处理特别事务的时候有很给力,也不可能会爬到这个中层的位置上。

  只是,面对一个高中生,有必要这样说话吗?就不能注意一下方式方法吗?这样说话,有几个人会乐意配合!

  果然,正如刘宇所想,江适听了刘宇的话,直接站了起来说道:“去你妈的义务吧!我累了,你们可以走了!”

  “你,你居然骂人!”邓国民怒道。

  “我骂的不是人!好了,你们可以走了,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如果不肯配合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找你学校了!”

  “请便!我建议你可以直接抓我会警察局里慢慢审,那样或许我会说点你想听的东西!”

  邓国民多看了江适两眼,很难想象这些话会从一个高中生的嘴里说出来,不够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没打算继续待下去,直接招呼刘宇道:“我们走!”

  刘宇无奈,只好跟着邓国民从朱家大宅出来。

  到了外面,刘宇说道:“我说老邓,你跟一个高中生较什么劲嘛!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来问他!”

  “你看他像个高中生的样子吗?”

  “哎,你看昨天这事儿又绕不开他,与其闹僵了,还不如好好地把话问完了不就得了!”刘宇劝道。

  “我看,他压根就没想配合我们,刚才那样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

  “那你别给他发挥的机会啊!你瞧现在闹得,难不成你还真打算明天去他学校找人?”

  “为什么不呢?”

  “好吧,我算是服了你了!不过,你认为,去了学校就真的管用了吗?”刘宇问道。

  “我管他有用没用,反正必须得去!”邓国民想了一下又道,“另外,我得马上布置人手24小时把他监控起来!”

  “啊?不是吧?他不过是不肯配合调查而已,至于这样?”刘宇惊讶道。

  “一个来路不明却又拥有可以跟魔物相抗衡的人,再怎么关注都不过分!”邓国民抬头看着某扇窗户,若有所思地说道。

  其实,有一点邓国民的确猜对了。

  刚才在房间里的那一番争执,有很大一部分因素真的是因为江适在借题发挥。

  邓国民的问题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办法如实回答,自己身上的秘密不能跟任何一个人说,虽然他知道昨天的事情似乎并不怎么好解释,但是他也很清楚的是,自己在这件事里并没有触犯法律,警察只能调查,但却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该抓的应该是那个怪物,而不是他这个高三的学生。

  至于一个高三的学生为什么突然产生了能够将怪物打跑的实力,他不说,他回避,警察也拿他没有办法,总不能真的把他抓起来严刑拷问吧!

  再说了,严刑拷问?

  他最不怕的就是严刑拷问了!

  至于说去学校找他?

  来就来呗!

  别的学生可能会觉得这是件天大的事情,可是对于拥有三十多岁灵魂的江适来说,那还真算不上什么事儿。无非多些人在背后议论议论而已,别人在乎,他真不在乎!

  晚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江适没有打算下去继续吃,他在等,等家里人都睡着,他找个机会溜出去。今天晚上,他还得去医院试验那个新的炼尸法门呢!

  不过,他没下去,他妈倒是找了上来。

  “小适啊,警察找你什么事呢?”江母问道。

  “没什么事,昨天中午吃饭,有人在打架,我正好是目击证人,所以来问问我当时的情况!”江适轻描淡写地说道。

  “是这样的吗?就这么点小事,还找到家里来?”

  “可能现在的警察都特别敬业吧!”

  “我怎么见他们走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呢?”

  “哦,他们刚才接了个电话,好像说哪里又有什么大案子了,所以心情不大好吧!”江适随口胡诌道。

  “怪不得!当警察的确不容易啊!”江母随口感慨了一句。

  江适在心里暗自嘀咕:遇到我这样的,他们容易得了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