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修炼场所

极品仙尸 +A -A


  昨天夜里,被朱瑶瑶闹了一下,江适也没有心情继续修炼了,索性回到了房间,开始研究起了炼尸笔记来。

  他迫切想要在笔记中找到除了利用月光之外其他的修炼方法。

  笔记里的内容写得实在太过于晦涩,江适前前后后看了不下三五遍了,可是要从其中找到更好的炼尸法门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江适有一大优点就是,做事十分有韧劲,有一股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决心,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好,除非反复尝试后被证明确实不行的,否则他就会一直尝试下去。

  靠着这股子韧劲,江适终于在快天亮的时候在书上找到一则疑似有用的炼尸法门来。

  之所以前后看了那么多遍才发现了这么个炼尸法门来,江适琢磨,估计是这个法门在展家的人看来实在算不得是什么好的办法。

  说起来,这个办法也不是那么难理解。

  之前江适利用月光来修炼,是因为炼尸需要阴气,而月光中所蕴含的阴气正是炼尸所用得上的,但是月光的阴气相对比较柔和,连带着效果也要差上一些。

  阴气是转化尸精最重要的素材,阴气越是浓郁自然就越好了。

  只要有阴气,就可以转化尸精,这是江适研究得到的结论。理论上,只要是阴气重的地方就能修炼!

  什么地方阴气重?

  这种问题是个人都知道了!

  在城市里,谈到阴气重,无外乎两个地方了,一个是殡仪馆,一个是太平间。

  当江适意识到这两个地方恰恰是最适合他修炼的地方,差点就要骂娘了!

  传说中,修真者修炼都是要找那种山清水秀,灵气充裕,宛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凭什么到了他这里,就要去那种阴森诡异的地方!

  不带那么欺负人的啊!

  “我不服!我不服!”江适在心中呐喊了足足有五分钟。

  然而呐喊完了之后,他又不得不面对现实。

  重生到了僵尸的身体里,这是上天给他划下的一条路,一条别的人从来没有走过的路,僵尸的身体也给他带来了别的修真者所没有的巨大好处。因此,在享受好处的同时,他也必须要经历别人修炼所没有经历过的过程。

  憋屈郁闷的心情平复了之后,江适就在琢磨,自己到底是去哪个地方修炼比较好。

  之所以说这个方法对展家人来说意义不大,因为,虽然展家得以在修真界能有一席之地靠的是他们炼尸的能力,但是归根结底他们修炼炼的是自身,也就是说,炼尸只不过是他们提升实力的一个手段,但是要朝着白日飞升的目标而去,最关键的还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修为水平。

  阴气重的地方固然有利于他们炼尸,但是相较于提升自身境界的重要性,显然选择大行山更加适合一些。否则,僵尸的实力提上去了,他们自己却因为长期身处灵气稀薄的地方而修为停滞不前,岂不是本末倒置?

  因此,明知道有这个办法快速提高僵尸的实力,他们也只能想想而已。

  当然,也不是没有展家的先辈提出过人为设置一个阴气重的地方,可是不管是殡仪馆还是太平间,每天要接纳多少死人才会凝聚起那么重的阴气,他们要在大行山设置这么一个地方,得要杀多少人!

  展家不是没有干过为了培养僵尸而偷偷杀人的事情,但那只能是偶尔为之的事情,真要大批量的杀人,修真界早就容不下他们这一支邪门歪道了!

  所以,笔记里虽然提到了这个炼尸法门,但是显然记笔记的那个展家人并不怎么重视这个法门,江适也是翻了好多遍才发现的。

  这个对展家来说如同鸡肋一般的法门,对于江适来说如获至宝!

  灵气稀薄又怎么样?

  老子修炼压根就不需要灵气!

  修炼的地方寒碜又怎么样?

  只要能步入仙途,在哪儿修炼又有何区别!

  “我就是要走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修真之路!”

  不过,殡仪馆和太平间,真的好难选啊!

  ……

  高一和高三不在一栋楼,到了学校,江适就和江宜分开了。

  进教室的时候,江适差点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低头一看,是夏晔。

  江适不想跟她说话,见夏晔似乎有要跟他说话的意思,他连忙一个闪身溜进了教室,气得夏晔直跺脚。

  “昨天中午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吴培轩看到江适一来,还没等他坐下来,就忍不住问道。

  江适就知道吴培轩会问起这一茬,直接打马虎眼道:“什么怎么回事儿?你在说什么啊?”

  “少来了!那个怪物是怎么回事儿?你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家伙最后有没有把三十三万给你啊?后来你为什么又跟了一个陌生人走了?”

  吴培轩一口气抛了一连串问题出来,江适笑了笑,直接无视了这些问题,淡淡地问了一句:“中午我跟妹妹一起吃饭,你要一起吗?”

  “好啊好啊!铁定一起啊!以前中午都是咱俩一起吃的,你妹妹来了,当然要跟我们一起啊!对了,开学第一天,我请客!咱们不要在食堂吃了,出去下馆子!对了,小宜喜欢吃什么来着?”

  江适忍俊不禁地说道:“红烧肘子,猪肉炖粉条,大盘鸡,粉蒸肉……”

  “你妹啊!”

  江适知道,如果吴培轩真的请小宜吃这些菜,估计当场就会被小宜怼死!

  小宜有多久没吃过这些大荤了?

  一个月?

  半年?

  还是……一年?

  好吧!江适不过是跟吴培轩开开玩笑而已,为的是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但是,开学第一天,适度地调节一下心情也是不错的!

  然而,刚刚好起来一点的心情,随着朱瑶瑶进入教室,一下子又沉了下来。

  江适扭过头,懒得去看朱瑶瑶。

  没想到朱瑶瑶倒是主动走了过来,站到了江适的桌前,居高临下地对江适说道:“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