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妹妹的脑洞

极品仙尸 +A -A


  同样是展露自己的能力,有些情况江适很在意,有些情况他还真没有太当回事,区别就在于在一旁的是什么人!

  炸鸡店里这些人,不管是夏晔还是朱瑶瑶,或者是其他无关的人,即便他们对江适头部遭到重创心存怀疑,但那也只不过是心里想想的事情,他一走了之,没有人会深究这件事,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而之前在西餐厅里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最终连警察都惊动了,而且还出现了那种足以引起大多数人兴趣的怪物,他卷入进去可能造成的影响难以估计。所以他才会想要借用张华天的力量。

  其实杨晓猛发起攻击的时候,江适就已经察觉到了,只不过他压根就不认为凭杨晓猛那家伙能够伤得到自己。

  随你用椅子还是用桌子,我就站在这里,你又能奈我何?

  江适知道,这一下一定把那个家伙吓得够呛,下次如果再碰到自己,估计得绕着自己走。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至于朱瑶瑶,江适就是要给她一点小小的警告,凡事不要太过分!

  虽然他打定主意不会放过朱建强父女,但是在他能够彻底全方位碾压他们之前,他不想跟对方冲突太大,越是深的仇,越是要一点一点慢慢地来。给对方一点警告,既可以让朱瑶瑶收敛一些,也可以吓唬她一下,而且,说不定这么一来,还能把朱瑶瑶的这段感情搅黄了,可是说是一举三得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江适一瞬间的念头而已,最终结果到底怎么样,他其实也不是特别在意。

  活了两辈子,有些事情就得率性一点,上辈子已经过得挺瞻前顾后的了,最终还是落了那么个下场,这辈子绝对不能再那样了!

  打车回到家里,江适拎着箱子去了江宜的房间。

  “咦?哥你新买了衣服?”江宜问。

  “嗯啊!”江适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解释,随即说道,“这两个箱子我存你这里,记着,不管谁问起,你就当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我过两天就会取走的!”

  “箱子里什么东西啊?”

  “不告诉你!”

  “哼!等你走了我就打开!”

  “随你!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开的好,我怕会吓坏你!”

  被江适这么一说,江宜顿时露出害怕的表情道:“里面不,不会是,不会是手啊脚啊的吧!”

  “……”

  江适已经对自己妹妹的脑洞无法言语了,不禁从她的房间里落荒而逃。

  其实江宜很想问问江适中午餐厅里发生了什么,可是江适跑得太快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人已经不见了。

  江适从江宜的房间出来后,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屋顶。

  这些天,除了下雨以外,他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对着月光的修炼。他发现,天空的云层对月光的吸收影响还是很大的,云层越厚,月光修炼的效果就越差,下雨天的时候效果基本差到可以忽略的地步了,所以他下雨天选择了老实在房间休息。

  云层对月光的影响其实是一个让江适很头疼的问题。

  在平江,每年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日子都会下雨,抛开这些下雨天不算真正能看到月亮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多,因此,我的修炼速度严重受到天气的影响。

  本来自第一次的突飞猛进之后,他的修炼进展就比较慢,外加这天气的影响,不光很慢,而且还很不稳定。

  虽说修炼这种事情理应靠着日积月累慢慢来,但是江适对自己的期待有点高了,真的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速度。

  按照这样的速度修炼下去,什么时候才修炼到可以无视展家威胁的地步呢?

  为了寻求解决的办法,江适最近两天并没有整晚地修炼,而是在修炼之余还会仔细翻阅那本炼尸笔记,希望其中能发现更好的解决方案。

  江适抬头看了看天,阴云密布,又是个坏天气。这样的天气,花费同样的时间,效果还不如晴天月色下的十分之一,修炼起来真是令人泄气啊!

  然而,就在江适琢磨着要不要早点回房间研究笔记的时候,朱瑶瑶从楼下跑了上来,指着江适就厉声问道:“说!你把钱藏哪里去了?为什么你房间里没有?”

  江适没有起身,面色阴沉地看着朱瑶瑶道:“你去我房间了?”

  “对啊!你有意见?”

  “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去我房间翻我东西?”

  “这是我的家!在我的家里,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需要跟你汇报?再说了,我这是在捉脏,你说,你到底把钱藏到哪里去了!”

  朱瑶瑶回家后,直接找到了朱建强,告诉他江适把家里的钱偷出去的事情。

  朱建强听了自然不信,别说家里有没有像朱瑶瑶说的那么多现金,即便有也不是江适这么一个小子能接触到的。他知道女儿对江适很有意见,所以朱瑶瑶告诉他这个事情,他理所当然地归结为,这是女儿故意在自己面前说江适坏话了,只不过这次的坏话说得太离谱了。

  江适从家里偷了几百万出去?

  怎么可能!

  虽说几百万对于朱建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字,但是现在正常谁会放那么多现金在家里,朱建强记得,现在家里的现金全都加在一起,也不过只有一百多万,哪来几百万让江适偷去?

  而且,在他看来,江适这小子倔是倔了点,可是应该没有那么大胆子干出偷家里钱的事情来,即便家里真有那么多钱,他全都偷走做什么?难不成要卷了钱逃走?可他明明已经回家了啊!

  状没告成,朱瑶瑶又不情愿就这么罢手,于是想着来个人赃并获,把钱直接拿到父亲面前去,让他看看清楚,也让江适无话可说。

  可是,她趁着江适在屋顶,跑到他的房间一顿好找,就是没有看到那两个箱子的影子,这才跑到屋顶上来质问江适。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