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凭什么

极品仙尸 +A -A


  服务员终究只是服务员,客人都这么说了,即便她认为对方是在硬撑,但是就她而言,既然你让我看,我就看一下咯,到时候下不了台也是你的问题,关我什么事呢?

  “他让你看你就看看嘛!说不定那些全都是真钱呢!”杨晓猛似笑非笑地说道,他已经准备好看江适的笑话了,甚至连嘲笑的话都备好了。

  服务员小妹听了也不说什么了,直接将最上面的那张百元大钞捻开。

  咦?

  下面还有一张!

  而且看上去还挺真的样子!

  再捻!

  又是一张!

  再捻!

  还是!还是!还是!

  服务员小妹越看越心惊!

  这手感,这纹路,这色泽,这些难道都是真的?这些难道都是给我的小费?

  尽管她仍旧不敢相信这些钱都是真的,但是她内心却非常非常希望这些钱全都是真的!

  一旁的杨晓猛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把将服务员手中的那沓钞票夺了过来,自己一张张开始看了起来。

  这这这……

  这尼玛都是真的啊!

  “有没有验钞机?”杨晓猛信不过自己的判断,又问道。

  “啊!有的,吧台有!”

  “跟我去验一下!”杨晓猛说道。

  不料,杨晓猛一个没注意,手里的钞票又被那服务员抢了回去。

  “这是我的钱!”服务员丢下了这句话和一脸懵逼的杨晓猛,乐颠颠地就走了。

  杨晓猛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对方拿出来的这些钱八成全都是真的啊!满满一箱子的钱,恐怕不下于一百万啊!

  他家是开大型卖场的,之前有次过完年,他还帮着他爸妈一起整理过钱,那次总的加起来要七八十万的现金,怎么看上去好像只有这一半多呢!

  而且,杨晓猛还注意到,一样的皮箱,对方脚边可还有一个呢!

  莫非那个箱子里装的也都是钱?

  杨晓猛惊疑不定,朱瑶瑶却是早已笃定这些钱都是真的了,她不觉得江适会无聊到弄那么多加钱出来装模作样,因为在她看来,这些钱铁定就是她爸放在家里的,不知怎么会落到了他的手上。

  这些钱是你的钱?

  你如果不是偷来的话,哪里会有那么多钱!

  有那么一瞬间,朱瑶瑶真的想要立刻报警,让警察把他抓走。可是转念一想,即便警察抓了他去,回头知道这钱是他从所谓的“家”里拿出来的,最后也会不了了之,反倒她会被她爸数落一顿。

  朱瑶瑶心中对江适的厌恶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当然,江适压根就不会在乎朱瑶瑶是怎么想的,他慢悠悠地把箱子合上说:“看够了吧?对了,你还没说呢,如果我有钱你要怎么来着?”

  “你还敢说这是你的钱!你真以为我不会报警吗?”朱瑶瑶实在忍不住说道。

  “嘁!”江适真是懒得跟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说什么了,因为说多了都是废话。

  “你站住!把钱留下!”朱瑶瑶看到江适拿着钱就要走,顿时怒道。

  “凭什么!”

  朱瑶瑶被江适冰冷的眼神扫过,不由自主地浑身一个哆嗦,一时间竟然被他的气势所摄,嘴巴张了张,话没说出来,眼泪倒是出来了。

  杨晓猛见状大怒,自己女人被人欺负得哭了,他怎么能够在一旁坐视!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朱瑶瑶会在这个钱的来历问题上跟对方纠缠,但是只要是朱瑶瑶说的那就是天经地义的。你一个臭小子偷了家里的钱出来显摆,还特么欺负我女人?去死吧你!

  杨晓猛看着江适离去的背影,大声呵斥道:“不许走!”

  江适突然停下了脚步,放下了箱子。

  杨晓猛还以为对方被自己这一喝吓到了,正暗自得意,却见江适头也不回,直接冲着身后比了一个中指!

  你妹啊!

  杨晓猛长那么大没有被人这样无视和侮辱过,顿时像是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一般,一阵热血上头,抄起身边的木椅,朝着江适就冲了过去。

  “不要啊!”朱瑶瑶和夏晔异口同声地惊呼道。

  夏晔是怎么想的,她自己都不怎么说得清楚,可朱瑶瑶出声阻止就绝对不是担心江适会出什么问题了,她担心的是,自己男友把江适砸出个好歹来,那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啊!

  然而,这时候的杨晓猛哪里还听得进任何人的话。

  要说单单因为江适冲他比了个中指他是不至于会那么失去理智的,关键是刚才他在有钱没钱的问题上质疑了江适,却被江适当着自己女友的面用那满满一箱的钱狠狠地打了脸,让他一直在女友面前自诩自己多么多么有钱的他,臊得难以自容。

  以他的年纪,以他自诩非凡的性格,心里承受不了也是正常的事情。最后的那根中指只不过是压倒他理智的那根稻草罢了!

  对方的无视、对方的打脸、对方的侮辱,全都化为了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

  在店内无数小女生的尖叫声中,杨晓猛狠狠地将椅子砸在了江适的后脑勺上!

  椅子瞬间四分五裂,木屑向着四面八方飞溅开来!

  不知道为什么,砸完之后,店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看到江适停住不动了,杨晓猛心中莫名地惶恐了起来,那一股主宰他行为的热血刹那间退了个干干净净。

  那可是后脑勺啊!

  正常情况下拍上一下都能让人晕上半天的,被椅子那么重重砸到,岂不是……

  杨晓猛不敢想下去了,他回头看了看朱瑶瑶,又看了看周围人或惊讶或嘲讽或骇然的目光。

  突然,他大叫了一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结果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杨晓猛就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中跌跌撞撞地逃出了炸鸡店。

  江适看着杨晓猛仓皇逃离的背影,忽地笑了。

  就这么个破椅子也想撂倒我?

  开什么国际玩笑!

  所有人都在等着江适倒下,因为江适这时理应倒下,反应过来的炸鸡店老板娘已经慌慌张张地准备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了。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江适晃了晃脑袋,甩脱了一些散落在头上的木屑之后,大踏步走出了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