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够我听你几句话?

极品仙尸 +A -A


  “要,当然要,为什么不要?”江适理所当然地说道。

  张华天心说,就知道你是个喜欢钱的主,要不然也不会从头到尾盯着费宇闵那厮的几十万块钱了。

  既然喜欢钱,那就好说了,他张华天有的是钱!

  在平江这样富庶的地方称霸一方,张华天手头的产业自然不会少,手里面可以拿出来的钱自然也不会少,区区三百多万,如果能结交这么一个实力强悍的存在的话,他觉得这是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只有费宇闵这种傻-逼才会为了那么点小钱跟这么一个先天高手结下仇怨呢!

  当然,张华天并不会去提醒费宇闵这种事情,层次决定了眼界,也决定了地位,有些东西没有到一定层次的人没有必要知道,而且他跟费宇闵的关系也没到这个地步,甚至可以理解为,帮着对方狠狠地踩上费宇闵两脚,甚至更有利于跟对方缓和关系。

  “那,给现金?”张华天问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点想笑,那么多钱,真要用现金的话,那得多大一堆。

  不料,江适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现在跟你去取吗?”

  “……”

  “你们暂时还不能走!”刘宇说话了,“在市局的人到之前,谁都不能离开!”

  “刘叔叔,我们也都要留在这里吗?”吴培轩凑上去问道。

  “你们俩可以不留着,因为现在的问题已经跟你们之前报案的内容没有多大关系了。”

  “那我同学可以跟我们一起走吗?”

  “他是你同学?”刘宇看着江适问。

  “是啊,我们是同桌!”吴培轩道。

  “他不能走!”刘宇不用多问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铁定跟眼前这个年轻人脱不了干系。

  张华天一直都密切关注着江适的一言一行,看到江适听了那个警察的话后眉头一皱,他就知道江适并不想留下来,于是他便说道:“我和我朋友还有事情,没空陪你们在这儿玩,有什么事情回头你跟我律师去谈吧!”

  说完,他又笑着对江适说道:“兄弟,咱们走,甭去理他!一个三级警督,充其量不过是个分局局长!”

  江适看了刘宇一眼,招呼了一声江宜,直接就往门外走去。

  “你不许走!”刘宇在后面喊道。

  可江适压根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江适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怎么可能被警察一句话就唬住,有张华天主动在前面挡着,他乐得少一些麻烦。

  刘宇的手下想要追上去,可是张华天的手下跟着张华天混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到这个情况,不用张华天吩咐,就主动拦了上去。他们也不跟警察动手,就这么排成一排往那里一站,把西餐厅的门口给堵死了。

  着江适跟着张华天施施然离去,刘宇气不打一处来。

  “刘叔,今天的事情谢谢啦!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先走啦!”吴培轩有些尴尬地说道。

  刘宇也不好意思跟朋友的小孩甩什么脸色,只得点了点说:“没事,应该的!”

  江适等人走了没一会儿,市局相关部门的人就到了,并且第一时间下达了封口令,在场所有人都不能将今天看到听到的事情传播出去,否则将承担最严重的法律责任。

  当市局的人听说还有一部分人已经先行离开,特别是其中一人还跟魔物交手过并且打败了魔物之后,当即就骂娘了。

  刘宇也很无辜,但凡能把对方拦住,他也不可能放对方就这么离开。

  关键对方是什么人?是可以将整个平江警察系统都不放在眼里的张华天啊!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别说是他刘宇了,就算是警察局长今天在现场,对方不卖面子就是不卖面子了,谁还能把他怎么样?

  再说了,以张华天在平江市方方面面的人脉,谁有高兴为了一点小事去为难他?

  好吧,其实事关魔物的事情,绝对不能算是小事。但问题是张华天带走的又不是魔物,即便那个魔物据说就是他张华天带来的,但是张华天一句“之前我也不知道它是魔物”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的,毕竟魔物在变身之前,根本无法同普通人类区别开来,无法从这点上追究张华天的责任。

  且不提警察怎么头疼,就说江适离开西餐厅,先让江宜坐了老庄的车回家,告诉她晚上不回家吃饭,但却并没有细说是跟谁吃饭,同时又跟吴培轩打了个招呼,随后就上了张华天的车。

  江适并没有问张华天打算带自己去哪里,坐在车里默不作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华天虽然不说话,但却一直在偷偷观察身旁的这个年轻人。

  可是越是观察,他越是发现自己怎么都看不透身旁这个年轻人,那老成的样子真的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人所能有的吗?

  子停在了一所豪宅大门口,这是张华天平时住的地方。

  下了车,张华天主动介绍说:“这是我家,欢迎来我家作客!”

  江适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进到房子里,在大厅里坐下之后,张华天屏退了手下,很客气地问道:“不知道大师怎么称呼?”

  “江适。”江适实话实说道,这种问题没什么可隐瞒的。

  “钱我已经安排手下去准备了,需要花点时间!”张华天道。

  “我可以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学那个家伙,再找个什么哥带人来找麻烦,我不喜欢麻烦,也没那么多时间一个一个解决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吗?”江适沉声说道。

  张华天像是没有听出江适口中的讽刺一般,仍旧带着笑意说道:“懂!非常懂!我可不是费宇闵那傻叉,江大师,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跟您结交的,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之前有什么得罪之处,希望您海涵啊!”

  “谈不SH涵不海涵的,我愿意跟你过来,坐在这里听你说话,完全是看在钱的面子上,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开口好了,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三百三十万,可不够我听你几句话的。”江适直截了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