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你以为我以为

极品仙尸 +A -A

  在江适的强烈建议下,吴培轩终究还是带着江宜先行离开了,不过他们俩离开西餐厅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不远处偷偷地盯着西餐厅的门口,看看到底来的会是什么人,实在不行,他们还可以帮江适打电话报警。

  不管是费少还是另外几个人,自然都不希望江适他们三人中有任何一个提前离开,可偏偏有江适这个能连抽人几十个耳光的疯子在,没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只能目送两人依依不舍地离开。

  于是,江适自然而然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此时,餐厅了除了他们两桌之外,其他客人早就不声不响地买单走人了,空气中的那种火药味,是个人都能感觉出来。

  餐厅的经理甚至已经打电话向老板汇报过了这里的情况,以免回头事情闹大了老板要拿他是问。

  江适又吃了一会儿,实在是吃不下了,便起身走到了费少的桌前,在费少的对面坐了下来道:“钱还有多久能送到?”

  “银行取钱也是要时间的嘛!谁让你一定要现金呢?再等一会儿吧!”

  “我下午还有事呢!哪有时间在这里无休止地等下去,我给你留个电话吧,回头你钱准备好了打我电话,我直接过来取!”江适道。

  “不行!”费少连忙拒绝道。

  “怎么?难不成我晚点拿不行,非得今天把钱带走?”

  费少许是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于夸张了,眼珠一转连忙解释道:“你别激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钱现在多半已经在路上了,与其到时候多跑一趟,还不如多等一会儿,说不定钱马上到了呢!”

  这时,西餐厅的门开了,一下子涌进来十多个身着黑色紧身短袖的男子来。这些男子一拥而入后,门外又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个穿着很随意的男子,约莫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脸上带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那种玩世不恭的笑意,另一个长相比较奇怪一些,乍一看就不像是华夏人,或者说不是汉族人,满脸精悍之色,仿佛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

  江适知道,好戏终于上演了!

  费少见到人来,立马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迎了上去,嘴里高声招呼道:“天哥,您怎么专程赶过来了,不过是小事一桩,怎么好意思劳烦您大驾啊!”

  “你特么还好意思说,老子被你一个电话吵醒就睡不着了,正好出来吃个早饭,带点人来蹭饭,没意见吧?”天哥道。

  “瞧您这话说的,来的人越多越好啊!您喜欢吃什么,我让餐厅赶紧做起来?”费少殷勤地说。

  “吃饭的事情可以再等等,你说的那什么讹你钱的家伙呢?咱把该办的事情办了再吃饭,省得待会儿影响吃饭的心情!”

  “天哥就是天哥,办事儿就是地道!您看,就是那边那个小子!”费少指了指江适道。

  “艹!就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小费,你这是越活越没出息了啊!”

  “天哥你不知道,那小子邪乎着呢!别看他弱不经风的样子,上次我有两个练散打的兄弟揍了他十几分钟,愣是没能奈何得了他,最后还被他给打趴下了!”费少解释道。

  “真的?”天哥有点意外道。

  “千真万确啊!当时我就在边上看着呢!”

  “有点意思啊!”天哥笑道。

  两人正说着,忽地发现他们谈论的对象正在晃晃悠悠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我说,既然来了,还不赶紧把钱给我,我还有事呢!”江适边走边说道。

  天哥和费少对视了一眼,轻笑道:“这人脑子可能不大正常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费少也笑了,有天哥在场,他心里的压力顿觉一松。

  “你们几个,去试试他的身手,是不是真那么邪乎!”

  天哥一声令下,马上从一旁走出了四个男子,二话不说,就朝着江适围了上去。

  江适任凭对方将自己围住,扫了眼这几个男子,淡淡说道:“你这是……打算赖账了?”

  “****!还真以为我要给你钱?”费少嘲讽道。

  “****!你还真以为我会以为你要给我钱?”江适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对方的语气回敬了一下对方。

  费少书读得少,江适的话又绕,竟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江适说的是什么意思。

  天哥在一旁好意提醒道:“他骂你****呢!”

  对啊!光顾着想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居然漏掉了前面那两个关键字!

  “揍他!”费少怒道。

  然而,黑衣男子压根就不理睬他的指令。

  天哥满意地笑了笑,说道:“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

  他一句话,那四个黑衣男子同时动了!

  江适上次跟那两个练散打的交过手后,颇有一些心得,回去后还偷偷在屋顶练过那么几下子,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实战演练的机会,没想到这机会来得那么快!

  只是交手之后他才发现,尼玛这个节奏好像不对啊!

  一打四,或者说四打一,根本就没有计划让他顺利地将招式使出来,尽管散打本身没什么固定的招式,但是不管是出拳还是出脚,都得要有发力的时间吧!比如,要使出一个侧踢来,是不是得要先把腿抬起来?结果腿刚离地三十公分,结果侧面的家伙就一脚踢了上来,虽说被踢得不痛不痒的,但是重心就没了,节奏也乱了,自己要踹的目标也有时间做出规避的动作了!

  大马金刀地在一旁沙发上坐着的天哥,看到江适被四个人围攻地只有招架的份,嗤笑道:“我说小费,就这么一个废物你还特地打电话找我帮忙?不是吧你,你这样别怪我鄙视你啊!平江市里大名鼎鼎的费少居然沦落到这种田地,我得好好跟其他兄弟说叨说叨,看他们信不信!哈哈!”

  “天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怎么可能来找您帮忙呢!一会儿您就知道了!我建议,您再多派几个兄弟上去比较好!”费少愁眉苦脸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