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何尝不是智障

极品仙尸 +A -A

  那个男生愣了愣,随即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的同伴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们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你们听到了吗?他问我不服气又怎样?哈哈,宝贝儿,你说的没错,这家伙真是个****!你们说说,我应该怎么办?人家不服气诶!”

  “这还用问,削他丫的啊!”

  “就是,客气什么,揍到他服气!”

  “那可不行,毕竟这是公共场合,我可是文明人,哪能动不动就动手呢?”那个男子摇着头说,“这样吧,你自己扇自己十个耳光,今天就事儿就算过去了!”

  “你放屁!”江适还没开口,吴培轩就怒了。

  “你敢骂我?”那个男生阴沉着脸看向了吴培轩。

  没等他动手,另外那个站得跟吴培轩比较近的男生一声不吭就是一巴掌朝着吴培轩扇了过去。

  换成是江适的话,这一巴掌一定可以轻松闪过,可是吴培轩斗争经验不足,反应也不快,想要后撤的时候,却被自己的椅子挡了下,结果被对方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扇在了脑袋上。

  这一巴掌重不重?一点都不重,对人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其中的侮辱意味就太强了!

  “轩子!”

  “培轩哥!”

  打人的家伙一脸洋洋自得的样子,还挑衅似地看着江适,意思像是在说:“你不服气?我说过,我就是要揍到你服气!”

  中午的西餐厅人很少,这里发生的冲突早就引起了餐厅工作人员的注意,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工作人员上前劝阻,任凭冲突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之前那个黑衣男生啐了一口道:“****玩意儿!在老子面前�瑟,这巴掌可以抵消一个,还有九个,你们谁来?”

  “我肚子都饿啦!让他们赶紧一人五个打完算了,好不好?”短裙女生撒娇道。

  “听到了没有,就按我女朋友说的做,赶紧了!要不然,待会儿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哦?待会儿会怎么样呢?”江适好奇问道。

  “你很想知道?你可以试试看,我并不介意!”那个男生施施然说道。

  “老费,你跟他�嗦那么多干什么!过会儿你哥来了,请他随便找两个人来废了他们拉倒了!他自己要作死,就给他个机会嘛!”

  “哼!也行,咱们先去点菜,暂时不管他们,不过都看着点,别让他们给溜了!”

  “三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溜得了,要不我们就坐那里吧!”

  “行啊,这样他们要走的话必须从我们眼前经过了!”

  说着,两男两女骂骂咧咧地准备离开。

  这时,江适说话了。

  “我同意你们走了吗?”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江适,那眼神不是在看****了,而像是在看某个脑子动过手术但是恢复得并不怎么好的智障一般。

  “我改主意了,十个耳光不够,一百个,少一个都不行!”之前那男生淡淡地说道。

  “一百个?那不是脸都要打烂了啊!”他身旁的女生惊呼道。

  “哦,那就九十九个吧!”男生从善如流般地说道。

  两人一唱一和地说着,另外两人也是笑嘻嘻地全然没有当回事,或许在她们眼里,江适也好,江宜和吴培轩也罢,不过都是些任他们揉捏的****而已,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江适的眼里,他们何尝不是一帮智障!

  看着对方一脸令人生恶的嘴脸,江适不再二话,直接一个探手就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稍稍一用力就将对方抬离了地面。

  那个男生看着还算斯文的面孔瞬间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由于咽喉被扼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双手仅仅地攥着江适的手,试图将其掰开,两条腿冲着江适狂踹不已,可江适就像是没事人一般,任凭对方怎么挣扎怎么反击都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男生的同伴看到这个情景,惊讶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愤慨的情绪,他们想要冲上去帮忙,可是江适的这一手又着实震慑住了他们。

  单单一条胳膊就能这么笔直地将一个人举起,这得要多大的力量蕴含在其中啊!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九十九下?”

  说着,江适不等对方有回应,直接一巴掌甩了上去,清脆又响亮!

  “九十八!”

  啪!

  “九十七!”

  啪!

  “九十六!”

  ……

  啪!

  “八十五!”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吊打吗?这尼玛也太吓人了吧!

  那个人被举了多久了?得要半分多钟了吧!居然胳膊纹丝不动,这时铁铸的吧!

  被扇耳光的男生开始的时候还胀红了脸一副怒目而视的样子,可是被江适十几个耳光扇下来,整个人都混混沌沌了,哪里还有半分之前那种张狂的样子。

  他的同伴像是突然被点醒了一般,纷纷冲上来想要将其解救下来,可是江适像是铁了心要扇完这些巴掌一般,任凭对方三人怎么捶打,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顾着自己继续一下又一下地扇着巴掌。

  啪!

  “七十四!”

  啪!

  “七十三!”

  ……

  吴培轩想要上前帮忙,可江宜却拉住了他,冲着他摇了摇头。

  “我要去帮你哥,他们三个人欺负你哥一个人,不行,我必须去帮他!”吴培轩道。

  “不用的,他们根本奈何不了我哥!”江宜自信地说道。

  那天在图书馆,她亲眼见过两个散打高手围着江适暴打了十几分钟,他们自己累得半死,但是江适却毫发无损。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本来似乎普普通通的哥哥,怎么会一下子变得那么厉害,她只知道,就凭这一男两女,估计把他们自己累趴下也不可能把自家哥哥怎么样,反倒是吴培轩贸贸然跑上去的话会遭受池鱼之灾。

  吴培轩被江宜拉住,想要说什么,却听江宜又道:“他是我哥,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呃……”吴培轩不禁语塞。

  就在这时,从餐厅正门那边传来一声断喝。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