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都只是笑话

极品仙尸 +A -A

  老钟简直不敢相信,被城-管已经扔上皮卡的推车居然还有重新交还到他手里的一天,那种既惊讶又激动的心情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尽管他没有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里很清楚最后能出现这样的结局,跟江适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小适,今天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啦!”老钟由衷说道。

  “没事没事,小事一桩嘛!你要真的感谢的话,今天这顿就算你请啦!”江适半开玩笑地说。

  “瞧你说的,你上我这儿来吃东西,难不成还能收你钱不是?”老钟连忙说道。

  “哈哈!那就谢谢啦!”江适笑道,随即又对钟琳说,“琳姐,那我就先回去了,那件事就拜托你了哦!”

  “放心吧,姐肯定帮你打听到!”

  城-管已经退去,赵德才也带人走了,打惯了游击战的建华村摊主们再次把摊子撒了出来。

  江适告别了老钟父女往外走去,一路上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

  “小适,你今天可是给咱建华村长脸了啊!”

  “看他们还敢不敢随便欺负咱建华村的人!”

  “有空要常来啊!只要你在,估计那姓李的再也不敢来了,哈哈!”

  “我看,干脆弄张小适的大幅相片挂在村口的地方,能辟邪!”

  “老张,你这是把我当门神使啊!我可还没升天呢!”江适笑骂道。

  别看建华村是个城中村,充斥着三教九流各式各样的人等,可生活在里面的人自有一番独一无二的精气神。这里就像是一个大家庭,没有人喜欢生活在这里,但是谁都别想侵犯这里!

  之前阻止江适的男子默默地看着江适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后,消失在了来往的人群中。

  ……

  回到家,三人对今天下午在建华村发生的事情守口如瓶。

  老庄本来就不是喜欢多嘴的人,这点正是江适最欣赏他的地方之一。

  其实今天这事儿最后会发展成这样早就在他的意料中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贸然就动手,不光动手还动脚。固然开始的时候有义愤的因素,但是若非确定自己不会有事,他也不会采取那么直接打脸的方式。

  朱建强的实力他很清楚,在平江地面上,只要打出朱建强的旗号,很多普通人看来无法解决的问题都会很容易得到解决,这点他曾经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弄明白,白白错失了不少机会。

  这辈子,绝对不能再浪费这样的资源了!

  江适跟朱建强有没有仇?当然有!

  不是朱建强始乱终弃惹下一身风流债的话,他母亲最后就不会郁郁而终!

  上天给了江适重来一次的机会,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不再让母亲经历那样的遭遇,要凭自己的力量让母亲和妹妹过上优越的生活!

  仇一定要报!

  但是能用的资源为什么不用呢?

  利用朱建强的资源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然后反过来再将他当年欠下的债变本加厉地还给他,这样不是很好吗?

  所以,像今天这件事情,即便最后闹到了朱建强那里,他也无所谓,屁股自然有朱建强去擦,朱建强也会为此不爽从而看自己更不爽。然而,朱建强不爽就不爽呗,跟他有什么关系,他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甚至还会因为给朱建强添了堵而暗爽。

  大家都不说,今天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也不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至少江适觉得妹妹每次看自己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

  ……

  又过两天,漫长的暑假到头了。

  江适和朱瑶瑶要去报到,江宜也正式入学高中,三人都在一所学校,朱建强的本意是老庄正好一起送学校,却没想到朱瑶瑶死活不肯。

  “我才不要跟乡巴佬一起去上学呢!”

  “瑶瑶!”

  “让我同学看见了还不得笑死我!”

  “怎么会笑你?都是一家人!”朱建强当着江适三人的面努力劝说道。

  江适早知朱瑶瑶的性格,一点都不意外,母亲和妹妹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只不过寄人篱下,也没什么好说的。

  “谁跟他们是一家人!我早就说了,你是你,我是我!”说着,朱瑶瑶一跺脚,就朝外面跑去。

  朱建强冲着老庄使了个眼色,老庄就追了出去。

  随后,朱建强又带着歉意对江母说:“淑桦,真不好意思,瑶瑶从小被我惯坏了,一点话都听不进。不过咱们刚刚组建新的家庭,她有点不适应也是正常的,别看她脾气不好,可是从来没什么坏心眼,以后熟了过后就知道了!”

  建强这么说了,江母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事的,瑶瑶其实挺懂事的,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只要我真心实意对她好,她回头一定也能感受到的!”

  江适不禁在心里腹诽,她没坏心眼?她懂事?她能感受得到别人对她的好?

  扯淡吧!

  朱瑶瑶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江适比在场这几个人都要了解。因为现在的朱瑶瑶还没进化到若干年后那种肆意妄为的阶段,毕竟现在她还只是个高三的学生,各方面制约比较多。等到几年后,朱建强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她仗着有朱建强这个父亲,所作所为才真正让人大开眼界!

  “要不这样,我另外再安排一辆车,以后专门负责接送小适和小宜吧!”朱建强又道。

  “谢谢你啊,老朱,给你添麻烦了!”江母说。

  “谢什么,都说了,一家人不用太见外!”

  路上,江适见江宜几次欲言又止,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碍于有司机在,不便说出口,于是拍了拍她的手说:“小宜,你想说的我都知道,都明白!有些东西自己知道就行了,说不说出来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你要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等时候到了,哥会让你知道,那些丑陋的一切都只是个笑话而已!”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