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屁股跟着脑袋走

极品仙尸 +A -A

  江适又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瞥了对方一眼,又朝四周大声问道:“你们看到我打他了吗?”

  周围的建华村居民异口同声地回应道:“没有!”

  “你瞧!我并没有打你!”

  “你放屁!你们知不知道,作伪证也是要坐牢的!”李志刚气急败坏地说道。

  顿时,周围响起了一阵嘘声来。

  怒火中烧的李志刚压根没有注意,自己关了静音的手机一连几个电话打进来他都没有接到,而手机上未接来电显示的名字正是“纪局长”!

  派出所的人来得挺快,毕竟打电话的也是熟人,自然更积极一点,换成普通人为了这种事情打电话报警,再磨蹭一会儿也是正常的。

  “李队,怎么回事儿?”说话的警察名叫赵德才,是李桥派出所的副所长。

  “赵所,怎么你亲自带队了啊!”李志刚跟赵德才是老熟人了,见赵德才亲自过来,很是高兴,有赵德才在,很多话好说多了。

  “这不是所里比较忙,人手比较紧,听说是你这儿有事,我就干脆自己走一趟了嘛!这儿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听说你被人打了?”

  “没错!打我的就是他!”李志刚指着江适说道。

  赵德才顺着李志刚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高中生模样的江适,略微皱了皱眉,他本以为敢对李志刚动手的,多半是个二三十岁的外地务工人员,毕竟在建华村这里最多的就是这类人,这些三无人员做出什么事情来他都不会意外,可是动手的居然是这么个毛头小子。

  赵德才心中暗道:“老李啊老李,你让这么个小子打了,你这是越活越回去了吧!”

  不过想归想,于公于私,他都是站在李志刚这一边的,于是,他就问江适:“你为什么要打人?”

  “人家是屁股决定脑袋,你这是脑袋决定屁股啊!”江适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赵德才听过前半句话,知道大概是在什么位子考虑什么事情的意思,可后半句他就没琢磨明白了。

  “呵呵,这不明摆着的,你脑袋里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点,屁股自然就有了倾向性了,这不就是屁股跟着脑袋走吗?他说我打了他,你就过来问我为什么打他,你不就是默认了他说的是正确的吗?你经过调查了吗?你问过证人了吗?你有确凿的证据吗?”

  一连几个问题,问得赵德才不禁语塞。

  这尼玛是个高中生应该问出来的问题吗?

  说真的,他就是看对方年纪小,所以一开始故意用这种定性的语气来责问对方,为的就是在气势上先压住对方,然后后面的问题就简单了,这是警察惯用的审讯技巧,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问反倒是被对方抓住了痛脚。

  “就是啊,你凭什么说人家打人了啊?”

  “你那只眼睛看到他打人了?”

  “看你们俩刚才聊得挺热乎的,你们是一伙儿的吧!”

  “官官相护,就你这样也能来主持公道?”

  赵德才有些尴尬地看向了李志刚,心说你这是做了什么事,搞得这么天怒人怨的,舆论都一边倒啊,这还怎么玩?

  “他们可以帮我证明,他刚才打了我耳光,还不止一次!”

  赵德才闻言,冲着李志刚其中一个队员问:“你说说,刚才是什么情形?”

  “这……”队员犹豫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了李志刚,被李志刚一瞪,连忙说道,“是他打的人,还不止一次!”

  江适笑了,笑得很开心啊!

  老庄也皱眉了,姓纪的那家伙不地道啊,电话里拍了胸脯保证,可那么长时间过去,居然电话也不来一个,难不成刚才都是故意敷衍自己的?谁给他那么大的胆子!

  老庄已经开始琢磨,是不是要把现在的情况汇报给自家老板了,请老板直接跟市局招呼一声,这种事情能适可而止就尽量不要闹大,要不然最后谁面子上都好看!

  可还没等他考虑好,赵德才又发话了:“既然双方各有证人且说法都不同,那就当事人都跟我去趟所里接受进一步调查吧!你们这边谁作为证人跟我走一趟!”

  后面一句话是对建华村的居民说的。

  要去派出所作证?

  很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吱声,刚才混在人群里喊几嗓子声援一下是没问题的,但是要让他们去派出所里,一个个显然要退缩了。

  “我跟你们去!”这时,老钟站了出来道。

  江适是为了帮他出头才惹下麻烦的,他无论如何不能坐视不理!

  “我也去!”钟琳也道。

  “你别去了,有爸去就够了!”老钟知道,跟着去派出所里作证这事儿也是有风险的,毕竟江适之前那一下可以打打擦边球,可第二次却是结结实实一巴掌啊!李志刚的脸现在还红着呢,这点是很难推开的。他去作证,其实就是去作伪证,自己冒风险就罢了,怎么能让女儿一起去冒险呢?

  “爸……”

  “琳姐,你们也别争了,我压根就没打算去派出所,你们急个什么劲!”

  “什么?你不去?”

  别说老钟父女意外了,在场里三层外三层就没有一个人不意外的,那么多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觉得江适在说笑。

  “你敢不配合警方调查?”赵德才面色不善地问,这样的刺头他已经很久没有碰上过了,愣头青到底是愣头青,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想配合就配合,不想配合的话,”说到这里,江适顿了一顿后又道,“管你他妈是谁!”

  卧槽!这还是高中生吗?

  赵德才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你尽管去调查,如果觉得我有真的有罪,只要你有充足的证据,随时欢迎你来逮捕我!”江适无所谓地说道。

  “我现在就要逮捕你!”赵德才怒道,说着就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江适的胳膊。

  不曾想,他刚抓住江适,江适另一只手就反抓住了他的胳膊。随后,一股剧痛从被江适抓住的胳膊处传了过来。

  “啊――”赵德才忍不住痛呼了起来,抓着江适的手也随之松了开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