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到底谁仗势欺人

极品仙尸 +A -A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了过去,其中也包括江适。

  “是她!”江适一眼就认了出来,来者正是之前酒店跟自己起过冲突的驱魔师。

  那个驱魔师也看到了他,不过似乎并没打算跟江适打招呼,直接走向了费少说:“你就是那个姓费的?”

  费少见对方是个少见的美女,很绅士地回答道:“是我,我姓费,小姐有何指教?”

  “指你个头啊!”那女生二话不说,抬脚就踹。

  江适见过,当初自己第一次跟对方见面的时候,对方就是这么踢过来的,只不过当时自己并没有把对方这脚放在眼里。

  可是江适不放在眼里,费少可就惨了!一来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二来这一脚也着实突然了一些。谁会想到那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跑上来动起脚来了呢?

  顿时,费少被那女生一脚踹飞了起来,凌空飞过一段距离这才四仰八叉地摔倒在了地上。

  江适见了不禁着实动容,当时自己被踹的时候,他只觉得对方的力量挺大的,可真没想到对方的力量大到这样的程度,那天要不是自己身体特异,恐怕自己被踹飞的距离未必比这费少少吧!

  想到这里,江适不禁对这女生极度不爽了起来。当初明明是她撞的自己,却如此蛮横地对自己施以重手,若非自己坚挺,那一脚上去可伤得不轻!什么样的家庭会培养出如此蛮不讲理的女生来,难道驱魔师就可以这样不讲道理吗?

  下一刻,江适就知道对方的来历了,因为那女生说话了:“连我弟弟都敢动,找死!”

  “你,你,你是李家的人?”

  “李家?哼!就算是吧!蝼蚁,凭你也配提李家这两个字?”

  “李家就能仗势欺人了吗?”

  这话从费少嘴里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旁边的人都有一种十分荒谬的感觉。刚才谁仗势欺人了?刚才谁肆无忌惮了?

  “没错!我们就仗势欺人了!怎么着?你有意见?”

  费少闻言不禁语塞,他觉得自己平时已经够嚣张了,可是跟这位李家的人比起来,自己以前真他妈低调啊!

  “听说你喜欢把人四肢打断然后扔出去喂狗?”女生又说。

  费少心中已经,尼玛怎么连自己随口说的话都知道了啊,李家的人就那么无所不知?

  “您说笑了,这怎么可能嘛!现在是法制社会,打人是犯法的!”费少讪笑道,他说这话主要是想强调,你如果再对我动手的话,我可是也能诉诸法律的,当然,李家的人究竟是否在意法律他并不知道。放在前一天如果有人告诉他,他有朝一日会被人逼到需要求助法律的话,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他还会把对他说这话的人给打死,可是今天,真的是形势比人强,遇到了李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他不认怂的话,只会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他已经估计到李家的报复会来得很快了,只是没想到会快到这种程度!

  “法制?呵呵,你对我弟弟动手的时候,考虑到现在是法制社会了吗?”

  “没错!我考虑不周,我请求法律的制裁!瞧!警察来了,我要自首!我打了人,我要自首!”费少看到图书馆外走进来两个警察,顿时像是见到了两根救命稻草一般,热情地招呼道。

  被警察带走他一点都不怕,这点小事,他爸一个电话就能把他捞出来,可是万一落到李家手里的话,结果就很难说了,还是派出所安全一些啊!

  “什么事?”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开口说道。

  “我刚才打了人,你们快抓我回去吧!”费少连忙说道。

  “你打的人在哪里呢?”

  “他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那就是没事了啊!”警察说道

  “啊!不是不是,有事的!对了,我还让他们俩揍他一个呢!”费少突然想起来还有另外一片战场,于是又指着江适说道。

  两个警察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痛呼的两人,又看了看除了身上脏了些,其他啥啥事情都没有的江适,对望了一眼,还是之前那个警察说道:“到底谁打谁,你说说清楚!”

  费少也反应过来了,这不是操蛋嘛!别说两个警察看不明白,就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搞明白是什么情况呢!

  就在这时,江宜来到了警察身边说:“警察叔叔,是他让那两个人想把我抓走,还把我的同伴打伤了,我哥来救我,又被他的人打了!”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受害人都这么说了,准没错了吧!”费少激动地说道。

  “我弟弟就是因为你被打的?”驱魔师女生皱着眉头看了看江宜问道。

  “嗯,是的,他为了我受伤,真不好意思!你是李沐然的姐姐?他现在怎么样了啊?”江宜关切地问道。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你?”那女生不答反问道。

  “是啊,我跟他挺聊得来的,所以约好在这……”

  “行了!”那女生直接开口打断了江宜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以后不许再见他了,或者说,他以后不可能再见你了!”

  “啊?为什么?”江宜惊讶地问道。

  “不为什么!真要说的话,你们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么说,你满意吗?”女生傲慢地说道。

  江适本来就对那女生很不爽,又听到她居然这么对自己妹妹说话,顿时忍不住站出来揶揄道:“小宜,别跟这种人说话,说多了掉档次!”

  “呵,你知道什么叫档次吗?”

  “当然,我们有,你没有的,就叫档次!”江适道。

  “行了行了,你们既然都有关系,一起到派出所做个笔录吧!”警察说道。

  “就凭你?”女生很不屑地看着对方道,“叫你们局长来请我还差不多!”

  “局长?要不要叫公安部长来请你啊?”另一个年纪较轻一点的警察说道。

  “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你首先得要跟部长说得上才行,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种货色,恐怕连你们局长都请不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