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好好说话

极品仙尸 +A -A

  费少此刻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即便刚才看上了那个妞,屡次被人管闲事都没怎么影响他的心情,因为他一直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看着那些人。

  可是当他发现那个他一度不放在眼里的小家伙竟然有可能摇身一变成为连他父亲都不敢招惹的存在时,他的心里没来由地慌了。

  他记得那人走的时候说的话,“今天这笔帐,没完!”这句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他无法判断对方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或者是故意这样说了吓吓他的呢?可万一是真的呢?

  虽然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如果真是那个李家的人,想要查到自己的身份真是易如反掌,自己或许能跑,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想他费家在平江也是有根有底的,哪里是说跑就能跑的,再说了,他能跑到哪里去?离开了平江,他们家什么都不是!

  就在费少万分纠结之际,那对练散打的兄弟也很郁闷。

  他们跟江适一交手就知道,对方就是个没有任何功夫在身的生手,别说他们两个一起上了,就是他们中随便谁上的话,都可以轻松搞定。可是刚才江适那一脚一拳实在是太狠了,他们两兄弟谁都不想错过痛扁对方的机会。

  跟他们想的一样,他们一出手,对方就只剩下的招架的份。两个人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极尽所能地往江适身上招呼,把江适当作了人体沙袋一般,拳打脚踢不亦乐乎。

  可是打着打着,一股子劲头过去之后,他们发现不对劲了。

  怎么不对劲?

  尼玛我们两个人打了你半天,你他妈怎么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别说是一个十几岁的高中小男生了,就算是跟我们一样学散打的,被我们俩这样一顿痛揍下来,也不可能还能这样站着吧!

  抗击打能力太强?

  ****的抗击打能力!这已经不是抗击打能力了好伐!这是吃了沙袋果实,整个人化身成了沙袋了吧!

  两个人不信邪,鼓足力气继续对着江适拳打脚踢,这时候也不用什么散打的套路了,用套路不过是多此一举,两个专业散打选手竟像是两个街头地痞一般,毫无任何章法地围殴江适起来。

  围观的人刚开始还看得兴致勃勃的,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场景一直都没有切换,谁特么要看你们俩在这里秀下限!本来还以为是真打,结果搞了半天是在作秀啊!

  什么?不是作秀?

  你妹的不是作秀!不是作秀的话,两个大男人打一个小男生,打了那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把对方打翻在地?你们的拳头里塞的是棉花吗?

  “喂!敬业一点行不行?用点力啊!”

  “你们还可以装得像一点!”

  “是不是在拍电影啊?我怎么没看到摄像机呢!”

  “动作怎么慢下来了,别停啊!”

  兄弟俩都快哭了,自己哪里没用力了,自己哪里是在装了,谁他妈有意见,有种自己上啊!

  江宜本来很担心,可是看了一会儿过后,却发现她哥仍旧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被对方围殴了十几分钟的窘迫感,心里大为放心。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这场近乎于闹剧一般的战斗早在进行三分多钟的时候就可以结束了。

  当江适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怕对方的进攻时,完全可以凭借自己强横的身体将对方打倒,所谓一力降十会,当力量强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所谓的技巧都是浮云。

  就好比一个幼儿园小孩,哪怕他把散打的技巧学到了骨子里,可碰到成年人的时候,仍是可以被一脚踹倒,这就是力量!

  然而,为什么江适没有直接把对方打倒呢?

  因为他发现了自身存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战斗的技巧!空有一身力量,却不知道如何将这些力量充分发挥出来!

  所以,他想到了,为何不能从这两个家伙身上学一点散打的技巧呢?

  想到这一点后,他就不急于结束这场战斗了。他们要打就使劲打吧,自己正好跟对方学几招。

  散打不同于传统的武术,没有固定的套路和招式,就是为了实战而生,因此没有比在实战中学习更方便的了。

  挨打学拳两不误,全天下能这么玩的恐怕也就只有江适了。

  两兄弟越打越慢,力气越来越小,没有谁比江适的感受更清晰了。

  力气用完了?

  该我了!

  江适瞧准一个时机,用刚学到的一招,左拳虚晃了一下,趁着对方下意识抬手防守的空隙,右手一个直拳轰了过去,直接命中对方的面门。

  咔嚓!

  这是鼻骨断了!

  那人惨叫一声仰面而倒。

  事发突然,别说围观的人没有反应过来了,连那人的兄弟也没反应过来。

  江适又挨了对方不痛不痒的一拳,咧嘴一笑,转身顺势一个摆拳扫了过去。对方稍微有了一些准备,勉强抬手护在了脑袋边,随即一股大力从胳膊上传来。

  咔嚓!

  这是前臂尺骨、桡骨同时断了!

  “卧槽!什么情况!我看到了什么情况!”

  “不是说拍电影吗?”

  “动真格的啦?那血不会是番茄酱吧?”

  “这就完了?”

  围观的人群一下子躁动了起来。

  “哥!”江宜见状连忙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江适笑了笑说:“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

  “可是……”

  “别可是了,我先把这里的问题处理一下!”江适随即转向费少说,“费少是吧,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

  旁观的人或许会以为那两兄弟是在耍宝,是在装样子,但费少知道,这俩家伙下手可黑着呢!越是清楚俩兄弟的底气,他就越是觉得站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这小子怎么看怎么诡异!

  “是你一上来就动手,你有想过跟我好好说话吗?”

  就在这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好说话?说你个头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