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都没有

极品仙尸 +A -A

  不知过了多久。

  江适缓缓睁开了眼,稍微定了一下神,发现眼前的景象既熟悉又有点陌生。

  “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高中三年他都住在这个房间里,他回过神来之后便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我没死?我居然没死!”

  江适被这个发现乐坏了!

  “我怎么会没死呢?那些尸气明明朝着自己扑来了啊!”

  江适连忙查看起了自己体内的情况来,小圆球还在滴溜溜地转着,尸精仍旧静静地躺在丹田里,没有任何变化。

  不过,对于此时的江适来说,没有变化恰恰是最好的情况!

  “那些尸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最后关头认出了我是它们的主人,所以调头就走了?不对啊!明明是那些尸气扑上来后自己才晕过去的啊!”

  江适百思不得其解。

  再看时间。

  “都已经凌晨了啊!没想到一下子晕过去那么长时间。”

  江适敲了敲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脑袋,发现身上黏糊糊的特别难受,于是打算先洗个澡,然后好好地睡上一觉再说。本来打算半夜里继续去屋顶修炼的,现在暂时放到一边吧!

  热水一冲,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不过,等他打算洗头的时候,问题来了。

  江适忽然发现,刚才头脑晕乎乎地来洗澡,洗发水竟然没有拿到淋浴间,还在几米远的架子上放着。

  “靠!”江适看着那洗发水暗骂了一声,看来得要拖着湿漉漉的身体去拿了,回头还得打扫卫生间的地面,麻烦!

  可就在他一边想着那洗发水能自己飞过来就好了,一边打算走出淋浴房的时候,突然,他发现那瓶洗发水竟然动了一下!

  他被自己这个发现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再看过去,好吧,真的是眼花了!

  ……

  江适本以为朱瑶瑶回头会问起他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结果并没有。后来他想到,朱瑶瑶完全可以去问夏晔和马晓雯,马晓雯自然说不出个什么来,但是夏晔却是知道事情经过的。

  之前跟夏晔也交代过,这些事情不要跟她们两个说,怕对她们知道自己被鬼附身过,会造成什么心理阴影,他相信以夏晔的为人,应该会有分寸的。

  不过,说起夏晔的为人,似乎跟自己之前印象里的也有些偏差。或许她本来就是这样,只不过之前没有机会进一步了解的机会。

  “这样的话,开学了她就会正常上学了吧!”想到这里,江适还是有些宽慰的。毕竟是个还算不错的同学,尽管对他有些误会,但是能够挽救她一下,从他内心来讲也是一桩大好事。

  接下来几天,江适隐约觉得朱瑶瑶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了一点点改变,具体什么改变他说不上来,但绝对不是变得更坏。

  最高兴的自然是江母了,对于三个孩子如何融入到一起,她是最上心的,不像朱建强,眼睛里永远都只有朱瑶瑶一个。

  在开学前的几天时间里,除了有一天下雨,其他晚上他都是在屋顶度过的,当然,他这个“晨练”的习惯也渐渐被其他人接受了。

  后面几天尸精的积累情况并没有第一天好,江适虽然把那套对着月亮炼尸的技巧玩得很溜了,但却一直没有再进入那种类似于顿悟的状态,修炼的效果自然差了不少。所幸的是,尸精每天都在稳步增加,量不大,但是一天天积累下来,也能感觉到丹田里的那些尸精在壮大。

  他把第一天的那种突飞猛进归结于是第一次修炼这套手印的加成效果,并不知道他当时进入的那个状态有多么难能可贵,这就是修炼没有人指导的缺点了。

  不过上次小小地检验了一下自己的实力后,他对修炼更加得上心了。

  他记得以前高中的时候,他暑假里每个夜晚几乎都是在游戏中度过的,以他现在三十多岁的阅历,在他眼中落后了十几年的游戏自然无法再令他提起丝毫的兴趣了。况且,修炼不像读书,读书每天用功,并不能马上知道自己的提升,修炼却是每天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提升的,这方面带来的满足感,不是读书能相比的。

  虽然马上要高三了,要面临高考,但是他一点都不担心。以他现在的英语水平,参加高考绰绰有余,他大学学的理科,高中那点数学也是小儿科,唯一要花点功夫的就是语文而已。而语文最重要的是那篇作文,作为知道高考作文题目的他来说,这还有难度吗?想到这里,江适不禁笑了。

  对于其他同学来说,高考是一道鬼门关,对他来说,就跟做一遍往年的卷子一般。可以有针对性地去复习,绝大多数时间都可以省下来了。

  所以,他现在省下来的心思基本都放在了修炼上,既是因为对修炼有新鲜感,也是渴望自己能变得更强。见识了展家人驱使雷电的威猛,见识到那个女生驱鬼时的神奇,他对那片在他面前刚刚展露出一角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然而,横亘在他心头最大的难题就是,他现在没有真正的修炼功法啊!

  虽然他能通过尸精大大强化自身的力量,但是这样的增加是有限的,很多笔记上记载的操纵僵尸的法术都没有办法使用,写在上面只能看着眼馋,却又无法修炼,这种感觉是很难受的。

  再去展家找找?这个念头一闪过就被他否定了,即便展家认不出他来,但是这种功法怎么可能会告诉他这么一个外人。

  去找那个驱魔师女生?她应该是修炼过功法的,要不然不可能操纵那面宝镜。倒是可以考虑跟她打上一架,逼她说出她的修炼功法来,只不过能不能打得过她是个问题,关键对方身后的家族可不会是好惹的,除非杀她灭口。这样的事情他还真干不出来。

  江适甚至想到了上寻找,只不过上了才发现,上谈到的修真、功法这类的词语全都是出自修真类的小说,现实中丁点儿都没有,搜索大行山展家,也没有,搜索驱魔师,还是没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