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一拳不行再来一拳

极品仙尸 +A -A

  “好了好了,”江适连忙开口阻止,他只是想试一试这女鬼是不是真的那么听话,却没想到对方那么配合,这契约的效果那么好,当下心中大定,“我相信你了!是不是我打断她念咒语就能救她们?”

  “是的,主人!”

  “行,看我的吧!”

  江适是个讲信用的人,既然说好了,那他就会毫不犹豫去做。不过是打断那个女生念咒语而已,压根就没有难度嘛!

  不料,当他走到距离那女生不到三米的地方,猛地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一样被弹了回来。

  那女生用轻蔑的眼神看了江适一眼,就好像在说,我早知你会如此一样。

  江适被这一眼看怒了!

  特么我刚答应了我的寄生魂要来阻止你念咒,你就给我这么一个下马威?你让我这个做主人的以后还怎么在自己的寄生魂面前抬起头来?

  江适坚信一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绝对攻不破的防御,最信任的下属背叛自己无非就是对方给出了无法抗拒的条件而已,换言之,只要自己使出足够大的力量,完全可以摧毁一切障碍。

  他重生回来,最大的凭仗就是自己的身体,对自己的身体,他有着异乎寻常的自信!

  不就是一道凭仗嘛,看我的!

  江适暗暗将尸精凝聚到了自己右手至上,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力量。

  正在施法的女生,看见江适拉开架子似乎要想砸开自己的保护罩,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了。

  自己这个保护罩的威力有多强她非常清楚,这个靠着身上所携带的玉坠激发出来的保护罩,别说靠肉体的力量攻击了,即便是用手枪开枪射击都是不惧的,靠着这个保护罩,她可以非常安全地在其中念咒施法,完全立于不败之地!那些孤魂野鬼无法冲破这层保护罩,最后只能被她一一炼化。

  玉坠和镜子是她家族三件祖传之宝中的两件,为了让她顺顺利利地走上驱魔师的道路,她的父亲也算是费尽心机了!

  有了家里给她的玉坠和镜子,她担任驱魔师以来,无往而不利!

  看到江适想要破开自己的保护罩,她暗自嘲笑之余,心中却在慢慢盘算,等解决了眼前这两个鬼物之后,得好好跟这个家伙算一算新仇旧恨!

  可是,陡然间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在她心头升起,她出道一年多,可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危机感,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两个女鬼明明已经被自己炼化得奄奄一息,不可能再有反抗之力了,难道附近还有更强大的鬼混躲过了自己的探测吗?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目标,尽管她承认对方给她带来的威胁感很强,但是应当还不至于到自己连看都看不到对方的地步。

  难道……当她的视线无意间扫过江适的时候,看着江适那一脸郑重的样子,心跳不禁多跳了那么一拍。

  “不会那股压迫感来自于他吧?”女生不可思议地想着。

  她承认眼前这个不怎么起眼的男生的确有那么一手,自己一个大意在对方手上吃了点小亏,但那是因为自己大意啊!如果真的硬碰硬打上一架,她才不认为对方会是自己的对手。

  可是此刻来自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他究竟是什么人?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江适就出手了。

  凝聚了他全部力量的一拳,轰地一下砸在了那道看不见的屏障之上,空气中顿时出现一阵几不可察的微波荡漾。

  “居然没破开?”江适有些惊讶,“没道理啊!妈的,一拳不行是吧?那就再来一拳,我就不信砸不开你!”

  此时此刻,身为玉坠主人的那女生却比江适惊讶得多,因为就刚才那一拳,她明显感觉到来自玉坠的一阵震颤,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一拳得要多大的力量才能让玉坠都有支撑不住的感觉呢?

  眼看着江适一拳完了还打算再来一拳,一直没把江适真的当回事的女生,心里突然慌了起来。

  嘭!

  又是结结实实的一拳。

  这一拳下来,空气中的波纹更为明显了,玉坠的震颤也更为剧烈了。

  “住手!”女生突然大喝道。

  咒语停止了,镜子射出的光线也消失了,只是仍旧悬在半空中,像是在等待它的主人的下一步指令。

  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就能将她们炼化了!

  女生忿忿地看着江适,旁人以为驱魔师驱鬼是为了挣那些酬劳,其实只有她和她家族的人知道,对他们家族的人来说,炼化鬼魂要比那些酬劳重要得多,他们家族有一种秘法,可以通过炼化鬼魂,将鬼魂提炼成精魂,以此增强自身的实力。

  鬼魂的实力越强,能增强的实力越多,像这两个女鬼如果炼化之后能给她的实力带来不小的提升,但是关键时刻被打断,怎不让她心头火起。

  然而,她又不能不停。玉坠的反应清晰地传递给她一个信息,那就是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再来那么一拳或者是两拳,他们家族的这件镇族之宝就要承受不住外部的攻击,彻底分崩离析了!为了两个鬼魂,把镇族之宝搭上,她无法作出这种冒险。

  就在她将保护罩收起的那一瞬间,江适明显感觉前方的空气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伸手一探,保护罩果然没有了,不由得心中窃喜。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女生咬牙切齿地说道。

  江适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当然,阻止你,救她们!”

  “你是人,她们是鬼,你要救她们?”

  “她们的确是鬼,不过她们的身体是我的同学啊,你瞧你把她们折腾成什么样了?”江适一本正经地说道。

  “无理取闹!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消灭她们,你的同学的结局只会更惨!”女生怒道。

  “你不早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江适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更惨才好,若非朱瑶瑶从中作梗,妹妹当年也不会被迫远嫁重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