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混蛋你无耻

极品仙尸 +A -A

  看着眼前吓傻掉的朱瑶瑶,那女鬼毫不犹豫地附到了她的身上。如果朱瑶瑶处于神志清楚的状态,她要附身上去是很难的,正常人的身体都会有防御机制,一般的鬼根本就附不上,但是朱瑶瑶此刻的状态却等于是给了对方一个可乘之机,女鬼毫不费力就控制了她的身体。

  被附身的朱瑶瑶猛地一个哆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面色狰狞地看着包厢门口的女人说:“我与你无冤无仇,何必苦苦相逼?”

  “我辈驱魔师,度化你这等贻害人间的孤魂野鬼天经地义,还需仇怨?”见对方无路可走,自称驱魔师的女人义正辞严地说。

  “少用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说事,你敢说你来这里没收钱?人家不给钱你会来?明明就是世俗之人,却非要装出那副清高的模样!”

  “我是否收钱与你无关,”驱魔师并不着恼,淡淡说道,“你识相的话,趁早从这女生身体里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话应该我来说,去死吧!”说着被附身的朱瑶瑶朝着对方直冲而去。

  ……

  江适本以为自己说了那句话后,朱瑶瑶很快就会出来的,结果左等右等不见她出来,心中暗骂小贱货不省心。突然,他发现有不少人慌慌张张从酒店里跑了出来。

  “咦?酒店里出事了?”老庄也发现了酒店的异常。

  “我去看看!”江适说。

  “少爷别去!”老庄在后面喊着,可江适已经跑了出去。

  老庄想下车追上去,可又怕自己走开了之后,回头大小姐出来了找不到人,只要眼睁睁看着江适跑入了酒店。

  而此时,江适听到有人在喊“有鬼”什么的,心中已然有数,多半是之前遇到的鬼出来吓人了,至于鬼为什么要出来吓人,他就不是很理解了,莫非是为了好玩?这个理由江适自己都不信。

  江适跑向酒店,纯粹是因为好奇里面出了什么事,反正他知道不管出什么事也不可能能把他怎么样,所以在其他人都在拼命往外逃之际,他反倒是逆流而行,信步往酒店里面走去。

  刚进酒店,他就碰上了正从里面跑出来的夏晔等人。他下意识寻找朱瑶瑶的身影,却没看到,当然,这绝不是担心她的安全,只不过时间不早了,得等她一起回家啊!

  “夏晔,朱瑶瑶呢?”江适拦住了夏晔问。

  夏晔一见江适,瞳孔剧烈收缩,浑身似乎都开始颤抖起来。

  别的同学以为江适是朱瑶瑶的兄弟,见夏晔没有回答,就帮她回答道:“好像没有吧!”

  “下来得太快了,没注意啊!”

  之前在朱瑶瑶身边的那个短发女生以为夏晔没认出江适,便凑到了夏晔的耳朵边,低声说道:“他就是那个江适!”

  夏晔看向江适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江适犹自不觉,还在问夏晔:“朱瑶瑶还在楼上吗?”

  “你混蛋!”夏晔咬牙切齿地说道。

  “啊?”

  不光江适有点发愣,朱瑶瑶身边的同学也有点不明所以,一个个奇怪地看着她,猜测着她跟这个陌生的男生之间有着什么样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你特么有病吧!”江适觉得他今天怎么净遇上脑子有病的人了,有事没事都来招惹他,不是他的话,夏晔都快被人轮了,现在居然反过来说他有病。

  “你小子居然敢骂夏晔,找打是吗?”同学中马上有男生站出来为夏晔说话,不光说话,还走上前想动手动脚的,只不过推了一下江适没推动,没敢进行下一步动作。

  在江适眼里,这就是一帮孩子,也懒得跟他们多计较,径自想要去找朱瑶瑶。

  “慢着!”可是有人却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骂了我们同学就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其实,如果江适现在是三十多岁的模样,夏晔这些同学也不敢跟他多话,就是因为他看着跟他们差不多大,穿着打扮还挺土气,这些家境优渥的同学才会不买账。

  江适停下了脚步,盯着对方道:“我如果就是要走呢?”

  “我就……”看到江适眼中一闪而过的红光,那个男生愣是没把后面的话说得出来。

  “我们快走吧!要不然鬼就要来了!”有女人在一旁催促道。

  众人这才想起还有那么一茬,酒店里人都跑得差不多了,他们这些人站在那里特别显眼。

  “是啊,赶紧走吧!”

  “别跟这家伙�嗦了!”

  “夏晔,走吧!”之前那短发女生拉了拉夏晔说。

  没想到夏晔站着就是不动,杏目圆睁地看着江适说:“我要你向我道歉!”

  “呵,道歉?”江适不明白夏晔为什么要自己道歉,或许其中有什么误会,但是他懒得去考虑,无非就是朱瑶瑶她们后来跟夏晔说了些什么,导致夏晔误会了他而已。误会就误会吧,他也不想徒费口舌去解释。他只不过做了自己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把过去的一段同学之情弥补了罢了,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江适摇了摇头,想走,却被夏晔扯住了衣服。

  江适暗道:小蹄子我不跟你计较,你倒是还来劲了是吗?

  “无知真是可笑!”

  “你说什么!”

  “我说我开始后悔救你了!”

  “救我?你把我那样了是在救我?我从来没有都没有听过那么可笑的事情,江适,你还是不是男人,为什么自己做过的事情不肯承认呢?”夏晔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眼泪水不由自主地开始涌了出来。

  “我做过的事情我当然会认,但是,我想知道,你到底想让我认什么?”

  “你那么没品的男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问你,你把晔晔的内衣弄哪儿去啦?”短发女生见左右也没其他人,索性敞开了问道。

  “我也很想知道啊,可惜没找到,或者,她今天本来就没穿?”

  “江适你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