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别人的家

极品仙尸 +A -A

  想到可以长生不老,江适不禁心潮澎湃了起来。

  制约人类发展的最大因素是什么?是寿命!

  假设人类的寿命可以大上一倍的话,那么,那么多杰出的人类就可以在他们的知识和能力达到巅峰之后还可以维持上半年的时间,甚至达到更高的巅峰,创造出更大的价值来,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也会呈现出飞一样的发展。

  而对于江适来讲,如果这具身体真的可以给他带来永生的话,那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呢?

  不过,这仅仅只是他的猜想,永生什么的太遥远,眼前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多坚硬,自己的力量还保留了几分,这些不好好测试一下,他心里也没底。

  回去的路上,每个人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来时的欢声笑语都成了昨日黄花。

  江适本来心情还挺好的,可是就当他在努力回忆着当年的往事,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一些事时,心里一下子冰冷了下来。

  “没有记错的话,这次回去就该住到他们家去了吧!”想到姓朱的那个男人和他的女儿以及那个从来都没有被他当作是家的家,江适的心更冷了。

  ……

  到了车站,同学各自回家,吴培轩离开前,特地等其他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走到了江适身边,又强调了一番他的歉意,同时隐晦地表示,希望江适能够不要将山上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江适不知道吴培轩是不是跟每一个人都这么说了,但是不管别人怎么样,他反正是不可能把这个事情说出去的,他也乐得其他人都能够守口如瓶。只不过,那么十几个人,人对嘴杂,后来又发生了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难免会有人讲出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不过,江适想到展家的人在他面前经过都没能发现他,他的心里已经比最初从山谷里出来的时候踏实多了。

  吴培轩家里有车来接,好意想要送江适回家,却被江适婉拒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江适拿出了从自己的尸体上找到的电话,不用翻电话簿,直接就拨出了自己母亲的电话。

  “喂?”

  “妈!”江适颤抖着声音呼唤道。

  “小适啊,到车站了?”一个好听而又成熟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再度听到母亲的声音,江适的眼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原本心里那点因为要住到姓朱的家里去的郁闷感一下子全都抛到了脑后。

  “刚到!”江适忽然发觉自己嗓子有点干,好多话堵在了嗓子眼,用尽全身力气只蹦出这两个字来。

  “玩累了吧,我这就让你朱叔叔派人接你到新家来,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啦,你一定会喜欢的!司机到了会打你电话,不跟你说了,今天妈亲自下厨做顿好吃的犒劳一下你哦!呀,菜要糊了……”

  说着,电话断了。

  江适不禁莞尔。

  “妈还是那么大大咧咧啊!真是期待她做的菜,虽然真心不怎么样,不过那么多年过去,最怀念的还是妈妈烧的味道!不知道妹妹怎么样了,应该马上念高一了吧,当年我如果争气一些的话,她也不会被人欺负之后远赴重洋了!”

  半个多小时后,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是司机到了。

  “少爷好!”

  “老庄你好!”

  “咦?少爷第一次见我,怎么知道我姓庄呢?哦对了,一定是夫人告诉您的吧!”

  江适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

  老庄是姓朱的手下少有的对他还不错的人,前世他承了老庄不少照顾,后来跟姓朱的闹翻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老庄,只是听说老庄后来的生活过得并不好。

  “少爷,夫人对您可真好啊!明明家里有厨师,她还非要自己买菜,就等着您回来好做菜给您吃啊!”

  “是啊,我妈不仅是个好妈妈,还是个好人!”

  “没错!夫人对我们手下的人都很和气,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江适在车上跟老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看着似乎天马行空想到什么说什么,实际上却是在通过这些对话尽快回忆自己高三这一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时间隔得久了,如果没有点提示的话,真的很难回忆。

  江适记得自己第一次到了姓朱的家里,看到他那个硕大的豪宅,真是惊得长大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姓朱的女儿着实奚落了一番。

  再次来到了这个在他记忆里充满了伤感回忆的地方,江适的心态已经跟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妹妹江宜等在了别墅大门口,看到江适下车,飞一般地扑了上来。江适以前以为这是妹妹想他了,此时此刻再次经历的时候却敏感地意识到,妹妹跟着母亲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想必也是极为不适应的吧,特别这个家里还有一个刻薄透顶的朱瑶瑶。

  “想哥了吧?哥也想你!”

  “才不想你呢!拿出来吧!”江宜冲着江适摊开了手说。

  “拿什么出来啊?”江适一脸茫然地问道。

  “礼物啊!我们说好的,你不会是忘了吧!”江宜气鼓鼓地说道。

  “哎!”江适叹了口气说,“我真的挺怀疑的,你到底是欢迎我回来还是欢迎礼物回来!”说着江适从自己的包里掏了一条色彩斑斓的丝巾来,递给了江宜。

  江宜连忙一把夺过丝巾,往自己脖子里一围,开心地说道:“哥,你怎么那么小心眼啊,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我当然是欢迎你回来的咯,你是我哥嘛,你不回来我的礼物怎么回来呢?”

  江适听着前面的话还挺欣慰的,心说其实妹妹也没印象中那么调皮,可是最后一句话差点让他一口老血喷出来!

  “少爷和二小姐的感情真好!”老庄在后面不失时机地恭维道。

  “那当然咯!咱们可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这种感情别人能比吗?”江宜很骄傲地回头说道,感觉一点也没有觉得相依为命这个词用在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妥之处。

  老庄听了一个劲地笑。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