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假冒伪劣的木棍

极品仙尸 +A -A

  众人的表现江适都看在了眼里,其他人的冷漠愈发衬托出了吴培轩重情重义敢担当的性格,正如当年他所认识的吴培轩一模一样,这样的好兄弟,这辈子能遇到一个就够了!

  当年他被救起之后,直接被送去了医院,也没有人跟他说起过这八千块钱的时候,想必当时这八千块肯定也是吴培轩掏出来的,然而那么多年过去,吴培轩却从来没有提起过这回事。

  “当年吴培轩都已经替我扛过这些事情了,既然我重生了,今天该轮到我来扛了!”江适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

  “这四万块钱你来出?”本地向导才不管谁负责,只要有人掏钱出来就行,只是看江适的样子,不禁琢磨着自己这个价格是不是开低了。

  “我没钱。”江适很坦然地说道。

  “什么?”本地向导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说,我没钱。”江适又重复了一遍。

  “你特么敢调戏老子!”本地向导瞬间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被江适戏弄了的他,想也不想就对着江适当头一棒砸了下来,也不管这一棒子如果结结实实砸在江适头顶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没钱?没钱你说个屁啊!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怎么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此时此刻,江适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骂他愚蠢,好端端没事去撑什么英雄,赵云强的例子还在眼前,这就是一帮凶残不讲理的土匪,早点花钱消灾还来不及,居然还敢用话去撩拨对方,真以为大难不死之后怎么作死都不会死?

  有些胆小的女生已经不敢看了,仿佛江适被砸得头破血流的情景就在眼前。

  在一片惊呼声中,木棍呼啸着朝着江适的头顶当头劈来。

  江适其实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预料到对方会有这种恼羞成怒的举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有必须站出来的理由,他不能让吴培轩独自面对眼前的困境。尽管他的灵魂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但是骨子里那股热血的劲头却永远不会改变!

  其实对方的这一棍江适是有把握躲过去的,但是他身后站的是吴培轩,还有那些本来跟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的同学,虽然之前这些所表现出的冷漠令他心寒,可在江适目前的眼中他们就是一群还没长大的孩子。他如果躲过这一棍,对方怀恨在心,很有可能会殃及他后面的这些同学。

  因此,他不能躲,也不会去躲。

  不躲的结果,就是他只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硬架对方呼啸而来的木棍。

  死就死吧!

  江适两臂交叉,义无反顾地迎向了在视线中不断放大的木棍。

  咔嚓!

  有什么东西断了!

  闭上眼睛的女生第一反应就是江适的胳膊被砸断了,想到那恐怖的样子,她们更加不敢睁开眼睛了。

  可是大多数的人并没有闭上眼,所以他们跟那当地向导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木棍是假冒伪劣产品吧……

  所有人心里难免都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来。

  可是,刚才抽在赵云强身上的时候,的确抽得赵云强痛不欲生啊!是赵云强太不经打了?不会!好歹是学跆拳道的,抗击打能力不可能那么差。

  那么,是因为木棍质量不好,打在赵云强身上的时候已经出现了裂痕,然后差不多的位置再来了那么一下就撑不住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

  别说别人这么想,就连那个本地向导也是这么想的,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招呼自己叫来的三个兄弟道:“都特么站着干什么,给我废了这小子!”

  说罢,提着剩下的大半截棍子又朝着江适冲了上去。

  或许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是棍子出了问题,但是唯有一个人不这么认为,那个人就是江适!

  为什么是江适?

  因为他也意识到了棍子可能有点蹩脚,但问题在于木棍再蹩脚那也是木棍啊!木棍都断了,为什么他一点儿也没觉得胳膊痛呢?

  江适诧异的瞬间,一下子想到了一个非常非常靠谱的答案。

  “我这个身体可是展家用来镇压其他僵尸的千年僵尸的啊!以前就听说过僵尸以身体坚硬著称,更何况是僵尸中最牛逼的黑毛僵尸,区区一根木棍可能奈何得了我!不是木棍有问题,而是我这具身体太强大了啊!”

  江适原本以为自己身上的力量尽数被体内的圆球吸收掉,却没想到还是有部分的力量残留了下来,尽管他不明白照理应该坚硬无比的身体为什么感觉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差别,但此时此刻并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看着正向自己扑来的那几个恶霸,江适心里一阵冷笑。

  之前他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大不了被对方痛打一顿,但是该他站出来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含糊,这是他做人最基本的原则。然而却没想到自己这具新的身体还会给他带来这样的惊喜!

  正当他准备以一敌四,在这些昔日的同学面前大大出一把风头之际,突然凭空一声大喝响起。

  “住手!”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声震得耳膜生疼,却偏偏不知道这声音究竟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

  这种情形下,本地向导那几人哪里还敢动手,对方光一声大喝就令他们难以承受,他们如果敢不停手,那么下一刻等待他们的绝对不仅仅是大喝一声了。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几个打扮得很古朴,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人从山中走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被他们目光扫过的人都有一种被人里外看得精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极为不舒服。

  江适看到他们一出现,心里就不禁咯噔了一下,别人不知道来的这些人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古风打扮的男男女女,不正是躲在深山中修炼、昨晚还追击了自己一夜的展家子弟吗?

  江适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