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什么麻烦冲我来

极品仙尸 +A -A

  江适看到吴培轩自责的样子,连忙阻止道:“别这么说,是我自己不小心,跟你没什么关系,你看其他人不都好好的?再说了,既然我没什么事,今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谁都不许提了!”

  最后一句话,江适故意把声音放大了一些,目的就是说给其他人听的,让他们也放心,自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什么,只要他不说,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多事了,这样一来,他这次从山崖上摔下来安然无恙的事情就会慢慢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有三十多年人生阅历的他,自然非常清楚时间的力量。

  只要大家都不提,那么他这次李代桃僵的经历就算彻底成功了!

  一行人沿着上山时候的路下山,结果快到山脚下的时候,前面的路没法走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把下山唯一的小路给堵死了,其中一个家伙赫然就是刚才退走的本地向导。

  都不用问,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是对方带了帮手找上门来了。

  “我说过,今天你们不把钱交出来,谁都别想离开大行山!”本地向导走上前,戏谑地看着这些半大不大的男女青年们说。他在这片大行山里长大,周围十里八乡的没人不知道他,本来就是个没事都要给你找点事的主,这次一群肥羊主动送上门,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你们想干什么?我跟你们讲,现在是法制社会,你敢动我们一根毫毛,我们会报警抓你们的!”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你知道我妈是谁吗?”

  “你知道我舅舅是谁吗?”

  男生女生纷纷开口,有的指责对方,有的搬出自己家里的谁谁谁,无非指望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别看比对方多出那么多人来,在这种山里遇上这些类似于土匪的家伙,平日里被宠到天上去的他们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哈哈哈!”对方闻言纷纷大笑起来,那笑起来肆无忌惮的样子把江适那些同学全都吓住了,一个个噤若寒蝉起来。

  笑完之后,本地向导面孔一板,恶狠狠地说道:“刚才谁说要报警的,站出来!”

  所有人下意识地看向了之前说话的那个男生,同时齐刷刷地往旁边退去,像是怕站在他身旁会殃及池鱼一般。

  那个男生一瞬间被孤立了出来,战战兢兢地看着那几个拦路的本地人说:“不,不是我说的啊!”

  “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

  “呃,我也不知道,反正真的不是我说的啊!”

  “赵云强,你不是跆拳道蓝红带的高手吗?不要怕他们,上啊!”

  赵云强听到这话险些一个跟头栽倒,没错,他的确学过跆拳道,而且还是那种学得不错的类型,可是那玩意儿就是强身健体外加装装逼的,摆几个姿势吸引一下女生的关注还差不多,真要实战的话,连他自己都知道那只是一些花拳绣腿。在他面前站着的四个凶神恶煞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手里还都拿着长短不一的棍子,他如果敢在对方面前使出什么跆拳道,非被对方打断腿不可!

  他根本不用回过头看,光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人就是张琥,那个跟他一起在追班里何梦娜的人!居然在这种关头摆自己一道,赵云强越想越气,转过身指着张琥喊道:“是他!说报警的人其实是他!”

  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兴趣在这种问题上纠缠,目光扫过众人,高声说道:“谁想报警只管报就是了,我们兄弟做事从来不怕报警,不过你们要想清楚,能不能等到警察赶到的那一刻!”

  话都讲到这份上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这个钱不出是不行了,于是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吴培轩。

  吴培轩见状,咬了咬牙说道:“行!给就给!不就是八千块钱嘛,小爷我给得起!”

  “算你识相!”本地向导点了点头,随即话锋一转又道,“不过,那是之前的价格了,本来你们老老实实给钱,哪有那么麻烦的事情,现在我们兄弟几个都来给你们带路,八千块钱就想把我们打发了?”

  “什么!八千还不够?”吴培轩愕然地看向了对方,“你还想要多少?”

  “我们一共四个人,我一个人跑了两趟,一人一趟八千块,你们都是有文化的,我算不清,你们帮我算算?”本地向导说道。

  “四万!你居然要四万!这不是抢劫嘛!”赵云强一阵惊呼道。

  没料到,本地向导身后那一人,听到赵云强的话,抢上一步,直接一棍子扫向了赵云强。赵云强没有任何准备,见到对方棍子呼啸而来,根本来不及闪躲,被对方一棍子结结实实抽在了胳膊上,顿时哇哇惨叫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胳膊被这一下给打断了。

  看到对方毫不讲道理,说动手就动手,本来还在因为四万的数额抗议的人顿时乖乖闭了嘴,全都一个个又把视线集中到了吴培轩身上。

  吴培轩家境不错,零花钱外加过年剩下的压岁钱加起来拿个八千块出来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让他一个高中生一下子拿出四万块钱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当然,向父母身手的话,这个钱肯定是有的,但是那样的话,今天他一个冒险的想法害得自己同学差点摔死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江适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走到吴培轩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后,再看向前方那些敲诈勒索的地痞时,眼神一下子冷厉了下来。

  本地向导对上了江适的目光,猛地看到江适的眼中红光一闪而过,冷不防打了个冷战,可是再定睛一看,眼睛里的红光没有了,眼前仍旧是那个长相普通的中学生,不禁暗讨自己怎么眼花了其他,居然对着一个小小的高中生都会产生惧意,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掉下去的人是我,你要带他们来找的也是我,所以,有什么麻烦都冲着我来吧!”江适朗声说道。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