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谁的责任

极品仙尸 +A -A

  江适一时激动,又为能够再次见到高中时候这些老同学而高兴,便想着偷偷摸摸溜到他们身边吓他们一下。

  可是当他悄悄从树丛后面绕到他们附近,正打算从树丛里窜出去的时候,忽地听到有人在说:“他掉下去跟我又没有关系,为什么要我出这个钱?”

  已经跨出去的步子,他又缓缓收了回来。

  当年他摔断了腿躺在山谷里等待救援,并没有听到这些同学在来之前的对话,此刻听到对方还起了争执,似乎还有别的隐情。

  出于好奇,他没有马上出来,打算听一听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原来,在他到来之前,他的那些同学刚刚找到愿意做向导去山谷里找人的本地人。本地人要价挺高,众人与其讨价还价了一番,以八千块钱一趟的价格谈妥了下来。

  同去的十几个同学,绝大多数家里的条件都很优越,八千块钱那么多人摊下来其实每个人也就几百块,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礼拜的零花钱而已,只不过很多人跟江适这个转学来没多长时间的并不熟悉,就有一些人不情愿出这个钱,自然而然将矛头指向了当时出主意要探险的人。

  “就是,当时谁出的主意就应该谁出这个钱啊!”

  “吴培轩,当时是你提议大家去体验冒险的感觉的吧?我当时就想反对来着,你瞧,果然出事情了吧!”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吴培轩的,当时谁都没有反对,可以算是默认的吧!这样的话,大家都是有责任的!”

  “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不小心,我们其他人不都没事嘛!培轩你放心好了,到时候只要大家一口咬死是他自己坚持要走那条路的,没人能怪得着我们的!”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说这种话!”

  “你有人性,你们都有人性好不好?反正那个馊主意不是我出的,跟我没关系啊!培轩,我其实是想帮你的,你也看到了,其他人不买我的账啊!”

  “行了!大家都不要说了!是我的错,我一个人承担,这钱我出!”

  江适听到这里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越听心越冷,自己出了事,这些平时一起嘻嘻哈哈的同学不但不急着救人,反倒是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死了,都在一个劲地推卸责任,真正能说句人话的才有几个!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他的同桌吴培轩,原来当时出主意的就是他。江适非但没有责怪吴培轩的意思,反倒是对吴培轩刮目相看了起来。

  以他十几年的社会阅历,自然明白自己做的选择自己负责的道理,自己当时没有提出反对,那就是默认了,自己跌落山崖也是因为自己不小心,确实怪不得别人。在这种情况下,吴培轩还能主动承担责任,对于他这么一个高中生来说,是件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啊!

  虽然这些全都是他的同学,但是实际上江适此刻的灵魂早就不是当年的他了,以一个三十多岁老男人的心态来看这些小孩子,感觉自然完全不一样了。

  当年他因为受伤,并没怎么注意到同学之间的这点矛盾,可是现在知道了这些后再回想高中时代,的确发现高三开学后,吴培轩跟其他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变了,这或许也是吴培轩后来对自己愈发好的一个原因吧!

  江适此刻的心情颇为复杂,从穿越重生后的欣喜,再到知晓同学们的冷漠,中间还穿插着一丝欣慰,早就没有了最初想要跟大家开个玩笑的心态了

  他阴沉着脸从树丛中走了出来,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本来还在为了谁该负责的问题争执不下的众人,顷刻间全都呆住了,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了一个问题。

  “我的妈呀!这是人还是鬼啊!”

  像是说好了一般,看到江适活生生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立马同时换上了一副充满了关切之意的华夏好同学的面孔。

  “江适,你怎么……你没死,哦不是没死,你没事?”

  “你摔下去没受伤?”

  “你没事太好啦!”

  “我们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江适心中鄙夷,面上却是不显,这点基本的城府他还是有的,他知道,能说出这几句话的,还算是平时跟他有点熟的,其他那些不熟的,连说句话的样子都懒得做。

  江适做出了一副劫后余生看到同学们十分欣喜的样子说道:“我运气好,被树挡住了,要不然就看不到大家咯!”

  对于自己是如何从山崖上摔下去还能大难不死的,江适只是用之前想好的说辞随口带过,好在他浑身上下被划破的衣服证明了这个过程有多么得惊险。正如他事先预料的那样,当所有同行的人都接受了他安然无恙的事实后,再没有人深究他为什么没有摔死,对于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所有人都默契地选择了闭口不言。

  然而,问题又来了。

  江适没事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向导带他们进山了。可那个本地向导却不干了,本来快要到手的八千块莫名其妙就没了,他怎么可能就此算了。

  “不行!既然你们已经找了我,这钱你们必须要给!”

  “我同学自己从山里走出来了,又没让你带路,凭什么还要给你钱呢?”吴培轩不服气地说道。

  “你们找我过来,耽误了我这么长时间,怎么能就这么算了!今天你们不把钱交出来,谁都别想离开大行山!”本地向导厉声喊道。

  “你这是抢劫!”虽然吴培轩之前说过这钱他来承担,但是总也有人看不过本地向导的这种行为,出言帮着吴培轩说。

  “这怎么能是抢劫呢?你们不服气的话要么这样,我带你们走一趟山谷就是了!”

  “人都出来了,我们还去山谷做什么,你有病吗?”又有一个同学说道。

  顿时,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行!想赖账是吧,你们等着瞧!”说着,本地向导转身就往山下走去。

  其他人都没把本地向导的话当回事,由于江适的平安归来,队伍里的气氛又恢复了活跃,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唯有江适不经意地看着本地向导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

  下山途中,吴培轩特地走到了江适身旁,嗫喏地说:“江适,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幸好你没事,要不然……”

  今天出了这个事,其实吴培轩才是所有人里面心中最难受的一个,事情发生后,虽然没有人指名道姓指责他,但是他自己心里这关却怎么都过不去,因为正是他的那个不靠谱的冒险提议,差点断送了他最好的兄弟江适的生命。

  若非江适平安归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该如何面对老师同学,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江适的家人。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