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是僵尸我怕谁

极品仙尸 +A -A

  无奈之下,展世煌只好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酷似令牌的奇怪物事,稍稍犹豫之后,一口精血直喷其上。一道血红色圆环以那物事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这枚令牌正是炼尸家族展家赖以在世间屹立千年不倒的传家之宝,修真者驱使这枚令牌,可以感应到方圆五里之内所有僵尸的位置,同时还可以对僵尸形成禁锢的效果,展家先祖能靠炼尸起家,靠的就是此物。

  如此强大的宝物驱使起来唯一的缺陷,就是每次驱使都需要用驱使者的精血为引,着实霸道,展家历代家主使用此物都相对比较谨慎。展世煌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绝对不能放任这个偷吃了化尸丹的僵尸逃走。

  然而,令他惊奇的是,当他驱使起了令牌之后,令牌只是滴溜溜地在原地旋转,并没有如家中秘典中载录的那样指明僵尸的方向。

  是令牌失灵了?展世煌不相信,展家先辈无数人都使用过,验证过,从来没有出过问题,秘典里都写得清清楚楚的。那又为什么失灵了呢?除非这个僵尸已经逃出了令牌探查的范围了,可是仅仅过去了那么一小会儿,在不惊动己方那么多人的情况下,那个僵尸竟能逃到五里之外?展世煌又有点不信。

  就在这时,一个纸鹤突兀地出现在了展世煌的面前。

  展世煌心中一紧,连忙打开了纸鹤,上面只写了六个字――僵尸逃散,速回――可就是这六个字却让展世煌脸色大变!

  他知道,如果家族中豢养的那些僵尸全部出逃的话,且不说展家损失有多大,就说这些僵尸可能对世间造成的危害,足以让展家成为地球修真界的众矢之的!

  “撤!”

  展世煌迫不得已之下,只得选择先行回家镇压僵尸,至于之前逃走的那一只,只有暂时放下了。不过,展世煌绝对不会就此放弃,哪怕它逃到了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它找出来,要不然他展世煌真的要成为展家的千古罪人了!

  而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个赤身露体的男子从展世煌之前身后不远的地方走了出来,看了看他们离开的方向,又抬头仰望漆黑如墨的夜空,任凭雨水冲刷着他的面庞,炯炯有神的双目闪过一道如血般妖冶的红色光芒!

  ……

  后半夜的时候,雨渐渐停了下来。

  江适暗自庆幸展家的人撤退了,他身上的力量被身体里的圆球吸走了之后,他觉得自己这具新的身体似乎逐渐恢复到了普通人的水平。他有点后悔多此一举去吃那枚化尸丹,如果身上这些力量还在的话,他回到原先生活的世界,别的不说,混个奥运冠军总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生意上欠下的债也能慢慢还清,自己心爱的孙筱说不定也能回心转意。然而,现在又变成了普通人的状态,还不知道这具躯壳长得一副什么鬼样,江适甚至有种再死一次的冲动。

  可是,他转念一想,“老天爷自然给了我这么一个再活一次的机会,我如果就这么浪费了岂不可惜?再说了,原先的那些力量不过是被那圆球收了去而已,圆球还在我身体里,只要圆球还在,我早晚还能再次把那种力量召唤出来!”

  逃出来的时候,江适从炼丹房里随手顺了点东西,趁着晨光微曦拿出来看了一下。一本没有书名的书,一个半新不旧的银色手环,还有几样东西在逃跑过程中弄丢了,手头就只剩下了这两样。

  手环直接套在了手腕上,书随便翻了一下,似乎是本练功秘笈之类的玩意儿。

  江适没有细看,现在不是细看的时候,天亮了,他最关心的其实是自己的脸。虽说江适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靠脸吃饭的人,但是他起码得要确认自己长得还像是个人,尼玛万一是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江适觉得还是首先考虑一下用什么方式去死的问题比较好!

  大山里并没有镜子,但是找个水潭池塘小溪什么的并不是难事。江适没花多少功夫就在一个山谷中找到了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池塘,同时看到了自己的脸。出乎他意料的是,水面倒映出的那张略带稚嫩的面孔不正是江适他年轻时的样子吗?

  “难道那枚圆球除了能让黑毛蜕化,还能让脸变成自己记忆中的样子?”江适无法理解,也没有兴趣去探究这种根本就无法解释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不再觉得这是一个梦了,因为赤身露体的他明显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丝寒意。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自己到底穿越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了。看展家人的打扮以及那些炼丹、法术之类的元素,他猜测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修真的世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能否像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修炼成仙,破碎虚空呢?

  就在江适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大山中游走的时候,突然,他发现在前方不远处有个人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像是从山上摔下来的,身体还保持着扭曲的姿势,只是从那人的穿着打扮和身形来看,江适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江适连忙上前查看。如果是以往的话,荒郊野外看到个死人,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敢靠近。但是见识了展家炼尸的场景之后,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能够吓到他的东西了,更何况,他现在所占据的这具身体本来就是个僵尸而已。

  “我是僵尸我怕谁?”江适心说,“以后只有我吓别人的份了,我倒不信还有人能吓到我!”话说,一个光着身子的成年男子在深山里走来走去,确实只有他来吓别人的份了。

  他走上前,不是想确认对方死没死,只不过他目前的状态可没法走到山外去,这儿有现成的衣服,错过了可就没地儿找去了。可当他翻过对方的身体一看,顿时被对方的面孔吓了个半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