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老狐狸的博弈

明谋天下 +A -A

  赵府当中处处都透着一股暮气沉沉的气息,除了赵志皋这个主人之外,几乎所有的人,不管是下仆还是小婢,都对朱常洛这个罪魁祸首横眉冷对,就连所上的茶水都是凉的。

  虽说早已料到了会是这种状况,但是朱常洛的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苦笑,看来自己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在落井下石啊?

  “下人无礼,怠慢殿下了!”

  不过出乎朱常洛意料的是,赵志皋除了初时有些颓废之外,再见到他的时候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并无怨恨或是冷淡的神态,就如他平时见到的一般。

  “赵先生客气了,道歉该是常洛开口才对,若非常洛,先生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压下心中的疑惑,朱常洛却是客气的说道。

  虽然那天两人早已经撕破了脸皮,但是他相信赵志皋并非意气用事之人,若是在如此状况下还得罪自己的话,恐怕他也做不到阁老的位置。

  不过对于朱常洛的客气,赵志皋却是意外的沉默了下来,苍老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殿下可知道,老夫为何会告老还乡?”

  这句话倒是问的朱常洛微微一滞,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赵志皋也没有卖关子的意图,叹了口气说道。

  “世人皆以为老夫致仕是由殿下之故,但是大言不惭的说上一句,若是单单凭殿下,还不够分量!”

  这句话是陈述句,不是反问句。

  赵志皋似乎料定了朱常洛今天会来找他,言语中充满了傲然之意,仿若他仍是大权在握的阁老重臣。

  朱常洛也不反驳,其实说实话,他对于这次赵志皋的事情,甚至是整个京察,也充满了疑惑。

  纵然是有京察的把柄在手,纵然是在朝堂上表现不堪,但是赵志皋落到直接致仕的地步,其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的,毕竟每个能够做到那个位子的人,无不是树大根深,关系复杂无比。

  这么简简单单的就倒台,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而事实上,朱常洛也的确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这次的京察的确是他推动的,结果他也早已经料到,但是问题是他其中的各种博弈和内幕,他统统都不清楚。

  他之所以敢如此大胆的出手,完全是因为他身具后世的记忆,凭借着后世对于这场京察的记载,他才敢上门去找孙�,他才能够确定这场风波能够整倒赵志皋,但是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就不是他一个初涉朝局的少年能够明白的了的了。

  如今的赵志皋明显是在找存在感,身为阁老重臣,家中府邸本是宾客盈门之地,乍然之间变得冷冷清清,想必谁也难以接受。

  正好朱常洛想要一解心中疑惑,也不戳穿,反而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盯着赵志皋。

  “其实自从一贯入阁之后,老夫便已经想到了今日的结果……”

  叹了口气,赵志皋的声音变得有些苍凉。

  沈一贯?

  朱常洛的眉头皱起,难道说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赵志皋和沈一贯应当是同属浙党中人!

  等等,入阁?

  “一山不容二虎?”

  朱常洛有些明白过来,但是眉头依旧紧皱,要知道,沈一贯虽是浙党中人,可他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东阁大学士而已,在内阁当中的资历最浅,照理来说也应当是和赵志皋共同携手对抗外敌才对,怎么会内斗起来!

  这也是当初朱常洛并没有去寻沈一贯帮忙的原因,在他看来,即便是沈一贯对他的态度再好,他和赵志皋也是一条船上的人……

  “殿下少年聪慧,可对于朝局的把握,还是差了些火候啊!不过若是你真的瞧得清楚明白,那老夫这些年也就白混了!不过殿下应当不知道吧,陈阁老最近的身子差的很,恐怕要不了多久,也要跟老夫一同告老还乡了……”

  眼见朱常洛一阵迷惑的样子,赵志皋心头大快,虽说他知道这次的事情不能怪朱常洛,但是朝局之上,诡辩莫测,任何一个小小的意外都有可能造成最后结果的偏差,更不要说朱常洛这么一个愣头青,若是没有他的话,这一次的博弈还不知道谁输谁赢!

  陈于陛?

  朱常洛神色一凛,如果说赵志皋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还听不明白的话,那他就真的只剩下被戏耍的份了。

  如今的内阁当中共有五位大学士,首辅建极殿大学士张位,次辅中极殿大学士王锡爵,排在第三位的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第四位的文华殿大学士陈于陛,和末位的东阁大学士沈一贯。

  表面上看,沈一贯的资历最浅,入阁时间最晚,应当是最低调的一个,当然,原本在朱常洛的心中也是这么以为的。

  但是如今看来,此人的城府倒是深沉的很。

  假设一下,如今赵志皋之去已成定局,若是陈于陛也因为病重而致仕的话,那么按照内阁递进的惯例,沈一贯就会直接从末位的东阁大学士,直接跃升为排名前三的武英殿大学士或者文华殿大学士,而若是算上他浙党领袖的身份,恐怕这个第三位的阁老,权势可以直逼次辅,抗衡首辅恐怕也不遑多让!

  果真是好谋算!

  朱常洛恍惚想起,似乎在原本的历史当中,沈一贯也是如此做的,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是等到赵志皋病死之后,才成功上位。

  这么看来的话,自己倒是无意当中成了他的帮凶!

  “殿下明白了?此事根本由不得老夫做主,钱梦皋和孙丕扬和沈一贯是一条线上的,他们选择了殿下!那么老夫就只有两条路,要么附其骥尾,要是奋力一搏,若是殿下,会如何选择?”

  赵志皋似笑非笑的问道,只是口气之中却是带着一丝复杂。

  很明显,无论是从名望还是资历上,赵志皋都不会容许自己屈居于沈一贯三人之下,如此想来,他倒向郑妃的阵营,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沉默了半晌,朱常洛方才开口道。

  他本以为今天这一行,会被赵志皋冷遇,可偏偏相反,对方不仅没有怨恨过自己,而且还说了这么多,要知道,这些内幕之事,若非亲信之人,都不会解释的如此清楚的……

  “老夫和锡爵谈过!”

  赵志皋眼神复杂的看着朱常洛,轻声开口道,口气中充满了惆怅和自嘲。

  “说起来,有此一劫,也是老夫自作自受,当初在金殿之上,若是老夫没有被皇上迷惑,跟殿下站在一起,恐怕也就不会是如此这番境况了……”

  不得不说,赵志皋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坚持到底,被首辅的位子迷了眼睛,若是那天他坚定的站在朱常洛的身后,又岂会有张位上位的时机?

  不过这番话却是让朱常洛一个机灵,开口道。

  “难道说,廷推也是沈一贯做的手脚?”

  若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个人的智计就要重新被估计了,竟然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

  “当时沈一贯还未曾入阁,老夫自然不会将他当成什么威胁,便告诉了他可能廷推一事……”

  赵志皋叹了口气。

  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到最后王锡爵没有被打掉,赵志皋多了一个强横的对手,于是两强之下,反倒显出了张位的优势,加上某些人的刻意引导,这场匪夷所思的廷推,也就顺利的出现了……

  “不过到了如今,老夫反而看的更加清楚,殿下小小年纪,有此胆魄和眼光,果真不是那深宫当中区区妇人可比的,今日殿下来意,老夫知晓,也愿意遂了殿下的心愿,只希望殿下若有一日能够驭极,能够善待天下万民,以众臣为本……”

  到了现在,赵志皋反倒有些洒脱之意,目光当中没有了原先的谋算,反倒多了一股子真诚。

  “为何?”

  朱常洛的声音低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赵志皋纵然不该怨恨自己,也绝对不会好心帮自己才对,但是如今……

  “殿下不是自己已经说了吗?”

  赵志皋笑了笑,眼神中浮起一丝淡然和正气。

  “老夫是个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前三条老夫是做不到了,但是这最后一条,老夫还是能够略尽勉力的!”

  朱常洛微微一怔,伸手摸了摸鼻子。

  为万世开太平吗?倒真是对他期望颇高啊!

  一直到走出了赵府的大门,朱常洛都说不清楚自己应该是什么心绪,他今天怀着被冷遇的准备而来,却顺顺利利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转身看了一眼有些破败的赵府,朱常洛忽然叹了口气,大明朝的文臣啊,果真是一帮难对付的人!

  苦笑着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这担子,可是越来越重了!

  不过自己今天这一趟也算来的值了!不仅认识到了朝局的艰险莫测,更重要的是,也打消了他原本有些自大的心态,他最大的优势就是来自后世的记忆,也知晓历史发展的脉络,但是想要单凭这一点跟这帮老狐狸斗,自己还是太嫩啊!

  这京城,果真是久留不得……

  ps:总算是给坑填上了,累死作者君了,今天一更,抱歉~

  感谢书友freestar00的打赏~

  要下推荐了,最后推荐一本书,权臣风流,一个很可爱的妹子的书,话说写历史的妹子挺少的,写的挺细腻,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