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来者不善!

明谋天下 +A -A

  年过完了,元宵节一过去,万历二十二年算是正式开启,各大衙门开始开印,因为年节而产生的慵懒情绪,也被一众官员迅速抛开了去。

  无他,因为这个开年的朝局,着实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首先是皇帝允准了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的辞呈,准冠带还乡,算是留下了最后一丝阁老的尊荣,不过任何人都清楚,他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弹劾和皇长子殿下,接下来皇长子又被诬陷谋反,如此状况之下,赵志皋几乎已经是自绝于整个文臣集团,若是别的人可能还有起复的希望,但是这位却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回乡去了……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一个过气的阁老还不足以震动朝局,真正震动他们的是一份奏疏,礼部主事顾允成上疏为前吏部考功郎中赵南星求情,言辞颇为激烈。

  共同上疏的还有几位位阶不显的官员,但是相同的却是言辞同样过激,据说皇帝看完之后,气的直接将手中的茶杯砸的粉碎!

  许是因为这个顾允成的存在感太过强烈,当初会试的时候就曾经大肆评论皇帝宠妃以及立储之事,被录用之后更是闲不下来,三王并封他反对过,次辅王锡爵他弹劾过,甚至连首辅张位都未曾幸免。

  这次更是直接戳着皇帝的脊梁骨骂!

  于是乎,本就压抑着怒火的朱翊钧彻底爆发了,直接将顾允成贬为了广州判官,和他共同上书的高攀龙等人,更是一个都未曾幸免,统统被打发到了苦寒之地当个芝麻小官。

  但是若是仅仅是这些,还不算什么,毕竟顾允成不过是一个区区的礼部主事罢了,跟着他被罢免的也都是些七八品的小官,真正震动朝野的是,皇帝的下一道旨意……

  吏部尚书孙�徇私在先,忤旨在后,准赐骸骨还乡!

  这下可就闹大了,堂堂的吏部尚书,竟然就这么被皇帝给免职了,偏偏朝野上下还无人敢多发一言,内阁的阁老更是推波助澜,威风一时的天官大人,就这么草草的收场了……

  “唉,谁能想到,孙大人这么大的官,竟然说被免职就被免职了……”

  坐在马车上,小王安很是感叹,他可是对这位孙大人的印象颇佳,当初他跟着朱常洛四处奔走,到最后只有这位孙大人答应帮他们,就连在外等着的王安,也是备受礼遇。

  不过相反的是,朱常洛听完之后却是没什么反应,淡淡的道了句。

  “他是活该!自己找死怪的了谁?”

  六部主官,尤其是吏部尚书,任免都是在皇帝之意,这一次看似轻率,却实则颇有深意。

  说孙�活该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初朱常洛之所以只将赵志皋亲信的罪证交给他,就是害怕有此事发生,要知道,王锡爵虽然没有当上首辅,但是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却不会因此而减弱。

  被皇帝倚重了这么多年,王锡爵在皇帝心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傻了吧唧的想要去从王锡爵身上下手,不是找死是干嘛?

  看似顾允成所上的奏本是让皇帝大怒的原因,但是更内一层,恐怕是皇帝在担心吏部坐大,有着制衡之意。

  不过对于这个导火索的顾允成,朱常洛的感觉还是有些复杂,若不是他这一纸奏本,恐怕孙�也没这么容易下台……

  “对了,你可知晓吏部接任的人是谁?”

  顿了顿,朱常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开口问道。

  “据说是有三个候选人,左都御史孙丕扬大人,南京吏部右侍郎罗万化大人,兵部左侍郎陈有年大人。”

  这件事情不算什么秘密,名单早就已经出现在了邸报之上,王安自然是清楚的。

  朱常洛心下了然,这份名单可谓是巧妙的很,孙丕扬是个老好人,面团性子,若是他来当这个吏部尚书自然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是他不招皇帝喜欢,在数次的国本之争当中,都坚持站在皇长子这边。

  而相反罗万化的性子就刚硬了许多,当初主持会试的时候,权势滔天的首辅张居正曾经为了自家儿子向他讨要试题,但是被罗万华严词拒绝,最后整整十年不得升迁,可见其人的硬骨头。

  照理来说,这样性格的人,内阁是不会通过的,但是巧妙就巧妙在,这个罗万化和次辅王锡爵是至交好友,有了这层关系,至少在内阁通过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剩下的这个陈有年,则是个陪衬,无他,因为这位陈老大人的年纪着实是有些大了,即便是能够成功,恐怕也干不了多久的……

  看到这份名单,朱常洛的心中却是不得不佩服拟出名单的人,这三人各有优劣,却又充分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影响,既没有得罪皇帝,也没有得罪内阁,更巧妙的是,让众臣也没有话说……

  心中如此想着,马车却是悠悠荡荡的停了下来。

  “王爷,到了!”

  孙平温和的声音响起,映入朱常洛眼帘的却是一栋有些大气而破落的宅邸,厅堂五间九架,油绿色的大门,屋脊以瓦兽,青碧色的梁栋,斗拱,门上兽面摆锡环显得庄重的很,上写赵府二字。

  不过这栋气势非凡的宅子此刻却显得有些冷清,就连老仆都只剩下一二个,在门口打着盹。

  “皇长子殿下前来拜会,这位老丈烦请通报。”

  孙平倒是客气的很,上前和和气气的问话。

  不料刚一表明身份,那个原本还在打盹的老仆瞬间激灵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朱常洛一行人,苍老的声音响起。

  “来干什么?赵府不欢迎你们!”

  朱常洛摸了摸鼻子,貌似他和门房有仇,每次到别的府邸拜访都会被门房拦下。

  不过他也不以为意,反正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

  脸上笑意微收,朱常洛淡淡的道。

  “堂堂的内阁大学士,就连这点气量都没有?果真是小家子气!即便你家主人如今已非朝臣,但总是个读书人吧,有客上门,便是这等待客之礼?”

  那个老仆微微一怔,盯着朱常洛看了半晌,才慢慢推开一旁的角门进去通报了。

  不多时,中门大开,前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一脸憔悴的迎了出来……

  ps:两章完成!

  推荐一本书,也是写明末的,乱世扬明,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