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宫中之行~

明谋天下 +A -A

  “怎么,要出去踏青吗?这天气还会下雪,未免早了些吧!”

  王皇后的手微微一颤,脸上随即便重新浮起笑意,开口问道,只是眼底的那一丝担忧却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瞧见这副样子,朱常洛忍不住有些心疼,但是局势所迫,他还是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母亲,儿子的意思是,要出远门,或许这一去,几年都不会回来!”

  暖阁当中陷入了一阵沉默当中,王皇后手中扶着暖炉,久久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她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拢,叹了口气问道。

  “是因为恭妃妹妹吗?”

  语气中带着几分复杂。

  外朝的事情她清楚,这次闹出这么大的风波,王皇后更不可能充耳不闻,当梁永详详细细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她的时候,王皇后就猜到,朱常洛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既然郑妃那边已经意识到了王氏可能是朱常洛的一个弱点,那么必然不会坐视不理,这一次只是借王氏之手释放一个仆婢,那下一次呢?

  当初朱常洛哪怕牺牲即将到手的太子之位,也要将王氏带出宫去,足可证明王氏在他心中的地位。

  他不会允许王氏受到一丝伤害,哪怕只是有可能,也不行!

  “是,也不全是!”

  朱常洛轻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京中的局势太过莫测,儿子如今太过孱弱,贸贸然介入大局当中只会被搅得粉碎,何况京畿之地天子脚下,我的一举一动都受制于人,多做多错……”

  京城本就不是久居之地,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一辈子呆在京城当中,这次的事情不过是让他动手的时机提前了而已。

  “那你想好该怎么做了吗?”

  王皇后毕竟并非常人,能够稳居后位这么多年,总不会被感情一直左右下去。

  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那是自然,他们暗底下做了不少小动作,儿子也该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朱常洛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只挨打不还手的人,既然郑妃屡屡出手对付于他,若是不回敬一番,岂不是显得他太过好欺负了!

  顿了顿,朱常洛压低声音在王皇后的耳边说了几句,却是让后者的脸色一阵复杂。

  “你怎么有把握,郑妃一定会落入你的圈套?”

  王皇后的脸色慎重,颇有些担忧的开口问道,在她看来,朱常洛的这个计划着实是有些异想天开了,却不说别的,这个计划的最关键之处,在于郑妃自己,可是朱常洛分明是要对付她,郑妃又如何会照他的步子来走……

  “母亲不必担心,只是此事还需母亲配合……”

  和王皇后商议了半晌,朱常洛方才从坤宁宫当中脱身出来,此刻天已经是微微有些发黑了,推脱了云娘派人护送的好意,朱常洛带着王安一头钻进了风雪当中。

  这皇宫曾经是他的家,但是恐怕几个月之后,他就要离开了,毕竟是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许是原身的本能驱使着朱常洛,让他想要单独待会。

  “王安,你说这皇宫是不是一座囚牢?有人想要逃出去,有人却拼了命的想要进来?”

  走在偌大的皇宫当中,朱常洛忽然微微有些感叹。

  打心底里说,他也厌恶这宫里的冰冷,所以出宫之后才再也没有回来过,或许是今天王皇后过分的伤感,勾起了朱常洛心底的思绪,若不是因为太过孤独,王皇后恐怕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如此高兴吧?

  “哥儿说笑了,咱们宫里怎么会是囚牢?等到有一天哥儿成了这皇宫的主人,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王安倒是没怎么注意到朱常洛情绪的不对,理所应当的答道。

  过了这么些日子,他也清楚,自家王爷从没有放弃过朝着那个位子的努力,所以他也一直相信,有一天他们再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将不会是那副狼狈的姿态。

  “呵……”

  朱常洛发出一声感叹,抬起头却发现自己走着走着,竟然到了景福宫的门前。

  “哥儿,你瞧,这宫里还是跟咱们在的时候一个样儿!”

  王安也是微微有些惊喜,这地方毕竟也是他长大的地方,自然眷恋的很。

  朱常洛心中有些赞许,他们搬出景福宫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是这儿却没有一丝灰尘,想必是梁永一直在小心维护着,他倒是有心了……

  因着今天是大年初一,平常守着景福宫的宫女内宦们都跑出去放炮竹,寻吃食去了,大殿当中燃着几盏微弱的灯光,却是没什么人,朱常洛也没有惊动别人,在里面逛了一圈,就打算离开。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走到后殿耳房的时候,却是意外的听到其中传来了一阵耳语。

  “东西都带来了吗?”

  “带来了,这件事情可一定要保密,要是被发现了,孙大监一定会叫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放心,骆大人没想着动孙大监,过些日子,咱家就调你去甲子库,保准让你肥的流油……”

  隔着窗户,朱常洛瞧见内里有两个小内侍换了换身上的包袱,隐约能够听见金银的声音,王安正想着推门进去,却被朱常洛伸手拦下来。

  若是他所猜不错的话,自己今天应当是撞上了一件大事,不过这事情不是如今的自己掺和的起的,还是不要贸贸然插手为好。

  要知道,在这宫中能被称为孙大监的,除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孙暹怕是没其他人了,此人可不是好惹的,因为他还有一个更加凶名赫赫的官衔,提督东厂!

  也就是俗称的东厂厂公!

  而另一个小内侍口中的骆大人,恐怕和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脱不了关系,只是两个名字,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东厂和锦衣卫的仇怨由来已久,自己还是不要随随便便掺和为好,不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甲子库……孙暹……朱常洛总觉得自己漏下了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却也想不起来了……

  ps:过渡章节,表示写的很痛苦,一会还有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