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过年了~

明谋天下 +A -A

  春节,古称元日,正旦,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之一,过惯了后世毫无气氛的年,朱常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统节日真正的气象。

  自从朝廷封印之后,各大衙门都已经关停,除了留下几个小厮看班之外,所有的坐堂官都已经回家打算好好过年,从年前腊月二十四祭灶之后,王府就彻彻底底的热闹了起来,巧儿和云儿两个丫头每天忙的团团乱转,蒸点心,储备肉食,各式各样的阉鸡,鸡,鸭、鹅、还有鲜鱼、酒、各种水果,这几天的桌子上明显比平常丰盛了许多。

  府中所有人的新衣都已经备好,朱常洛身上的青色织金�丝圆领袍,是用了市面上最好的布料,由王氏亲手缝制的,不仅仅是他,可儿巧儿,王安,孙平孙荣都得了一身绸布的新衣裳,府邸上下都是一派焕然一新的气象。

  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老外公一家也到了王府,照理来说应当是王氏这个女儿回去拜会,但是父女多年未曾相见,加上老外公的那个府邸着实是有些破落,所以索性就直接把他们接到了王府过年。

  一大家子人一来,王府当中顿时变得热热闹闹的,尤其是王长锡这些日子被自家老爹关在家里读书,可是憋坏了,民间也整天都在大饮大嚼,鼓乐喧天,门旁植桃符,贴门神,室内挂福神,钟馗和鬼判,床上挂上金银八宝,编结黄钱如龙,互相拜祝,整个京城空前繁盛。

  不过作为郡王的朱常洛就没这么好运了,和一大家子吃完年夜饭,熬过了子时就早早的去睡了,第二天一大早五更就要起床,去参加朝会。

  正旦大朝,照理来说,是一年当中最盛大的一次朝会,但是很可惜的是,自从万历十四年皇帝停朝之后,大朝会就再也没有举行过,每一次都是由阁臣主持。

  这一次也不例外,虽然几年召开了几次朝会,但是任性的皇帝依旧在三天前中旨内阁,诏元日免朝……

  无奈之下,这回主持大朝会的重任便又落在了首辅的身上。

  朝会上倒是喜气洋洋的,没有因为京察的风波而显得有各种不和,不过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是官场上的必修课,朱常洛也不会真的以为他们就和和气气的。

  露了个脸,他就退出了朝会,今儿他可还有的忙呢!

  到底是过年,皇帝可以不上朝,但是朱常洛这个小辈却是要进宫去拜会的,从毓德宫中出来,朱常洛简直能够感受到朱翊钧见到他时明显压抑的怒火,他也就识趣的赶快离开了。

  大过年的,他可不想在这里惹人嫌。

  相比于皇帝的冷淡,慈宁宫中就明显热情了几分,李太后和陈太后今年在一块过节,看见朱常洛倒是热络的聊了些话,不过相对于那天殿上的态度,就却之不及了。

  索性他今儿也不过是来走个过场,倒也虚应了几分,便出了慈宁宫。

  带着小王安一阵疾走,终于是到了坤宁宫,才刚一进门,云娘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出来,一阵责怪。

  “哥儿怎么现在才到,咱们娘娘可一大早就等着您了,快快快进来,眼见着外头这天就又要下雪了,冷得很!”

  “云娘,这可不赖我,到了宫里总要先去慈宁宫拜会,皇祖母年纪大了,你也晓得她轻易不放人出来,耽搁了片刻就到了现在……”

  摘下身上厚实的斗篷递给一旁的小婢,朱常洛一脸无辜的说道。

  云娘是王皇后身边最信任的宫女,算算日子,跟着王皇后也有十几年了,可谓是看着朱常洛长大的,以前朱常洛在宫里的时候,她可没少照顾着自己。

  故而朱常洛也没什么疏离之感,笑嘻嘻的打趣。

  倒是云娘被吓了一跳,抚着胸口嗔怪着道。

  “没规矩,连太后娘娘她老人家也敢打趣,小心咱们娘娘罚你!”

  “母亲才舍不得罚我呢!”

  朱常洛哈哈一笑,跨步走进了暖阁当中。

  却见王皇后的确如云娘所说,早已经在等着了,今天的王皇后算得上是盛装出席,虽然是在坤宁宫当中,但是还是身着一身大红四合如意云纹大衫,外搭深青色五彩云龙纹霞帔,饰以珠翠,前端挂着金镶玉�龙纹坠子,头戴燕居冠,端的是雍容华贵。

  眼见朱常洛大踏步进来,王皇后连忙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迎了上来。

  “儿子见过母亲!”

  及至身前,朱常洛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不必多礼,快快起来,都三个月没见着了,来坐下让母亲瞧瞧!”

  王皇后也是微微有些激动,原本在宫里还不觉着,但是现在朱常洛出了宫,三四个月没见着了,倒真是有些

  想念,伸手扶起朱常洛,将他带到了一旁坐下。

  “唉,这些日子,倒是苦了你了!”

  端详了片刻,王皇后猛地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心疼。

  她虽是居于深宫之中,可也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这几个月京城发生的事情她都清清楚楚,也更加明白朱常洛的背后究竟在承受着什么。

  她没有儿子,一直是将朱常洛当做自己的儿子来看待了,自然会替他一直担忧着。

  “苦倒是不苦,儿子天天喝茶都加糖!”

  朱常洛最见不得女子伤感的样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开玩笑道。

  “胡说,哪有人喝茶还加糖的,让先生们瞧见了,准要骂你焚琴煮鹤,不懂风雅!”

  王皇后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佯装不悦道。

  “母亲,儿子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

  虽说王皇后觉得朱常洛不好受,但是朱常洛却更加觉得自己对王皇后有些愧疚,别的不说,单是她这份情自己就难偿的很。

  更不要说后宫当中的局势,若是没有王皇后坐镇,郑妃早就重新复起,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从这场风波当中脱身,还有永年伯一家对他的帮扶,若是这几次没有永年伯在背后斡旋,他哪能那么容易就弄到赵志皋亲信的罪证。

  说实话,他知道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王皇后在背后支持着他,一想到此处,他就有些不忍心将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告诉王皇后。

  但是想到如今京中的局势……

  朱常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声音有些干涩。

  “母亲,儿子……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话音刚落,朱常洛就瞧见王皇后脸上的笑意一瞬间凝固了起来……

  ps:又是一卷开始日,又是作者卡文时,细纲用完了,今天在整理这一卷的细纲,所以只有这一章了,跟大家说声抱歉……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