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顾氏兄弟

明谋天下 +A -A

  雪一场又一场的下,冬衣早已经被人们裹在身上,京城当中却是越发的热闹起来了,百姓们喜气洋洋的开始置办起各种年货,各种集市和店铺里面的白糖,年画,炮竹,糕点,还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都开始变得紧俏起来,满京城都弥漫着喜气。

  与此同时,和民间的喜气洋洋相对的则是,各大官衙当中的愁云惨淡或者是欣喜若狂。

  二十一年京察终于告一段落,作为被重点“照顾”的赵志皋,自然是凄凄惨惨中的一位,他的亲弟弟被孙�定为了最下等的评价,不才而无能,即行黜落,赵志皋愤然上书抗辩,结果皇帝无动于衷,仍下旨照吏部考课办理,在这个封印的最后一天,老大人终于再也熬不住,连上四道辞呈,请求告老还乡!

  虽然皇帝还没有批复,但是有眼光的人都清楚,赵志皋的下场已成定局!

  这一点从他一开始在朝会上针对皇长子就已经注定了,或许他并没有要诬陷朱常洛的意思,但是他既然表现出了对于皇长子的恶意,而郑承恩后来又借故闹出了那么大的风波,时间联系的这么紧密,所有朝臣自然就将他和郑承恩划归了一党,如此压力之下,就算是没有孙�的针对,恐怕赵志皋也呆不了多久了……

  不过孙�这边,也未必就占了上风,皇帝虽然准了他的京察奏疏,但是明显很不满他绕过内阁的做法,而内阁的报复也来的迅疾而猛烈,皇帝以考课不公的罪名,将负责此次京察的考功司郎中赵南星连降三级,贬职外用,吏部尚书孙�罚俸三月。

  轰动整个朝野的京察,至此因为朝廷临近年关封印,而终于告一段落。

  可惜皇帝或许这回真的是被气着了,也有可能是因为上次被骂没地方出气,罕见的对臣子刻薄了一回。

  考功郎中赵南星即刻出京,不得逗留!

  庆丰酒楼当中。

  虽是临近年关,可这酒楼当中却是越发热闹了起来,皆因到了年关,平常繁忙的百姓也闲了下来,酒楼的生意也就好了不止一筹。

  二楼的一个临窗桌子上。

  几个身穿圆领袍的青年文士在喝酒,其中两人身后跟着的小厮衣着打扮皆非常人,一看就知道是权贵之家,而相比之下,坐在这几位对面的青色圆领袍之人就显得颓废了许多,身后的小厮身上带着大大的包袱,明显是要离去的样子。

  不过是寻常的送别场景,倒是不值得人特别在意,看见的人,也只是觉得临近年关了才离开京城,有些可惜,要知道,过年的京城,可是最热闹不过了……

  只有离得近的酒桌之上,才能依稀听见这桌客人愤愤不满的声音。

  “赵兄,你何必如此着急!皇上纵然下了中旨,可内阁那帮人也不能如此欺人太甚,你且在京中多逗留些日子,小弟不日就具本上书,为你抗辩,定要让皇上收回这道旨意!”

  酒到酣处,三人当中最为年轻的那个拍着桌子,一脸的不甘之意,对着那个萧索的中年人说道。

  不过那个被称之为“赵兄”的人却是看的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叹了口气说道。

  “允成有心了!不过不必做此徒劳之功了,为兄去处已定,再多言也无用,只会惹得皇上更加生气,说不定连宪成也会连累,还是一动不如一静的好!”

  “南星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我顾宪成是这等背信弃义之人不成?若非你竭力提携,哪有宪成的今日,如今你遭逢大难,皇上被奸人蒙蔽,我岂能因一己之利而袖手旁观!”

  说的情真意切,险些让那位“赵兄”感动的落泪。

  若是有见识的人见到这一幕,恐怕要惊得下巴都掉下来,谁能见过被称之为“铁面判官”的赵南星露出这等神色。

  要知道,这位不仅手握七品以下的铨选大权,更是吏部天官的心腹之人,谁见到的不要上赶着巴结?

  如今却落得个灰溜溜的离开的下场,不可谓不令人唏嘘。

  不多时,酒足饭饱,赵南星纵然是再不舍,也要按照旨意离开,虽然顾允成说了内阁不会因此而为难,但是赵南星却清楚的很,皇帝现在一肚子气没地方发,他可不想再去触这个霉头……

  带着两个小厮离开了酒楼,赵南星就此踏上了去往穷乡僻壤的脚步。

  没了赵南星的声音,二楼虽然仍旧有些嘈杂,但是顾宪成的脸上却不免露出一丝黯然之色,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抬头却发现,自己的面前多了一位少年之人。

  “殿下?”

  顾宪成没有认出来,但是顾允成却是已经低声惊呼道。

  他和朱常洛有一面之缘,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呵,顾大人倒是潇洒,若是真的为赵大人担忧,早先何不直接上疏和赵大人共进退?如今做出这副姿态,徒惹人笑话罢了!”

  朱常洛大喇喇的坐下,冷笑一声说道。

  他先前就坐在酒桌不远处,这些人的对话自然一字不落的落进了他的耳中。

  “殿下说笑了!皇上如今正在气头上,谁敢前去规劝,何况此次京察的根子在天官大人的身上,我曾经劝过天官大人,不要招惹王阁老,天官大人不听,我也没有法子!”

  顾宪成倒是镇定的很,虽然对于朱常洛的敌意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很有风度的解释道。

  这次京察虽然是因为阁部之争引起,但是谁都知道,王锡爵乃是皇帝最倚重的阁臣,孙�非要挑他来下手,碰了钉子也实属正常。

  “所以,你还是打算上书求情?或者说,你打算让别人上书求情?”

  朱常洛漠然的看着这位以后被称之为“东林先生”的人,讥讽一声开口问道。

  毫无疑问,自己眼前的这一位,正是这次京察风波当中得益最大的人,赵南星走了,考功司郎中的位子就轮到了原本是文选司员外郎的顾宪成,可笑的是,这位顾宪成正是赵南星的好友……

  “朝局变幻莫测,有胜有败,殿下莫不成连这一点都看不透吗?”

  顾宪成沉默了片刻,轻声开口道。

  “哼,你以为从此之后就无事了吗?考功郎中的这个位子可不好坐,我等着看,你能不能比赵南星坐的时间更久!”

  朱常洛摇了摇头,却是突然之间有些兴致阑珊。

  说罢便站起来离开了,留下顾宪成和顾允成两个兄弟仍旧在原地,望着他,眼神中带着不解,但更多的却是坚定……

  站在酒楼的门外,踏着昨天的新雪,朱常洛却是猛地舒了口气,回头望了望自己出来的方向,苦笑一声,果然这种人都是心志坚定之人啊,自己不过稍稍显露了一丝敌意,就被察觉了。

  果真不愧是东林党的创始人,心思果决,办事稳妥,尤其是身上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亲和力,让人感觉很舒服,顾宪成,果真不是一股简单的人啊!

  心头猛然闪过一丝狠厉,却又随即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没有顾宪成,也会有张宪成,刘宪成,朝局大势并非他可以阻挡的了的,何况就算是没有顾宪成以后的东林党,如今的朝局当中还不是有所谓的齐楚浙党?

  东林党不过是在最后的厮杀当中取得了胜利而已,自己全部怪在他们身上,却是有些严苛了。

  甩了甩头,如今可是快过年的日子,自己操心这些干嘛……

  “公子,回府吗?”

  眼见朱常洛重新抬起了步子,紧跟在他身后的孙荣冷硬的开口问道,惹得朱常洛一阵叹息,怎么这一对双胞胎兄弟,同是一个父母,性格差距却这么大呢?

  孙平若是在此,就会疑问朱常洛为何会愣这么久,到了孙荣这里,就之剩下冷冰冰的短句,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时间……

  “回府!”

  什么东林党,什么京察,都统统跟自己没关系,过年了,回家才是最紧要的……

  ps:这是今天的第二章,今天就这么多了……

  新的一卷,也是新的征程,加油,最后厚着脸皮说一句,求推荐,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