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罂粟(第三章)

明谋天下 +A -A

  对于王锡爵这个人,朱常洛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对于他当初提出三王并封还有后来护佑郑养性这两件事情颇为不满,但是另一方面,朱常洛也很敬佩他这种为国为民的品行!

  这是一位真正的忠臣,神宗这么多年倚重于他并非没有道理,而且当初王锡爵前来劝自己的场面还记忆犹新,平心而论,朱常洛对他好感大于恶感。

  所以他到孙府的时候,并没有提起王锡爵,而且希望孙�将目标对准赵志皋!

  没错,这一年的京察,正是朱常洛在背后一手推动的!

  照理来说,惯例的京察时间并不是现在,而是明年开春的时候,但是朱常洛却知道,这一次的京察注定不同凡响,孙�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大明朝发展到现在,除了国本之争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矛盾就是阁部之争!

  自从太祖皇帝废除中书省,权归六部之后,六部就成了大明朝的最高行政机关,而身为六部之首的吏部,更是权威深重。

  但是这个状态保持的很短,在内阁出现之后,阁老辅臣的地位很快就逼近了六部尚书的地位,甚至于到了现在,首辅更是稳稳的压吏部尚书一头!

  甚至于在某些特殊时期,吏部尚书在街上碰到阁老都要避让!

  为了夺回属于吏部的地位,历代天官都做出了无数努力,孙�自然也不例外……

  朱常洛记忆当中,二十一年京察,就是孙�发动的总攻,他绕过内阁将京察的结果直接禀奏到了皇帝的案头,并且将黜落的对象直接对准了两位威名赫赫的阁老重臣,其中就有王锡爵……

  而朱常洛清楚的是,孙�之所以拖到了现在都没有动手,就是因为他手中缺少确凿的证据,而当初一时兴起在明史上研究过这件事情的朱常洛,刚好能够帮到他!

  不过让朱常洛有些意外的是,他本来只是将赵志皋手下的几个亲信的罪证交给了孙�,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拖上了王锡爵……

  果然历史还是有惯性的吗?

  轻轻摇了摇头,朱常洛没有继续发表看法,转而开口问道。

  “那宫里的状况如何?”

  孙�的事情他不想再继续操心,京察之事已经是席卷了整个京师的大事,朱常洛这点小胳膊小腿,掺和进去绝对没什么好下场,既然孙�想要找死,那就让他去撞撞这个南墙吧!

  不过想到此处,他却是猛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位大名鼎鼎的顾宪成,就是这场京察当中得到好处最多的人吧……

  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跟他见一面了!

  “殿下,宫里的事情都在殿下预料之中!奴婢将武清伯被郑承恩煽动蛊惑的事情告诉了太后娘娘之后,她老人家勃然大怒,当即就要召武清伯来问个清楚,可巧的是,这个时候陈秉笔恰好来慈宁宫,将朝堂上的事情禀了太后娘娘,这才有了她老人家一怒上殿的事情!

  如今郑妃的阴谋败露,太后娘娘最恨的就是有人算计她的家里,若不是顾及着皇爷和三皇子,恐怕郑妃这回免不了要被打入冷宫,不过就算是三个月的禁足也够她受的了。

  这回太后娘娘下了严令,只在郑妃身边留了两个婢子侍奉,不许任何人出入长春宫!”

  梁永的脸上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他现在成了朱常洛的人,自然是巴不得郑妃倒霉。

  朱常洛淡淡的笑了笑,却是没有和梁永一样幸灾乐祸。

  只有他才知道,那天在大殿之上的凶险之处,若是李太后再来迟一步,恐怕事情是另外一个局面,朱翊钧明显已经被郑承恩说动,哪怕是被扣上可能谋反的帽子,他以后都不会再那么容易脱身。

  而事先他也的确不清楚,郑承恩竟然打着这般恶毒的主意,他只是知道武清伯的身份,所以命梁永将这档子事直接捅到了李太后的面前!

  李太后虽然护短,但是却识得大体,自然清楚李高如此闹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到时候不必朱常洛动手,李太后自己都会好好收拾李高。

  但是他没想到竟然会闹得这么大,若非陈矩及时将李太后请来,恐怕局面还不知会如何发展!

  可以说,这回是陈矩救了他一命,这份情他记下了!

  “不过……奴婢有一事不明,就算是太后娘娘对武清伯如此胡闹不满,也不至于直接上殿吧?”

  梁永皱着眉头,却是问出了一个困惑已久的问题。

  要知道,已经不问世事的太后重新临朝,可是大忌中的大忌,李太后秉政六年,在这方面则更是容易被人猜忌,这一点李太后肯定清楚的很,所以她才会在皇帝大婚之后直接将政事全部托付给皇帝,即便是在国本之争这样的大事上面,也从未公开发表过自己的看法。

  最多不过是私下找皇帝聊聊而已,但是这一次,李太后的反应却着实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她竟然直接冲到了大殿之上,用如此强势的态度表达了自己对于朱常洛的支持。

  无论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个曾经当过秉政太后的人,应该干出来的事儿……

  “呵呵,这一点简单的很!因为太后娘娘,和咱们的那位皇帝陛下,看重的东西从来都不同啊……”

  朱常洛的口气有些复杂,意味深长的说道。

  “皇帝宠信郑氏,一心想要立朱常洵为太子,所以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早已经不顾忌自己的名声了!当初你我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就是明证!

  而太后娘娘则不同,她不喜欢郑氏,因为郑氏让她英明果决的儿子一次又一次的变得昏聩,做出的事情也越来越不顾后果,我那天在慈宁宫所说并非空穴来风,恐怕在如今的太后眼中,郑氏就是个红颜祸水!

  皇帝不顾皇家的颜面,但是太后却不会容许她的儿子,在天下人面前如此出丑!”

  梁永心下了然,笑了笑开口说道。

  “看来这回,郑妃倒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的确,谋反这种事情是能够轻易提起的吗?皇帝固然是早已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但是李太后呢?

  若是这桩事情不用强势的态度镇压下去,天下人又会如何说?

  皇子无德,想要篡夺他父皇的天下?

  子不教父之过!

  这等有损皇家威严的丑闻,就算是皇帝为了国本之争可以不在乎,但是李太后却绝对不会允许!

  这也是她不惜冒着如此大的压力,也要亲自上殿的原因!

  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倒也不无道理……

  不过朱常洛显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谈下去的意思,反倒是压低声音问道。

  “我吩咐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这两个字一出口,梁永的神色明显也凝重起来,虽然明知道周围不可能有人,但是他还是四下看了看,方才谨慎的低声开口道。

  “一切照殿下的计划,昨夜那位已经进了宫,没有人注意到,郑妃也没有生疑!”

  “那就好,这些日子先让她安分的呆着,等过了年,我会有用到她的地方,从今以后,她的名字就叫……”

  朱常洛像是松了口气,继续吩咐道,顿了顿,眸间闪过一丝厉色。

  “罂粟!”

  ps:这是今天应该更新的,也是第三卷的终章!

  下一章正在写,过渡章节不好写,有些卡文,争取十一点之前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