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后手!(第二章)

明谋天下 +A -A

  仁寿坊的王府当中,距离朝会早已经过去了三天之久。

  但是这场朝会的风波却远远没有结束,相反,朝局的震动才刚刚开始。

  朱常洛离开之后,有两位大臣继续上奏,两人官位相差甚大,一位是吏部尚书孙�,另一位是大理寺评事雒于仁,也正是这二人的奏疏,让这场原本就惊心动魄的朝会来了一个华丽的结尾。

  “说起来,孙大人的《请京察疏》虽然出乎皇上意料,但是还算中规中矩的很,毕竟这四年一次的京察大家也习惯了,这次不过是早了些而已,不过雒大人的奏疏可就真是胆子大了!”

  梁永脸上带着敬服之意,对着朱常洛赞叹道。

  “哦?是什么奏疏,竟然能比京察更加重要?”

  只是事到如今,始作俑者却是一副哑然的样子,端起茶杯饶有兴致的问道。

  梁永倒是没有察觉到朱常洛的异样,反倒是兴致勃勃的说道。

  “殿下可不知道,奴婢还是头一次见皇爷气成那个样子,据说要不是内阁的几位老大人拦着,皇上当场就能将那个雒于仁给下了大牢,不过纵然如此,他也没落下好处,挨了三十廷杖,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

  而且皇上回了后宫之后,更是气的跳脚,连他平常宝贝的几件描金瓷都砸了个粉碎!

  要奴婢说,这位雒于仁大人,能吧皇爷气成这个样子,也真是个有本事的人!”

  “要是我说,他是你家殿下我蹿腾去的,你还这么开心吗?”

  朱常洛放下杯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梁永说道。

  一瞬间让后者的笑容一滞,讪讪的说道。

  “奴婢只是佩服那位大人的勇气,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眼中闪过的一丝惧意却是没有逃过朱常洛的眼睛,脸上浮起一丝笑容,朱常洛淡淡的反问道。

  “你不会真以为,这回对付我的是郑承恩吧?”

  “殿下说笑了,郑承恩自然是没有这个胆子的,这其中必然有郑妃的插手……”

  梁永微微一愣,似是明白了什么,头上流下一滴冷汗。

  “不管是谁,敢算计我,都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朱常洛的口气冰冷,只是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却是瞬间让梁永的身子僵硬起来,他没想到,这位主竟然真的有胆子,真的有能力,和那位对着干……

  没错,无论是梁永还是朱常洛心里都清楚,这次的事情不是一方能够发起的结果,如果说郑妃是主谋的话,那么皇帝就是妥妥的帮凶。

  从事情的一开始,就是皇帝在默许,无论是最开始的弹劾奏疏,还是以后闹到谋反的程度,皇帝都在有意无意的推动着事情的发展,或许他没有预料到郑承恩竟然敢闹得这么大,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皇帝的确想要借着这次机会将朱常洛打落深渊!

  梁永作为宫中之人,又是这次事情的参与者之一,自然是对于内幕清楚的很。

  但是他一直不敢想,直到朱常洛方才的话,彻底告诉了他答案……

  他曾经偷偷看过雒于仁的那份奏疏,名为《酒色财气四箴疏》!

  世人皆知海瑞曾经上疏骂皇帝,但是那份奏疏当中的语言还算委婉,但是这份雒于仁的奏疏,简直就是在指着皇爷的头大骂,你就是个贪财好色贪杯易怒的混账!

  没错,这份奏疏的总体思想就是这句话!

  “皇上之恙,病在酒色财气也。夫纵酒则溃胃,好色则耗精,贪财则乱神,尚气则损肝……”

  “皇上诚嗜酒矣,何以禁臣下之宴会;皇上诚贪财矣,何以惩臣下之饕餮;皇上诚尚气矣,何以劝臣下之和衷……”

  奏疏中的字字句句,梁永现在想起来都感到一阵心惊胆战,谁又能想得到,这份奏疏的背后,竟然是这位在暗中推动!

  “不然的话,你以为雒于仁上了如此奏疏,还能稳坐大理寺评事的位子吗?”

  朱常洛叹了口气,意有所指的说道。

  倒不是他上赶着蹿腾老雒找死,而是就算没有他,这份奏疏也会出现的皇帝的案头,他不过是让这份奏疏出现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罢了。

  而且他这些天跑遍了各大府邸,也并非白白跑的。

  像张位和王锡爵这等欠了自己小人情的阁老重臣,让他们在大是大非上帮自己有些困难,但是要保下一个区区大理寺评事,却并不难。

  无论如何,雒于仁这也是犯言直谏!

  若是真的因此而被流放处决,文官集团的面子上也挂不住!

  印象中原本雒于仁仅仅是上了奏疏,并非当面直言,就气的神宗要杀了他,可见这份奏疏当中说的有多么难听,要不是有人拦着,恐怕老雒连辞官归乡都捞不着。

  而现在,虽然雒于仁受了廷杖,但是官位尚在,有了犯言直谏的这个名号,只要熬上几年,他的仕途将会一番风顺……

  “这个先不谈,你这几日在宫里呆着,可知道京察的事情怎么样了?”

  顿了顿,朱常洛的脸色微微肃然,开口问道。

  京察,顾名思义是吏部对于所有京官的考核,四年一次,由吏部尚书亲自主持,通过“四格”“八法”评判官吏在任上的表现,优秀者提拔,不合格者黜落,是吏部铨选之权最直接的体现。

  而这一次的京察,和朱常洛也脱不了干系……

  “这倒是让殿下问着了,奴婢前两日在御前侍奉,恰好听见孙大人向皇爷禀奏京察一事,这次京察孙天官也是直接将奏章递到了皇爷的案头,说起来,这回孙天官的胆子也不小,提请黜落的官员里边,有好几个都是赵阁老的亲信,就连王阁老的心腹也有……”

  眼见朱常洛问起此事,梁永连忙收起纷乱的心思,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只是这两句话却是让朱常洛皱起了眉头,轻声问道。

  “王锡爵?”

  如果说李太后是朱常洛给郑妃准备的后手,雒于仁是给皇帝添堵的手段,那么孙�的京察,就是朱常洛用来打击那帮心怀不轨之人的利剑。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孙�的这把火,到底还是烧到了王锡爵的头上……

  ps:还是补昨天的~

  顺便推荐一本书,也是写明朝的,和我同时期开书,成绩还不错,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书名:大明1629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