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李太后的怒火

明谋天下 +A -A

  刚刚上朝的时候还是清晨,但是到了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太阳缓缓升起,温暖的阳光从窗户撒进大殿当中,所有人循着声音的来源朝这殿门望去。

  却见来人一身深红色庄重朝服,顾盼之间威仪自显,身后跟着一干宫女宦官,单单是站在殿门之前,便有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势。

  “母亲!”

  朱翊钧微微一惊,从御座上霍然而起,快步走下丹陛,径直走到殿门之前,躬身行礼。

  “儿子见过母亲!”

  与此同时,皇帝身后的文武百官也跟着一同行礼。

  “臣等见过太后娘娘!”

  李太后面如寒霜,冷冷的看着迎接而来的儿子,冷哼一声,随即便是在陈矩的搀扶下缓缓走向了大殿中心,朱翊钧跟在她的身后,心中蓦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却见李太后径直走到了首辅张位的身边,缓缓扶起身子微躬的张位,同样行了一礼,歉意的说道。

  “元辅,今日朝会本非哀家可以涉足之地,贸然前来,失礼了!还望元辅莫要计较!”

  按照规制,即便是身为太后,在皇帝亲政之后,也不得参与朝会,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李太后今日前来有些逾制,而首辅作为整个文臣集团的最高领袖,有责任维护礼制,所以李太后上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朝着张位致歉。

  “娘娘客气了!太后娘娘秉政六年,教导幼帝,功在社稷,老臣岂敢怪罪!”

  张位微微松了口气,说句实话,刚刚李太后出现的时候,倒真是将他吓了一跳,生怕李太后这次前来是要干预政事。

  到时候他这个首辅可就难做的很了,无论是阻止还是不阻止,都落不了好下场!

  还好,李太后如此的态度,明显是心中有底,不会没有分寸的!

  张位的态度一旦表明,李太后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转过身面对着群臣,李太后继续说道。

  “诸位臣工,哀家今日前来并非想要干政!而是有些家事不得不在此地处置,还望诸位臣工见谅!”

  众臣纷纷道不敢,只有李太后才注意到,原本有几个跃跃欲试的御史,此刻也有些不甘心的站回了原位。

  与此同时,张诚已经着急忙慌的在皇帝的御座旁边又加了一张稍小的御座,李太后坐定之后,再度开口道。

  “哀家今日前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管教自己不成器的哥哥,李高!”

  李太后眉间一皱,厉声喊道。

  底下随即便站出了战战兢兢的李高,低着头不敢说话。

  “妹……妹子……”

  “你忘了当初当着父亲和我的面所说的吗?谁允许你擅自干政?”

  李太后一见李高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年他就给自己惹了不少麻烦,现在更是胆大包天,竟然连国本之争都敢掺和一脚。

  甚至于要不是有人得知了外朝的事情,急急忙忙前来报她,李太后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个贪财又胆小的哥哥竟然敢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

  “我……我错了!”

  李高嘴唇蠕动了一下,垂头丧气的说道。

  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自己这位太后妹子,要是连她也不管自己,那他可就全都完了,这一点他还是清楚明白的,同时心中也有些后悔,自己受了郑承恩的蛊惑,稀里糊涂的就上了这么个奏本。

  “陈矩,传旨!武清伯李高擅自干政,胡乱弹劾,着罚俸一年,禁足三月!”

  李太后面如寒霜,神色冰冷的说道。

  按理来说,李高是朝廷所封的勋爵,要处罚也应该由皇帝来处置,但是如此情景之下,就连首辅张位都没有站出来说什么!

  一是因为除了李太后之外,着实是没有人敢动李高,还有一个就是,一干大佬虽然都没有说,但是都暗中期待着这场闹剧赶快结束!

  处置完李高之后,李太后看也不看面色尴尬的皇帝,站起身来说道。

  “哀家今天来有两件事,一件是李高擅自干政,给诸位先生带来了麻烦,哀家十分抱歉!还有一事是,哀家想告诉某些人,不要胡乱打主意,常洛是哀家的长孙,也是哀家最乖巧,最看重的孙子,谁要是敢离间天家亲情,休怪哀家翻脸不认人!”

  说罢,李太后走下丹陛,直接离开了奉天殿。

  留下一干大臣还站在原地,思索这李太后此番的用意。

  只有朱常洛注意到,陈矩并未随着李太后一同离开,而是站定在皇帝的身后,在后者耳边一阵耳语,随即便在后者难看的脸色当中当众说道。

  “太后娘娘懿旨,郑妃骄横无状,不知礼数,禁足三月本愿其静心思过,然其不但不知悔过,反倒愈加无状,故追回晋封贵妃旨意,停俸半年,念其育有皇子皇女,仍禁于长春宫中思过!”

  陈矩说完,也离开了大殿。

  而郑承恩则是在一瞬间变得脸色煞白,登时就愣在了原地……一切都完了!

  李太后的态度很明显,也很强横!

  她在力挺朱常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态度却是表示的明明白白!

  要知道,皇帝乃是至孝之人,在这种情况绝不可能去推翻李太后刚刚说出的话,而诬陷皇子的罪名,却不是他能够承担的起的!

  郑承恩不明白,明明是大好的局面,怎么转瞬之间一切就都变了……

  李太后为何会是这般态度,无数的疑问萦绕在他的心头,可惜却得不到解答了!

  “陛下,礼部主事郑承恩无故诬陷皇子,臣请陛下将其锁拿刑部,严加核查!”

  这次却是王锡爵出声说道。

  事已至此,太后的态度如此明显,皇帝的态度也无可置疑,而这场荒唐的闹剧必然要有一个负责的人,武清伯显然不行,太后闹出这么大的阵势,除了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之外,恐怕也有着将李高保下的意思,毕竟若是真的判罚的话,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罚俸禁足就能了事的!

  李高不行,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郑承恩。

  没有任何意外的,朱翊钧也知道如今的情势,挥了挥手就允准了王锡爵的建议,直接将郑承恩拖了下去。

  而最出人意料的是,朱常洛这次竟然没有过多纠缠,平静的看着郑承恩被拖下去,一言不发,然后便拱了拱手。

  “皇上,无事的话儿臣便退下了!”

  然后在所有人意外的目光当中退出了大殿,只是路过赵志皋的时候,却是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让后者感到不寒而栗。

  站在殿外的门前,朱常洛望着殿内,听见里面猛然传出朱翊钧的一阵怒吼,忽的露出一丝笑容,仰天大笑离开了奉天殿……

  ps:这一章是补昨天的,感谢书友161106202323319,子王霆,小时候可酷了,小呢度,0磊磊,炼界的打赏,今天不单补上昨天的,今天应该更新的也不会少,感谢大家~

  下一章一会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