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我不信!

明谋天下 +A -A

  大明朝相对于前朝,已经废除了奴隶制度,但是这并不代表大明朝没有奴隶,最明显的就是皇族和勋贵之家,被允许有私奴,每一次提到明朝,所有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宦官,明朝的皇帝对于宦官十分倚重,这就是因为宦官还有另一个名字,天子家奴!

  他们和文臣武将不同,他们不是臣子,而是奴婢,所以皇帝可以毫无顾忌的将权力赋予他们,因为皇帝对于他们有绝对的掌控力,甚至于裁撤这些前一刻还权势滔天的大太监,都不需要经过任何的程序,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只需要皇帝的一句话。

  可想而知,这相对于官吏任命繁杂的程序,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对于皇帝来说是多么的省心和安全,所以就算太祖皇帝曾经三令五申,但是明朝的皇帝还是对于宦官无比的倚重。

  而对于奴婢来说,背叛主人是最重的罪名!

  朱常洛的眼中闪着寒光,望着李秋仙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死人,威严而冰冷。

  “奴婢……奴婢的主子是皇上,不是殿下!奴婢……没有背主!”

  冰冷的目光下,李秋仙的身子瑟瑟发抖,但是还是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朱常洛曾经查过李秋仙的来历,她的祖父本是官员,后来因为遇罪而被夺下狱,家中老小皆被没入教坊司,充为奴婢,这也是大明朝唯一一个允许出现奴婢的途径。

  理论上来说,这些被没入教坊司的奴婢,身契全部都属于皇家,所以李秋仙说自己的主子是皇帝,倒也算不上错,只是……

  “你难不成忘了,当初是太后娘娘亲自将你送到了景福宫中,皇上亲口允准了本王将你带出宫,入了王府,就是本王的人,真是愚蠢的奴婢!”

  要知道,像朱常洛这般被赐封的皇子,从宫中带出的奴婢,都是直接成为他的私奴的。

  李秋仙有些不安,但是还是没有退缩,朱常洛的眉头微微一皱,却见郑承恩一脸冷笑的站了出来,手中抖着一张身契,说道。

  “殿下如此暴怒,可见此女所言不虚!不过殿下未免高兴的太早了,老夫为防你杀人灭口,早已将此女的身契赎出,她如今乃是自由之身,难不成殿下要妄杀良家女子不成?”

  朱常洛的眼睛微微眯起,将目光聚到郑承恩的手中,闪着危险的光芒。

  这副场景让后者愈发的得意,压低声音,只能让两个人听到。

  “殿下难道忘了,这王府当中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做主……还是说,你要在这大殿之上,宣布恭妃娘娘在你这王府当中做不了主?”

  照理来说,身契的释放必须要主人的印章和签押,但是如今郑承恩手中的身契上,却是明晃晃的写着王氏的签名和印记……

  “够了,一个奴婢而已,身契既已放还,便是自由之身,何必如此纠缠?常洛,你难道不想好好解释一下,这个婢子听到的事情吗?”

  就在此时,大殿上的皇帝却是不耐烦的开口道。

  “根本没有的事,臣不知道要解释什么?这婢子说本王故意接近朝廷重臣,想要借费家的势力掌控京城?简直是笑话!莫说费家世代忠良,怎么可能为我所用,便是真的拉拢到了费都督,又能如何?”

  朱常洛转过身子,看着大殿上的皇帝,依稀有些陌生之感。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当朱翊钧用这种冷漠的态度对他的时候,朱常洛还是忍不住从心底升起一阵浓浓的悲哀。

  他不相信皇帝看不出这是一场陷害,但是他没有戳破,甚至于朱常洛在朱翊钧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厌恶。

  这件事情无法坐实,仅仅凭一个奴婢的证词,远远不够!

  但是这却足以让朱常洛失去名望,也能够给皇帝一个名正言顺的不立太子的机会!

  朱常洛陡然之间明白过来,郑妃不蠢,为什么会设计一个如此容易就可以戳破的谎言,她是算准了,皇帝会相信这个谎言!

  它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不立他为太子!

  这个事件不足以让朱常洛完全身败名裂,但是当成一个搪塞朝臣的借口,却是足够了!

  而且很明显,朱翊钧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打算顺水推舟……

  朱常洛的声音当中带着激愤,也带着漠然,回荡在这大殿当中,意外的有一种萧索孤寂的感觉。

  “不要忘了,费都督不过是中军都督府的都督!五军都督府有统兵之权,而无调兵之权,难道我能将兵部尚书也拉拢过来不成?”

  苍凉的笑了一声,朱常洛眸光冷冽,射向了一旁的郑承恩,弥漫而出的气势让后者忍不住退后一步,神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朱常洛说的没错,大明朝的武将之所以地位比不上文臣,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处处都被文臣所掣肘,五军都督府统帅天下兵马,但是却只有管理之权,并无调兵之权。

  说白了就是个干活的,只许保管不许用!

  调集兵马的权力在兵部,饷银和粮草的发放也在兵部,这两项权力不在手,直接让武将的地位低了一头!

  朱常洛上前一步,声音愈发的森寒。

  “何况郑主事当三大营都是摆设吗?上直二十六卫都是吃干饭的吗?勾结一个中军都督府都督便能控制京城?亏尔等想的出来!”

  要知道,若是谋反那么简单的话,那皇帝岂不是要天天都换?

  作为整个大明的政治中心,京城的安全是无可置疑的,就算是有叛乱,也从来不是在京城当中掀起的,归根结底,是因为大明的兵制决定了京城当中最强大的力量,全部操于皇帝之手。

  而三大营和上直二十六卫,就是守卫京城的根本。

  要知道,中军都督府所领的兵马也不过四十二卫罢了,而且分布于各地,并不在京城,而直属于皇帝的上直二十六卫,却是就驻扎在皇城内外。

  甚至于最精锐的三大营,更是特设大臣操练,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副将任免也要皇帝亲自下旨,可见三大营的重要性!

  但凭着三大营的守卫,想要在京城当中造反便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提还有一个无孔不入的锦衣卫!

  朱常洛冷冷的看着郑承恩,他倒要看看对方还有什么话可说!

  “哼,巧言善辩!”

  郑承恩一阵心虚,甩了甩袖子说道。

  顿了顿,却是把心一横,开口说道。

  “谁知道王爷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归正你接近费府是事实,若非心怀不轨,又作何解释!本官身为朝廷之臣,自有防范他人谋反的责任!若是殿下真的问心无愧,又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短的时间之内和费府有如此好的关系,费都督屡次维护殿下,难不成是假的?”

  这就是在耍无赖了!

  我不说你谋反,也不说你没谋反,只说你可能谋反,你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

  “好,好,好!莫须有这个由头倒是好理由!只是你问问这殿上的众臣,谁会相信?你问问这殿上的皇帝,他会不会相信!”

  朱常洛怒极反笑,指着这朝中的文武百官说道。

  目光也转向了高高居于御座之上的那位,只要他说一句不信,那此事自然随风而去,在无人敢提起,但是问题是,他会吗?

  朱翊钧眼眸低垂,神色微微有些复杂。

  朱常洛所说的每一条理由他都清楚,谋反不过是无稽之谈他也清楚,但是问题是,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难道就要这么白白放过了吗?

  他为了一个太子之位,和朝臣整整斗争了七年,早已经不是当初因为对于郑妃的承诺而已,这在他心中已经成了执念,今天他们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理由,只要自己稍稍松口,就可以将朱常洛的太子之位无限期的拖延下去……

  朱翊钧眼中闪过一丝狠绝,脸色缓缓变得漠然起来。

  “郑爱卿所说并非没有道理,朕……”

  随着皇帝的声音响起,朱常洛的脸色越发的失望,而相对的是,郑承恩的眼中闪过惊喜之意……

  “我不信!”

  朱翊钧的话没有说完,大殿中就陡然响起一声苍老而愤怒的声音!

  ps:今天有很多书友打赏,本来打算三更,但是天不遂人愿,突然来了紧急事情,只好跟大家道声抱歉……

  今天只有一章,剩下两章先欠着,明天补上!

  再次抱歉QAQ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