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以奴背主!

明谋天下 +A -A

  这下反倒让朱常洛微微一愣,他本是随口一问,哪能想到郑承恩竟然真的敢如此自信的回答他。

  看来对方真的是有备而来……

  心中思量着对方的底牌,面上却是一丝都不显露,只是本能的感觉到,郑承恩并不好对方,皱着眉头朗声说道。

  “你话倒是说的好听,武清伯所上的奏本,你怎会知晓其中内容,而且如此熟稔?难不成是尔等相互勾结,诬陷本王不成!”

  照理来说,此刻朱常洛有更好的法子。

  很明显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要对付自己,而忌惮着费家,不然的话,郑承恩方才也不会用那种口气仔细的解释,将费家单独摘出来,而朱常洛现在只要将费家重新扯进来,凭着费家百年的底蕴,他自然能平安无事,但是……

  他若是如此做了,也就不是朱常洛了!

  费家此次被牵扯进来,本就是无妄之灾,若不是因为朱常洛,又有谁敢惹这个庞然大物,朱常洛已经欠了费甲金一份大大的人情,又岂能在这个时候拖他下水!

  何况他也想看看,这帮人所谓的证据,究竟是什么!

  一旁的费甲金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着朱常洛投来的安慰目光,最终还是退了回去。

  相比朱常洛,他看的更清楚,虽然这件事情一开始牵扯到了他,但是费甲金一直是最冷静的那个人,甚至于这份奏疏在他心中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而且站在他的角度,也并不介意对朱常洛施以援手,尽管这可能会惹得皇帝不悦,但是费家发展到如今,只要不是自己真正谋反,就没人能拿他怎样!

  他和朱常洛十分投缘,对方也曾经帮过他,所以费甲金并不介意出手相救,但是当他看到朱常洛的目光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并不希望自己插手。

  许是因为少年人的意气,不想要拖欠自己太多!

  费甲金叹了口气,虽然退了回去,心中却打定主意,若是朱常洛有危险,他不管怎么样也要将人先保下来再说!

  “哼,殿下这是心虚了吗?”

  眼见费甲金没有动作,郑承恩顿时松了口气,看着朱常洛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寒意。

  顿了顿,转过身对着皇帝说道。

  “陛下,此事说来话长,当时臣和武清伯正在家中谈事,却听得下人回报,有一名女子自称保定郡王府中的大丫头,言说有大事要禀报,臣唤来一问之下,才知道那女子是王府后院的管家丫头,偶然之下窥得了郡王和恭妃娘娘谈话,才知道他竟然藏着这样的心思!

  当时臣大惊之下,本想即刻上奏陛下,但知道皇上一向爱子心切,恐受了他巧言迷惑,故而和武清伯商议之下,才在今日众臣面前上奏,请陛下明鉴!”

  这番话很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说的真诚无比,不知道的人,恐怕真的会以为此人乃是忍辱负重,一心为国!

  说到此处,郑承恩特地顿了一下,满意的看到朱常洛的面色已经阴沉似水,继续煽风点火道。

  “皇上,臣曾经秘密查探过,此女乃是保定郡王从宫中带出,一直深受信任,管理着整个王府的后院,证词绝对可信,为防有人灭口,此女如今就在殿外,皇上可以传其觐见,一问便知!”

  “传!”

  朱翊钧冷着一张脸,谁也看不透其中蕴藏的情绪,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

  不多时,便有内宦带着一个俏丽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奉天殿很大,但是从她第一步踏进来的时候,朱常洛就已经认出。

  这个女人,正是李秋仙!

  与此同时,朱常洛的心中也是一凛。

  因为他现在终于意识到,今天自己的对手究竟是谁!

  不是赵志皋,也不是郑承恩,更不是武清伯李高,而是那个居于深宫当中,一直被他挂在嘴上,心中却从未重视过的,郑妃!

  除了郑妃,没有人能够串联的起这么大的势力,凭借区区一个郑承恩,就算再加上李高,也不可能说动赵志皋这么一个内阁辅臣。

  也没有人能够布置的起这么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让他身败名裂。

  更没有人能够指使的动李秋仙!

  不过,如此一来,事情倒是好玩了,那些人真的以为,李秋仙的身份能够瞒过他不成?

  “殿下所跪何人?”

  张诚略带尖利的声音将朱常洛唤醒,他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女子纤细的脊背上。

  “奴婢保定郡王府丫头李秋仙,参见皇上!”

  李秋仙也是在宫里呆过的,礼节自然是懂得的,不过她到底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来,紧张也是必然的,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嗯?”

  朱翊钧皱眉,脸色微沉。

  这个女子他记得,那天在慈宁宫中的情景,他永远也不会忘!

  “李秋仙,这奏疏上说你可以作证保定郡王有谋反之意,可否属实?”

  不过众臣却是不知此女的身份,只知道她是王府的管事丫头,略微沉静了片刻,还是张位上前,沉声开口道。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陛下面前,不可虚言!”

  打心底里,他还是向着朱常洛的!

  “奴婢,奴婢的确是听到殿下和娘娘在房中悄悄说话,说要接近崇信伯府,只要能够彻底将那位费大人拉拢到手中,就可以……可以……掌握整个京城……”

  李秋仙深吸了一口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哼,殿下还有什么话可说?”

  郑承恩上前一步,面露得意之色,沉声说道。

  倒是朱常洛仍旧平静的很,甚至还带着笑容。

  “郑主事何必着急,本王还没说话,你怎知她所说就是真的呢?”

  说罢,不理会被一下子卡住的郑承恩,转身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秋仙。

  “李秋仙……”

  朱常洛缓缓从口中吐出这么三个字,不带什么情感,却让面前女子霎时间身子一抖,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前者的眼睛。

  “你可知道,以奴背主是什么样的罪名?”

  没有着急否认李秋仙的说辞,朱常洛语气冰冷的开口问道,口中带着森森寒意……

  ps:两更完成!

  推荐一个朋友的书,作者是老作者了,一本历史,将近两百万字了,书名:甲午崛起,已肥可宰!

  另一本仙侠,仙侠的书是那货的马甲,质量是有保证的,书名:我是大判官,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