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诡异莫测的局势

明谋天下 +A -A

  若说这万历朝谁最惹不起,不是权位如山的首辅大人,也不是皇权巍巍的皇帝陛下,而且深宫之中的李太后!

  这位皇帝的生母,以弱女子之身,秉政五年之久,其中虽有某位权势滔天的首辅辅弼,但是她的功劳也是不可忽视的,何况如今李太后虽然退居后宫,不问政事,但是皇帝乃是至孝之人,这一点天下皆知,可以说,要是惹了李太后,可远比惹了皇帝要严重的多!

  而这位武清伯李高,正是李太后的胞兄!

  单凭着这层身份,就足以让他在这朝中畅通无阻,何况……李太后是出了名的护短,当初她的父亲武清候李伟尚在的时候,闹出了无数的事端,但是都被李太后压下了,这也是她秉政那么多年,唯一被人诟病的地方。

  今天李高跳出来,朱常洛就知道,事情恐怕真的要闹大了!

  “武清伯,你弹劾朱常洛和费都督勾结,可有证据?”

  看完李高的奏本,朱翊钧也是感到诧异的很,不过纵然诧异,但是他却是第一次露出了郑重的神情,声音威严的问道。

  说起来,朱翊钧对于自己这个舅舅还是有几分好感的,这些年虽然也闹出了些不大不小的麻烦,但是很少有不识大体的事情发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李高和郑养性走的很近,他一直希望李太后能够真正接受郑氏,故而对于李高的态度也更加亲近了几分。

  只是他这次所说的事情,却是让朱翊钧不得不慎重起来。

  一方面他清楚李高胆小怕事的性格,应当不会凭空开口攀诬,但是另一方面理智却又告诉他,费甲金不可能背叛他,这无关于信任的问题,而是朱翊钧作为一个成熟的皇帝,有自己的判断标准。

  费家乃是百年世家,始封于宣宗皇帝年间,到如今长盛不衰,靠的就是一个忠字!对于这等世家来说,名声重于一切,更何况费甲金如今身为中军都督府都督,可谓荣宠之极。

  即便是以后朱常洛真的成了气候,也不可能给费家更多的优渥,而费甲金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舍弃现在的一切,去换取未来那一点根本不可能的希望。

  这是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做的!

  而且朱翊钧也不相信,一个区区十二岁的孩子,能够空口白牙的说动一位手握重权的大臣,这未免太可笑了!

  “武清伯,你要知道!费都督乃是朝堂重臣,世代忠贞,岂可如此随意诬蔑!还不快快退下!”

  事已至此,朝堂众人都反应过来了事情的严重性,首辅张位率先站了出来,脸色阴沉,厉声喝道。

  整个朝堂上下,只有他有这个权威,也有这个资格,如此用一种近乎于代天子的口气说话,这,就是首辅的权柄!

  当然,这也是皇帝的心声,他压根不相信这份明显是无稽之谈的奏章。

  何况费甲金是什么身份的人,就算是他真的有谋反的意图?也不可能就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调查处置,真不知道这李高如此情况下上这份奏章,究竟是打着什么主意!

  “这……”

  不得不说,不是任何人都有直面首辅的勇气的,更何况是李高这等只会仰承祖荫的家伙,张位一声呵斥,便让这个家伙顿时变得有些畏缩不前,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这时内阁的其他大臣也纷纷站了出来,就连赵志皋也不例外,所说的话皆是费家一门忠贞,请皇帝不可轻信谣言。

  这无关于立场,而是他们身处这个位置,必须做出的态度!

  费甲金乃是武臣当中的领袖人物,重要程度几近文官当中的首辅,如此贸贸然的以谋逆大罪弹劾于他,一不小心就会被视为是对整个武臣的挑衅,进而引起整个文武官的激烈碰撞。

  到时候这个责任,谁也负不起!

  这本是应有之义,但是让朱常洛微微有些意外的是,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赵志皋的神色,却见方才李高上奏的时候他猛地脸色一白,目中所露出的震惊之意不是装出来的。

  难道说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压下心中的疑惑,朱常洛却是将目光投向了皇帝,他自然清楚为何这次武清伯会突然站出来。

  因为他就是那盛隆钱庄最神秘的第三位庄家!

  从那天沈应文告诉朱常洛他的身份之后,朱常洛就一直在防备着李高的反击,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这么疯狂,难道说,他就不怕将自己和费家一起都得罪了吗?

  而且为了区区一个钱庄,真的值得吗?

  一重重疑惑升起,朱常洛的眉头皱的紧紧,不过虽则如此,但是在初时的慌乱之后,朱常洛却并不认为李高这是一个高明的计策。

  如今的局面就是明证!

  无论是皇帝还是众臣,都不会允许他这么空口白牙的诬蔑一位朝廷重臣,更不会允许他破坏文臣和武将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那一点平衡!

  或许这也就是他们没有告诉赵志皋这件事情的原因……费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舅舅,此事你太鲁莽了,退下吧……”

  朱翊钧望着底下的众臣,失望的朝着李高摇了摇头。

  他的这份奏本,着实是太过荒谬了,荒谬到没有人会相信的地步……

  这下子就连李高也傻眼了,听到皇帝的话,明显的身子一缩,就要退下,不过就在此时,他却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神采,李高有些颤抖的低声叫道。

  “郑兄……”

  “陛下且慢!臣有话说!”

  那位中年男子却不答话,径直上前拱手说道。

  此人朱常洛并不识得,但是一身青色官袍显然官位不高,从所站的位置来看,也并非是清贵的御史科道官,按理来说应该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但是不知为何,此人身上的阴柔之气却是让朱常洛感到一阵似曾相识。

  “郑爱卿?”

  朱翊钧的眉头皱紧,如果说刚才李高的奏本还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那么如今这位一站出来,却是让他顿时明白了一切。

  不过明白过来的同时,心头却是升起一丝不悦。

  他的确是不喜这个儿子,想要打压他,所以纵然他知道先前张贞观的那本弹劾奏疏当中有以偏概全之嫌,但是他还是让底下人接着闹着,甚至于他也想顺水推舟,给朱常洛一点教训。

  但是涉及到了费甲金的层面,就超过他容忍的程度了!

  他不是一位昏庸的皇帝,打压朱常洛可以,但是若因此而引起朝局不稳,国家动荡,却是万万不可的,而某些人,显然正在这么做……

  一念至此,朱翊钧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起来,甚至连语气都带着几分冰冷。

  不过那位郑爱卿显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或者说他早就料到皇帝会有此反应,不慌不忙的上前行礼说道。

  “陛下息怒,臣只是想替武清伯解释一番,方才武清伯情急之下可能没有说清楚,他并非是说费都督和殿下有所勾结,而是说殿下一直在故意接近费都督,想要借费都督的势力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当然,崇信伯府世代忠良,这一点臣也十分相信,不过纵然如此,也不可轻纵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啊,陛下!”

  朱常洛眯起眼睛,终于想起了眼前人的身份。

  郑承恩,礼部主事,不过是一个区区七品的官阶,却有着另一个显赫的身份,郑妃的叔父!

  “郑大人,本王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你如此攀诬本王,可有证据?”

  事到如今,很明显对方就是朝着自己来的,如果再不说话,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一念至此朱常洛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

  “殿下放心,臣既然敢说,自然有证据!”

  却不料郑承恩仿佛早就在等着他一样,同样冷笑一声说道。

  ps:今天两更,第二章正在写,不过大概要到十点了~

  好开心,今天竟然有四位书友打赏,作者君一定会继续努力更新的~

  感谢书友0磊磊,国子来看书,一个神经的人,37033四位书友的打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