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阴谋现!

明谋天下 +A -A

  “不必如此麻烦了!”

  朱常洛微微一笑,却是拱了拱手说道。

  “此事前日皇上问询之后,常洛便将事情的经过具本于此,请皇上御览!”

  他才没工夫跟这帮人仔仔细细的解释呢!

  何况这帮人难不成真的以为自己年纪小,所以做事情就冲动不成?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担心过这件事情,无论是收受张家的银两,还是费家的宅地,甚至是到最后接管恒隆钱庄……

  每一步他都做的很小心。

  所以他宁愿放弃张家巨大的财富,只收现银,所以他虽然将恒隆接手了过来,但是它的股权还是在永年伯府,他不过是代管而已。

  至于郑养性的事情,朱常洛敢将他关押起来,也不是没有底气的!

  毕竟说穿了,他如今不过是一介平民百姓,顺天府拘押他两天协助调查,官面上说,谁也挑不出毛病来,何况只关了他两天就放了出来,就更不会落人口实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从成祖皇帝之后,大明就加强了对于藩王的控制,恐怕这也是朱翊钧这么轻易的就将郡王的位子给了朱常洛的原因!

  成了藩王,掣肘反而更多!

  “你这上面,所述都是实情?”

  朱翊钧看着面前的奏章,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冷峻的目光让一旁的张诚冷汗直流。

  该死的郑养性!

  他不是保证过,朱常洛一定会无话可说的吗?

  那这份自白书又是怎么回事?

  在场之人只有张诚心里最清楚,若不是自己在旁边一直鼓动,皇爷是不会下定决心在百官面前处理此事的,如今闹到了这个地步,却无法证明朱常洛的罪行,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回皇上,句句属实,若皇上有不信之处,尽可传涉事之人前来问询,儿臣相信,他们定会还儿臣一个清白!”

  朱常洛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从一开始他就在猜测,那帮人肯定不知道张家的亲家是崇信伯府,所以才敢如此嚣张的栽赃他,毕竟如果张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之家的话。

  那么就算朱常洛说自己没有胁迫对方,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毕竟一个是郡王,而一个只是无权无势的商人,两者又没有什么交情,说对方是自愿给的银子,谁也不信!

  但是若是多了和崇信伯府的这场姻亲关系可就大大不同了,以费府的势力,完全无需讨好朱常洛。

  “陛下,此事臣可以作证,那些银子和宅地,是为了酬谢郡王殿下替小女促成了亲事,并无它意!”

  既然是文武百官,费甲金自然也在场。

  见此场面,他却是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说道。

  朱常洛微微一笑,朝着赵志皋的方向投去了一个挑衅的目光,难不成说他和伯府互相帮忙,连谢礼也受不得了吗?

  “王爷好手段,不过就算银子和宅邸的事情都可以解释,那么郑养性的事情呢?老夫相信,单凭殿下一个王爷,恐怕还不能让顺天府尹俯首听命吧?”

  不过让朱常洛有些奇怪的是,赵志皋并没有像自己想象当中的生气。

  反倒像是预料到了一般,意有所指的说道。

  朱常洛皱了皱眉头。

  “赵阁老这是什么意思?顺天府尹何时对本王俯首听命?”

  他本能的感觉到赵志皋没安好心!

  “呵,殿下难不成忘了,当时在恒隆钱庄当中,可是殿下亲口所言,让顺天府无论谁来都莫要放人,老夫却是不信,凭殿下一人,能够有此底气威胁顺天府尹?”

  朱常洛口气微微一滞,他倒是没想到当时的一句话,如今竟然落了口实。

  如果说到现在他还看不出来对方的目的的话,那他也就不用在这里混了!

  赵志皋三番两次的暗示,自己一人办不了这些事情,自然是在说自己有同伙,看看尚在自己身旁的费甲金,朱常洛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赵阁老慎言,本王不过是请顺天府尹依法办事而已,何尝威胁过他?”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赵志皋牵扯费甲金下水。

  要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完完全全和费甲金没有关系,他不过是出于交情,才站了出来帮自己说话,若是因此而连累了他,朱常洛绝对不会放过赵志皋的!

  原本他还有几分犹豫,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

  现在看来,这赵志皋果真是自己找死!

  “殿下何必动怒,老夫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合理猜测罢了!不过话说回来,殿下出宫之后,和崇信伯与李将军的交情倒是颇为深厚啊!”

  眼见朱常洛动怒,赵志皋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继续说道。

  如果说他刚才的话还有所掩饰的话,那么这句话却是将自己的意图暴露的淋漓尽致。

  朱常洛心中一沉,他早该想到!

  什么背制经商,仗势欺人,都是他们掩人耳目的东西罢了,毕竟如今乃是万历朝,并非明初之时,对于商人末业和藩王勋贵都要宽容的多,即便是朱常洛真的被抓到了经商的证据,也不能真的拿他们怎么样!

  但是若是勾结军中重臣,这个罪名可就重了!

  只是如今的情况下,对方也没有明着说些什么,若是自己贸贸然出来解释,岂不是成了心虚的表现?

  朱常洛一时有些进退维谷!

  赵志皋在一旁看着,顿时觉得自己这么多天的闷气都值得了!这种事情根本就解释不清楚,只要朱常洛开口,只会越解释越乱!

  不过相比于朱常洛的心乱如麻,他身旁的费甲金反倒镇定的多,他崇信伯府乃是百年基业,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风浪,若是想要仅凭这么一点捕风捉影的东西来动摇他的地位,未免有些太过于天真了。

  所以费甲金根本就不理赵志皋,直接对着皇帝拱了拱手,示意自己说完了,然后便退回了原位。

  他出来本就是为了证明朱常洛的那几笔银子来源,过多纠缠反而会引人怀疑!

  如此坦荡荡的姿态倒是让朱常洛也是一愣,不过旋即他就清楚了费甲金自信的来源,因为就连皇帝,也没有追究此事,反倒是开口道。

  “既然有费爱卿出面作证,朕自然是信的,崇信伯府世代忠良,玉儿那个丫头自小就讨人喜欢,现在都定亲了,朕便送个定亲的礼物,张诚,将朕书房当中的玉如意赏给崇信伯府,当是玉儿的定亲礼了!”

  “谢陛下!”

  费甲金面色如常,上前谢恩。

  倒是赵志皋的脸色难看的很,他着实是没有想到,费家的恩宠如此之厚……

  不过就在他一脸不甘的退回原位的时候,却是眼皮猛然一跳,感觉到有某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下一刻,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顿时让赵志皋心中一凉。

  “陛下,臣有本奏!弹劾保定郡王朱常洛勾结重臣,意图颠覆社稷,请陛下明裁!”

  转过头,却见武清伯李伟捧着一道奏本,高声说道……

  ps:两更完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