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不欢而散

明谋天下 +A -A

  朱常洛差一点就相信,王锡爵是站在自己这边,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了。

  现在冷静下来,自己不过一介闲散皇子,和这位内阁辅臣素无交情,他又怎会对自己如此尽心?

  只有一个解释,他在自己身上有目的……

  “原来如此!倒是老夫作茧自缚了!”

  愣了片刻,王锡爵叹了口气,有些惋惜。

  “次辅大人谦虚了,若非你前后矛盾,本王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就能够看破!”

  朱常洛讨厌别人骗他,即便这个人是怀着好意!

  他冷冷的盯着自己面前这个老头,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这帮朝局中的老臣有多么老谋深算!

  没错,王锡爵说的九成以上都是实话,但是唯有一点是错的。

  或许三王并封是为了缓和君臣矛盾,或许放了郑养性是为了让郑妃冷静,但是这一切都逃不出一件事情,朝局稳定!

  是他自己说的,他并不偏袒任何人,他做的一切,都是身为辅臣,应当做的!

  君臣对立会引发朝局混乱,所以他提出了三王并封!

  郑妃不顾一切的反扑会导致后宫不宁,所以他放了郑养性!

  今天朱常洛打算在朝会之时让那些针对他的人付出代价,所以他亲自到了王府!

  他做的事情,和他所说的一样,问心无愧!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和朱常洛不是一条船上的人,这一点,正是他宁愿用各种手段,也要误导朱常洛以为的……

  “殿下,既然您清楚老夫的目的,就应当知道,如今的朝局经不起折腾了!老夫能够保证,只要殿下罢手,此事定然不会对殿下造成任何损害!

  殿下,若是您身处太子之位,也不会希望看到朝局动荡吧!”

  王锡爵的神色复杂,却是继续开口道。

  “原来王阁老也知道,我只是一个闲散的王爷而已,朝局动荡关我何事?您身为辅臣,做这些无可厚非,但是今天我也告诉您,他们既然敢招惹我,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否则的话,还当本王是泥捏的不成?”

  朱常洛猛地一阵火起,冷冷的说道。

  说罢,便端起茶盏,一旁的孙平立刻会意,做出请的姿势对着愣愣的王锡爵。

  这便是要送客了!

  “殿下……”

  王锡爵还想要多说什么,但是孙平已经站到了他的眼前,他也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的离开了。

  只是临走的时候,却是仍旧不死心的开口道。

  “殿下,老臣希望殿下能够明白,这个朝堂当中,不单有只知党争夺利的小人,也有一心为公之人,或许老夫所用的方式不对,但是朝局稳定,方才是黎民之福,望殿下三思!”

  说罢,便一脚踏出了府门……

  留下朱常洛脸色难看的呆在原地。

  王锡爵是个老狐狸,这一点朱常洛很清楚,他的目的,朱常洛也很清楚!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这场风波的幕后之人究竟是谁,并不难猜,通过费家的关系,没费什么力气就查的清清楚楚。

  朱常洛也早就算计好了,要让他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但是不得不说,虽然表面上王锡爵这一趟白来了,但是他的话却在朱常洛的心中留下了痕迹,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正确的?

  这是阳谋!

  王锡爵算定了朱常洛必然不会无动于衷,没错,朱常洛对于王锡爵想要蒙骗他的行为感到很不高兴,但是他也必须承认,王锡爵是一个忠臣,也是一个能臣!

  他做到了自己所说的,问心无愧!

  也猜透了朱常洛一直隐藏在内心当中,对于朝局斗争的厌恶!

  没错,朱常洛并不喜欢参与到朝局当中,尽管他拥有后世的知识,知道历史的进程,也清楚如今的朝局当中存在着怎样的矛盾,但是他却从没有试图去参与,更没有试图去改变。

  因为他在史书当中,见过了太多的阴暗,明白这场朝局当中,隐藏着多少的倾轧诡斗,人心在朝局当中,显得有多么不堪一击!

  王锡爵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来了!

  朱常洛猛然间有些明白,或许今天王锡爵并不单单是希望能够和平解决这场风波,他更希望的是,朱常洛能够意识到,即便是朝局发展到如此地步。

  党争激烈,内外勾结,朝臣攻讦,君臣对立……

  但是这个朝堂当中也并非全是阴险小人,仍然有人在为大明帝国的现在和未来不懈努力,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大明才能在这个最辉煌的时代,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

  历史展现出来的大多是阴暗,但难以遮掩的是光明!

  这或许是王锡爵最想要告诉朱常洛的道理,毕竟这个少年,以后可能是这个帝国的主人!

  明白了这一点,朱常洛的心中陡然一空,之前的压力仿佛统统都消失不见,只是眉眼间却是涌起一阵郁闷。

  因为他发现,他被王锡爵说动了!

  他相信王锡爵有这个能力,只要自己按照他的话来做,这场风波定然能够平息于无形之中,堂堂的次辅,可不是说着好听而已。

  但是问题是,难道说为了朝局的稳定,自己就要让那些算计自己的人逍遥法外了吗?

  “洛儿?”

  朱常洛心情烦躁不堪,却因为这一声轻声呼唤而陡然变得宁静下来。

  转过身,朱常洛的声音变得温和起来,不似在金殿上的凌厉,也不似在人前的冷漠,温暖而动人。

  “娘……”

  王氏这些日子过的舒心,人也显得富态了许多,不似在宫中一样,瘦的让人心疼,站在朱常洛眼前,却依旧是当初的那副慈爱的模样,招了招手,轻声说道。

  “吃饭了!”

  朱常洛不知道王氏是什么时候来的,但是他可以肯定,王氏听到了他们之前的对话,看着前者微微担忧的神色,朱常洛低下头,像个委屈的孩子。

  “孩儿不孝,让娘担心了!”

  “傻孩子!”

  王氏叹了口气,抚着朱常洛的头顶,眼中却是浮起一阵欣慰之色。

  十三岁的孩子,已经长得和她差不多高了。

  “朝堂的事情,娘不懂!但是孩子,娘知道你很辛苦,如果为难的话,就不要做了!”

  “娘,我做错了吗?那些人真可恨,我不想放过他们,可要是我出手的话,会让很多人失去官位,甚至是许多人因我而家破人亡,我,该做吗?”

  朱常洛的声音中带着迷茫。

  无论在任何人面前,朱常洛都是刚毅果决,强势坚强,只有在王氏的面前,他才会像个孩子一样。

  王锡爵说得对,他这次一旦动手,那么朝局必将动荡,不仅是在暗中谋算自己的人,甚至会波及到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他终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王氏眼中闪着心疼,她从未见过儿子如此脆弱的样子,但是她不过一个深宫妇人而已,朝局的事情又岂是她能够懂得的,默默的抱着朱常洛,王氏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

  “洛儿,这些事情不怪你!若是该发生的,即便是没了你也会发生,若是不会发生的,你再努力也没有用!那些人若是行得正立的端,又怎会失去官位?何况娘这些年在后宫当中,也见过不少事情,人一旦站定了队伍,就要接受站队的后果!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用付出代价的……”

  被母亲抱着,朱常洛心中的烦躁缓缓消失,渐渐冷静下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连王氏看的清楚都没有。

  正如王氏所说,这世上不会有白吃的午餐,那些人敢打自己的主意,自己凭什么不能反击?

  退一步来讲,就算自己不动手,这个朝堂就会平静了吗?

  不,那帮人只会越发的肆无忌惮!倒不如一次狠狠的打疼他们!

  更何况,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非这朝堂本就动荡,自己区区一个闲散的王爷,又能做的了什么?

  想通了这些,朱常洛才算是重新恢复了原本的神采,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却是很快消失,扶着王氏缓缓离开了大堂……

  ps:今天一章,抱歉~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