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你撒谎!

明谋天下 +A -A

  王锡爵的目光当中带着期待,苍老的声音让朱常洛微微有些意外。

  郑妃?原来他们的目的在于此吗?

  未免有些太天真了!

  “老夫知道,殿下一直对老夫抱有敌意,但是这一次,请殿下听老夫的劝一次,殿下还年少,些许错处都会被原谅,想必陛下也不会追究,那些人的力量,不是如今的殿下能够惹得起的!”

  王锡爵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一次却是多了几分疲惫,同时也生出了几分期望。

  按理来说,郑妃即将复位之事,乃是内阁机密,若非昨夜张诚拿了旨意来内阁用印,恐怕就连王锡爵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希望朱常洛能够明白,既然他们能够让郑妃复位,那么这次行动必然是经过谋划的,不是那么简单……

  “王阁老放心,那些人或许阁老对付不了,但是本王却未必对付不了,郑妃之事的确在我预料之外,不过……”

  朱常洛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看起来像个阳光的大男孩。

  “不是还未下发到礼部吗?”

  看着少年轻描淡写的样子,王锡爵第一次感到了挫败,他真不知道,朱常洛这股莫名的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

  “此事乃后宫之事,想必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自有定计,常洛不便多言,不过常洛更加好奇的是,王阁老为何会对常洛这么热心?”

  说句实话,朱常洛真的很疑惑。

  打从王锡爵踏进府门开始,就一直在为他打算,一点也不像是一个郑妃阵营的人物,但是他又无比的确定,当初的三王并封之议,的确是王锡爵给神宗的建议。

  而后来,也的确是自己耽误了他登顶首辅的位子,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他都比赵志皋更有理由对付自己。

  “殿下以为,老夫会恨殿下?”

  朱常洛不解的神色落在王锡爵的眼中,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反问道。

  前者默然,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老夫不知道殿下为何会对朝局如此熟悉,也不知道殿下小小年纪,为何会能够洞察人心,轻易的将朝堂弄得天翻地覆,但是老夫只想说一句,老夫身为朝廷大臣,自幼习读圣人至理,做的是问心无愧四个字!

  老夫知道殿下一直对老夫向陛下提出三王并封之议耿耿于怀,但是殿下可曾考虑过,当时的朝局状况,君臣对立一触即发,元辅申时行被众臣裹挟,胁迫陛下立殿下为太子。

  而陛下则执意要立三皇子为太子,两边闹将起来,朝局近乎僵持,就连远在辽东的大军也因此而受到影响,若是没有缓和的手段,还不知道会酿成什么样的恶果!

  此议固然于殿下不利,但可救辽东军民于为难之中,老夫不觉得自己错了!”

  这是王锡爵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话,也是朱常洛第一次从一个内阁辅臣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

  只是听到这个答案,他却是微微一愣。

  他在心中想过无数种答案,但是却没料到,仅仅是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问心无愧?

  朱常洛慢慢冷静下来,尽管心中不愿意承认,但是他还是不得不说,换了他在王锡爵的地位上,也会做出如此选择,毕竟只是一个深宫中的皇子而已,就算是事关大义的名分,又岂能比得过军情似火的辽东?

  “那,郑养性呢?”

  朱常洛的声音低沉,流露出一丝阴冷的气息。

  但是王锡爵的眉头却是反倒舒展了开了,这是他进府以来,第一次看到朱常洛开始认真的对待他,不似刚才一般,礼貌恭敬,但是却冷漠而疏离。

  没错,若说三王并封的事情还可以解释,那么郑养性呢?

  国本之争毕竟是涉及整个朝堂的大事,方方面面各种牵扯,王锡爵做出这种决定朱常洛能够理解。

  但是顺天府的事情呢?

  如果不是王锡爵提前打了招呼,郑养性怎么会那么容易脱身?若是王锡爵不是郑妃那边的人,又怎么会去帮他!

  对于这个屡次三番对他心怀不轨的人,朱常洛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殿下,意气之争毫无用处!郑养性已经是丧家之犬,郑妃娘娘之所以一直隐忍着,是害怕影响到她复位的计划,但是殿下请想,若是郑养性被抓之事传到宫里,郑妃娘娘会如何想?郑家的全力反扑,是如今的殿下能够接得下的吗?”

  王锡爵很耐心,朱常洛既然开口问,他就开口答。

  只不过在这两句话落下之后,朱常洛却是一阵沉默。

  平心而论,他先前的确是有些冲动了,王锡爵说的不错,郑妃这些年的底蕴不是他真的能够惹得起的,若是她真的不顾一切想要鱼死破,以如今的他,的确是不一定接得下。

  更不要提,郑妃的背后还站着一个皇帝……

  “为什么要帮我?”

  朱常洛眯起眼睛,但是口中危险的气息却是已经散去大半,王锡爵是何等样人,自然能够看得出来住创汇率的变化,心中一喜开口说道。

  “殿下乃是大义所在,老夫自然要帮!”

  “你撒谎!”

  王锡爵的脸色顿时一僵,朱常洛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或许你前面说的全都是真话,但是我可以确定一点,不根本不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不,你根本不是在帮我!”

  朱常洛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果然不愧是在朝中混迹了这么久的老狐狸,方才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要完全相信他了!

  大堂当中沉默了良久,王锡爵才缓缓抬起了头,苍老的面孔中充满了疲惫,声音微微有些嘶哑。

  “殿下……是如何看出来的?”

  他明明感觉到了,朱常洛的态度在一点点的改变……

  “当然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朱常洛淡淡的说道。

  人说最难以分辨的假话,就是九成真,一成假,他相信王锡爵之前说的所有话都是真心的,但是却唯独是这最后一句话,泄露了他真实的内心……

  ps:两章完成,求一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