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还是闹大了!

明谋天下 +A -A

  大殿当中罕见的陷入了一阵静默当中,所有人都拿着一副古怪的目光看着朱翊钧,让他脸上着实是有些挂不住。

  毕竟有些事情只能私底下做,现在被摆到了台面上来,即便是以朱翊钧的脸皮,也有些不好意思。

  而事情的始作俑者朱常洛却好似一副没事人一样,仿佛大殿内奇怪的气氛,和他毫无关系一样。

  “皇上,若殿下所说属实,则虽有祖训再上,殿下所为亦非不可理解,陛下宽仁,不若令户部将此事彻查,如何?”

  片刻之后,还是张位看不下去了,继续硬着头皮出来说道。

  只是心中也是对皇帝的这种行为无比吐槽,谁能想到一向大方的皇帝,竟然会授意下面的人做这等事情,这下好了,别说朱常洛做的事情本来就没查清楚,就是真的错了,又能如何?

  朱常洛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招真的有用!

  思绪回到片刻之前,既然皇帝都如此说了,朱常洛也不遮遮掩掩,酝酿了一下情绪,便一脸受害者的样子说道。

  “既然如此,常洛也就说了!常洛固然知道,祖训有云,不得和商人末业交往过甚,张给事中所言的商人的确是有,我也的确收受了他的银两,但是诸位先生可知,常洛自成为郡王以来,未得一分俸禄!

  身为郡王,却连一副出行的仪仗都没有,至于王府卫队,更是从未见过,否则的话,又何至于被一群恶仆流氓围困,险些有生命之危?

  如此种种,若非如此,常洛又岂会与商人结交!

  纵然如此,常洛也并不曾仗势欺人,那商人所给银两,乃是常洛以秘法相换,诸位若不相信,尽可去查,常洛问心无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朱常洛的这一番话只有一个中心思想,哭穷!

  祖训的确是对于郡王做了诸多限制,但是同样的,作为一个超级护短的人,太祖皇帝给自己的子孙制定的福利政策简直是令人发指!

  就拿朱常洛来说,不算王国的封地税收,单单是他的俸禄,每年就有两千石之多,加上平常逢年过节的诸多赏赐,一年他应该有两千两以上的正常收入!

  这也是明朝这帮勋贵混吃等死的基础,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本应该提前发下来的一年俸禄,朱常洛一分钱也没有,若说这当中没有朱翊钧的默许,他是打死都不信的。

  你都不让我过活了,我还不自己找银子,等死吗?

  何况朱常洛一直很小心,他所做的,也并没有什么逾矩之处。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在场的谁不是人精,瞬间都听出了朱常洛话中隐含的意思,若非皇帝暗示,户部的那些人又怎么敢克扣一位郡王的俸禄。

  若是俸禄照常发放,朱常洛又怎么会自降身份,去寻商人做交易?

  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朱常洛虽然没这么说,但是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皇帝的目光都有些不对了。

  若是事实真的如此的话,那么朱常洛所做的似乎也并非不可原谅……

  听见张位的声音,朱翊钧却是一阵发热,他自然清楚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的确是他吩咐让人刻意压下了朱常洛的俸禄,当时是因为他刚刚在后者手中吃了亏,想要看看后者的笑话。

  故而应有的卫队,仪仗,俸禄,甚至是丫鬟仆妇都统统扣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如今被朱常洛搬了出来,反倒成了脱罪了把柄!

  按理来说,张位给的台阶很好,只要他答应一句,不再为难朱常洛,将之前的俸禄补足,那么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但是朱翊钧就是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能够好好出一出国本之争时受的闷气,顺带将常洵的身份提升一下,难不成就被朱常洛这么轻易的逃了过去?

  神色微微恼火,朱翊钧的目光落到了一旁的张诚身上,当时,似乎是他去户部打的招呼……

  “皇爷恕罪,此事是咱家的错,是咱家在宫里受了殿下的气,所以才私自扣下了殿下的俸禄,请皇爷恕罪!”

  张诚自然是有眼力价儿的人,心中叫苦,但是还是硬着头皮站出来说道。

  “哼,谁准你擅自如此的!回宫去自领三十板子去,拟旨给户部,让他们补足拖欠的俸禄!”

  朱翊钧眼中闪过一丝愧意,但是还是摆着驾子说道。

  张位等人在旁边看着,却是有些无奈,虽然明知皇帝是在作态,但是他们也没有法子,毕竟如此的结果算是双方都比较满意的结果了!

  “皇上圣明!”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已经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的时候,赵志皋却是又站了出来说道。

  “陛下,公是公,私是私,即便殿下情有可原,但此风不可助长,请陛下三思啊!何况郑养性虽然并无官爵,但是却是郑妃亲眷,不明不白的被抓到了顺天府当中,此事也应该有个交代吧!”

  不知死活!

  朱常洛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赵志皋这么致力于要和他作对!

  今天的事情,他本想到此为止,但是很显然,有些人并不愿意啊!

  “常洛,你对此有何解释?”

  似是因为郑妃两个字触到了朱翊钧的某根神经,神宗的脸色也是重新变得阴沉了下来,说道。

  “回皇上,既然赵阁老有疑惑,那么想必儿臣一面之词也难以听信,既然如此,儿臣请父皇允准,请六部九卿,文武百官共同见证,召此事涉及之人,当堂出面,定能审个清楚明白!”

  朱常洛看着皇帝的脸色变得这么快,心中也是一阵火起,闷声说道。

  既然他想要息事宁人有些人不愿意,那就闹吧!他倒要看看,到最后是谁玩不起!

  赵志皋明显一愣,他得到的消息,是奏章中所言一切属实,可是若是真的的话,朱常洛难道不应该心虚吗?怎么会如此堂而皇之的提出公审?

  不过就在他这么一迟疑的时候,朱常洛却已经再度欺身上前,冷声笑道。

  “难不成赵阁老害怕了吗?还是说,赵阁老不过是在无中生有,惹是生非?”

  赵志皋也是常年身居高位之辈,何曾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此逼迫,气急之下,顿时冷冷的开口道。

  “老夫有何不敢?只希望到时候殿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仍能如此岿然不惧!”

  说罢,转身拜倒,沉声说道。

  “老臣恭请陛下准殿下所言,召百官共同审理此事!”

  仿佛是赌气一般,朱常洛也接着拜倒,所说的却是一模一样。

  张位叹了口气,却是没有说话,事已至此,他却是隐约感到,朱常洛既然敢如此做,必然是有目的的。

  有心想要阻止,但是看到皇帝期待的目光,却是也只好顺水推舟说道。

  “老臣并无异议……”

  张位都说话了,自然是没有人再继续反对,何况皇帝明显就是想要将事情也同样闹大,众臣自然不会去碰灰。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消息像风一样传了出去,三天之后,皇帝升朝驭极,召百官觐见,保定郡王朱常洛随同上朝!

  虽然并没有明确说这次朝会为什么要召开,但是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都清楚,既然陛下特意点出保定郡王的名字,想必是和前几日弹劾的那封奏章脱不了干系。

  毓德宫前,朱常洛望着一干阁臣离开的背影,嘴角却是泛起一丝笑容!

  想要算计他,哪有那么容易!

  他这回就要让所有人瞧瞧,想要打他的主意,可是会崩掉牙的!

  ps:三章完成,求一下收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