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为尊者讳?

明谋天下 +A -A

  说起来,张位也是无奈的很,虽然说他是稀里糊涂的坐上了首辅的位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庸人,以他的势力,不用费多少工夫,就知道那天在金殿上那场奇怪的廷推,根子是出在朱常洛的身上。

  虽然可能就连朱常洛本人都未曾预料到这个结果,但是张位还是承他这个人情。

  今天的弹劾事件,张位比朱常洛知道的要多得多,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的势力究竟有多少,张位也清楚的很,他本想着朱常洛若能够认个错,他再在皇帝面前斡旋,自然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也是他之前没有出声的原因,总要让皇帝把心中的火气发泄一下……

  但是就连张位也没有想到的是,朱常洛的态度竟然如此不配合。

  他之前在张贞观的询问之下所说的辩解之语,让人一看就是在搪塞,根本没有认真对待,如今皇帝亲自问话,他竟还是如此一副强势的态度。

  着实是让张位有些无奈,尽管他心中承着朱常洛的人情,但是首辅有首辅的职责,维护皇帝的威严和礼法的尊严是他必须要做的。

  无论是对父亲,还是对君上,朱常洛说这样的话,都实在是太过分了!

  “元辅恕罪,常洛失态了!”

  到了此刻,朱常洛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态度不对,拱了拱手,在张位责备的目光之下说道。

  “哼,朕平日里果真是对你太过放纵,让你如今不知孝道礼仪,竟然连朕也不放在眼中,如此下去,你是否要将整个朝堂都搅得鸡犬不宁?”

  有人服软,自然有人傲娇,眼见张位出面斥责朱常洛,朱翊钧顿时像是找到了帮手,冷哼一声说道。

  眼见得朱常洛的脸色再度变得有些难看,张位忍不住有些头疼。

  这对父子还真是……

  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在张位眼中,朱常洛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罢了,无论他再狡猾胆大,都只是一个少年人,必然会有少年人的心性和冲动,登闻鼓之事就是明证!

  皇帝此刻继续激他,恐怕只会让局面显得更加糟糕。

  事实证明,张位的担心很有道理!

  朱常洛方才刚刚冷静下来的脸色因为朱翊钧的两句话,再度变得难看起来,反讽道。

  “父皇此言何意?圣人有言子不教父之过,如今常洛已然十三,不曾有过老师,更是不曾习过文典,出阁三月有余,未有王傅,倒是不知孝道礼仪,应当何处去学?”

  两句话噎的朱翊钧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朱常洛话中的意思就是,既然你说我不懂孝道礼法,对,我就是不懂!但是我不懂这些全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个老爹当得不称职,所以才自作自受!

  这一招可谓是伤敌伤己,朱常洛这是豁出去了,自己的面子都不要了,也要将朱翊钧拉下水!

  “你……你……”

  朱翊钧指着朱常洛,半晌说不出话来。

  但是态度却是不如之前那般理直气壮,因为朱常洛说的不错!封王出阁,重点在出阁读书,但是他只做了封王,却独独忽略了出阁读书这件事,归根结底,是不想让朱常洛的羽翼丰满,要知道,虽然他是郡王位份,但是一应规制皆是按照亲王来的。

  而读书授课,至少是要内阁大学士水准的人来主持的,目前来看,朱翊钧还不想让他将手伸到朝堂当中来。

  所以尽管礼部再三上书力请他早定王傅,但是朱翊钧却将所有的奏章都压了下来。

  因着前一段时间,君臣的关系闹的很僵,故而内阁的所有人也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此事,但是此刻被朱常洛用这种方式说了出来,着实是让所有人的面子都有些挂不住!

  大殿当中有一瞬间的沉默,最终还是首辅张位重新站了出来,打圆场道。

  “皇上,如今事情尚未调查清楚,贸然下定论恐有不妥,殿下年少,血气方刚,言语稍有无礼也并非罪不可赦,奏章中所言之事,老臣相信殿下定能解释的清楚,尚请陛下息怒!”

  这话的潜意思就是,你们爷俩别闹了,各让一步算了,顺便将话题又引回了正题。

  说罢,看着仍旧闷闷不乐的皇帝叹了口气,张位转身过来,对着朱常洛询问道。

  “殿下,张给事中所奏并非小事,老臣希望殿下能够慎重对待,此刻陛下与内阁诸臣皆在于此,若有冤屈不实之处,请殿下分说清楚便是!”

  按理来说,张位这番话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毕竟以他的首辅之尊,却跑出来给他们当和事佬,而且话说的心平气和,纵然是这对父子是皇帝和郡王,也得给几分面子吧。

  而且张位这话虽然说的看似不偏不倚,但是其中袒露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要朱常洛态度端正,好好解释,张位是不会为难他的。

  就连此刻的赵志皋,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之前竟是没有算到,王锡爵竟然会站在朱常洛那边,而张位这个一向唯皇帝是从的老好人,竟然也有袒护朱常洛的意思!

  不过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朱常洛明显不领情,脸色虽然缓和下来了,但是态度依旧不怎么好。

  “元辅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常洛虽然未曾开蒙,习以礼法,但是也知道为尊者讳,为亲者讳的道理,各种原委,着实是不好讲清楚的!

  不过若是有人觉得常洛就这么好欺负的话,那常洛也说不得要让这朝中的诸位大人来评评理了!”

  张位的脸色微微有些僵硬,朱常洛的意思就是,仍然不配合喽!

  他身为首辅,虽然新晋,但也不是好惹的,如此替朱常洛着想,结果对方却不领情,不免有些让他下不来台。

  不过相比于张位的不悦,朱翊钧的脸色更是抽动的厉害。

  什么叫为尊者讳?为亲者讳?

  在场之人,能够被朱常洛称为尊者和亲者的人,还有谁?

  就差没明晃晃的说,全是他朱翊钧的错了!

  “什么为尊者讳?你今日就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清楚,朕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够扯出些什么由头来!”

  他还就不信了,朱常洛干出这么多胡作非为的事情,难道都能扯到他身上不成?

  ps:第二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