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宫廷奏对

明谋天下 +A -A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朱常洛出宫将近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回到毓德宫。

  这座被神宗当做日常处理政务的后宫宫殿,毓德宫初名长乐宫,始建于永乐十八年,嘉靖十四年世宗皇帝下诏更名为毓德宫,是整个西六宫当中距离养心殿和慈宁宫最近的地方。

  因为离上朝的地方很近,所以理所当然的被当做了年幼时神宗的寝宫,以至于在万历十四年神宗不在上朝之后,就干脆将毓德宫当做了召见朝臣,处理政务的地方。

  当朱常洛到的时候,大殿内的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事涉皇储,是以这次除了上奏的礼科给事中张贞观,连内阁的阁臣也都到的整整齐齐……

  首辅张位居于最前,脸色温和,如朱常洛平常见到的一般就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好人一般。

  次辅王锡爵紧随其后,一张老脸却是严肃的很,正襟危坐,倒是让人瞧不出什么神色。

  还有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神色有些复杂,看起来颇不平静,这三位算是朱常洛比较熟悉的,至少上次的首辅之争和他脱不了干系,这些人有的因他而得了好处,有些人却是铩羽而归。

  至于剩下的两位,文华殿大学士陈于陛是一个老头子,很老很老的那种,须发皆白,目测是在座当中年龄最大的人,刚刚从翰林院熬出头,一身匠气未脱,却是居于赵志皋的下首。

  说起来,若是真的细细纠察起来,文华殿大学士应当比文渊阁大学士高上一头,但是内阁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尽管陈于陛年龄不小,但是却是新晋入阁,自然只能落些下风。

  至于最后一位东阁大学士沈一贯,鼻直口方,面色中正,唯有眼眸狭长让人有些不舒服,虽然看似是内阁当中所站的位子最后的辅臣,但是朱常洛却是清楚,这位可不比张位好惹!浙党便是在他一手主持之下建立起来的,若论在其中的影响力,恐怕就算是赵志皋都有所不及!

  “儿臣朱常洛,见过父皇!”

  将殿中景象尽收眼底,平静的跪伏在地,大礼参拜道。

  一声唤让埋首在奏章当中的朱翊钧抬起头来,眉头一挑,忽然有些恍惚,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桀骜不驯的孩子称他“父皇”!

  果然是知道做错了事,心虚了吗?

  随手抽出一本奏章,朱翊钧冷笑一声道。

  “你还知道朕是你的父皇?以前你居于宫中,屡有事端,朕只当你年少顽劣,不以为意,如今你既已封王出阁,自当负起皇子的责任,可你自己看看,都做了些什么?

  依仗权势,欺压良善,不顾礼法,私自经商,甚至将顺天府当成了自家后院,你可还将朕,还将列祖列宗放在心上?”

  这一番话说的疾言厉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朱常洛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停了下来,朱翊钧看着仍旧老老实实跪在地上的朱常洛,却是心中大快,感觉这一阵子受的闷气都发泄了出来。

  不过可惜的是,受到训斥的人却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朱常洛暗自揉了揉跪的发疼的膝盖,心中暗自吐槽着神宗这个小心眼的,竟然还记得当初宫中的事情。

  只是他若以为自己顾及着如今的场合,就会吞下这枚哑巴亏,那就错了!

  清了清嗓子,朱常洛抬起头,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委屈的说道。

  “父皇容禀,儿臣冤枉啊!父皇所说儿臣一个字都听不明白,纵使是要人认罪,也要给人清楚犯了什么罪不是,如今儿臣尚不知发生了何事,更不知所犯何罪,便被父皇罚跪于此,着实是心有不服……

  何况儿臣既为皇家子嗣,自然当时时刻刻将父皇和列祖列宗放在心上,不敢有半点不敬,却不知父皇此言从何说起!”

  装,既然要装,那大家就一块装!

  你既然要在大臣面前装疼爱儿子的慈父,那自己就陪着你一块演就是!

  不得不说,朱常洛是个好演员,这次的他脱去了上次敲登闻鼓的强硬姿态,一脸委屈,眼中还带着一丝惊吓,就像是一个被吓到的孩子一般。

  嗯,就像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应该表现的那样……

  朱翊钧眉头微皱,却是有些始料不及,他之前和朱常洛的每次见面都是充满了火药味,这个儿子就像是一只刺猬一样,浑身都是铠甲,而且像个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着,本以为这次自己故意为难他,定然会大闹一场,水之人竟然是这副反应。

  “陛下,殿下所言不无道理,如今此事尚未有所定论,贸然罚跪殿下,恐伤皇上圣明!”

  就在此时,沈一贯却是首先站了出来,拱手说道。

  朱常洛眸光一闪,却是斜眼看向了一旁的赵志皋,眼见对方随着沈一贯的出面而顿时阴沉的脸色,心中微微有些明了,赵志皋和沈一贯同为浙党中人,看来这次的立场,似乎也并不相同啊……

  不过也对,沈一贯乃是浙党中的元老人物,而浙党向来的政治主张都是是支持皇长子正位东宫,赵志皋想要胡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若说沈一贯的出面还在朱常洛的意料之内的话,那么下一位出言的人,却是让朱常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皇上,沈大人所言甚是,未审而罚,非圣君所为,请皇上三思!”

  生硬,这是朱常洛的第一感觉!

  不仅说话的方式生硬,就连声音都无比生硬,沈一贯说话还算委婉,轮到这位直接就说朱翊钧未审而罚,非圣君所为,果真不愧是大明朝最狂的一群人!

  朱常洛将目光投向大殿中心最显眼的人身上,方才就是他在说话。

  之所以说他显眼,不只是因为四十如许的年纪,更是因为他身上的一身青袍,在这一干大佬的绯袍当中显得格外显眼。

  四品以上服绯色,五品到七品服青色,青色官袍只能代表着此人的官阶是在场当中最低的,但是即便是一干大佬如沈一贯,张位,恐怕也不敢如此直接的对神宗说话。

  这却是大明朝的一个传统,科道官讽谏朝局,尤其是六科给事中,手中更是掌着封驳之权,虽然只有小小的七品,但是却是以小抑大的典范。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人既然能够在此刻出现在这里,显然不会是普通的科道官,十有八九,就是那位弹劾自己的礼科给事中张贞观。

  只是此刻他却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倒是让朱常洛有些意外。

  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朱常洛觉得,今天的局势,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糟糕啊……

  ps:感谢书友0磊磊的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