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扑朔迷离

明谋天下 +A -A

  保定郡王府,大堂当中。

  一身青色过肩蟒纹曳撒服,遮不住主人焦急的心情,在大堂当中走来走去,不时的朝着外面张望着,一旁俏丽的女子微微一笑,再度为前者斟了杯茶,轻声细语道。

  “梁监丞不必着急,孙平已然前去通知王爷,梁监丞带着陛下口谕而来,想必王爷定然会尽快赶回来的!”

  “让秋仙姑娘看笑话了,倒是咱家有些沉不住气了……”

  梁永一愣,旋即便是笑了笑,不再走来走去,反而坐在椅子上,说道。

  只是不知为何,当他拿起茶杯喝茶的时候,眼中却是陡然浮起一抹疑惑之色。

  “梁监丞客气了,您是皇上身边侍奉的人,秋仙又怎么敢笑话您呢?不过今儿梁监丞有些急躁倒是真的,难不成是宫里出了什么事儿?值得梁监丞来寻王爷说道?”

  李秋仙盈盈一礼,倒是没有发现梁永的异状,反而继续开口问道。

  不过此话一出,梁永心中的疑惑之意更深,隐约升起一丝微不可查的戒备,脸色也恢复了平静,轻笑一声说道。

  “秋仙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咱家不过是奉命来宣旨,别的事儿不该咱家多说!王爷自己做的事,想必自己也应该清楚,至于这宫里,最近倒是不安宁的很,只是不知道秋仙姑娘想知道什么呢?”

  梁永的口气微冷,眼眸森寒似刀,让李秋仙忍不住有些害怕,强笑一声说道。

  “我,我只是随便问问,毕竟我原先也是宫里的人……”

  不知不觉间,一滴冷汗已经从她俏美的脸颊上滑下,落进了地上的绣花毯子里,无声无息……

  “让梁监丞久等了,本王今天有些事情耽误了,在此先陪个礼!”

  就在此时,却听得外间一阵脚步声传来,朱常洛身着便服,解下身上的披风随手抛给身后的孙平,走到堂前对这梁永拱了拱手。

  瞧见朱常洛的身影,梁永先是一喜,想要起身迎接,但是听得朱常洛说话的口气,顿时有些疑惑,眸光一闪,停下了上前的脚步,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说道。

  “王爷客气了,陛下口谕,宣保定郡王朱常洛明日毓德宫觐见!”

  “多谢梁监丞跑一趟了,不过不知皇上宣召本王所为何事?”

  朱常洛再度施了一礼,脸色却是一变,口气中带着几分不确定问道。

  “呵呵,皇上的心思,咱家不敢猜度,还是请王爷明儿自己去毓德宫,就知道了!还有一件事,此次出宫,皇后娘娘吩咐咱家带些话给王爷……”

  梁永适时的住口,望着四周的婢女,不再说话。

  朱常洛微微沉吟,然后挥了挥手,片刻之间大堂内就什么人都不剩了,就连李秋仙和孙平也跟着退了出去。

  这些人一离开,梁永的心绪顿时一松,原本笔直的腰杆一下子躬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恭敬的很。

  “奴婢方才冒犯殿下了,请殿下恕罪!”

  不过话语虽然是在请罪,不过却不难听出其中的一丝自得。

  “得了,你倒是个机灵的!非要本王夸你一番不成?”

  朱常洛坐在椅子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望着梁永得意的脸色,笑骂一声道。

  只是心中却是不免对梁永的评价又高了一层。

  “对了,殿下,那李秋仙……奴婢瞧着她不是什么善茬,殿下可得防备着!先前她旁敲侧击奴婢和殿下的关系,幸亏奴婢警醒的早,否则就落了她的套里了。”

  梁永也收起玩笑的心思,正色说道。

  他原本是对李秋仙没什么防备的,毕竟是府里后院的管家,若非得了朱常洛的同意,是断不可能有这个位子的,故而梁永先前也就随意了几分。

  只是越聊着,他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心下起了提防,嘴风也紧了起来,待得朱常洛回来之后,正式的态度更是让他瞬间察觉到不对。

  梁永不是笨人,自然清楚隔墙有耳的道理,便大胆的顺水推舟演了下去,如今看来,他果真是没有看错这个李秋仙!

  “呵呵,郑妃的一枚棋子罢了!你不必在意她,说说吧,宫里的局势如何?这份邸报又是怎么回事?”

  朱常洛眉间闪过一丝冷意,却是摆了摆手说道。

  李秋仙的事情他心中自有盘算,但是如今最紧要的,却是搞清楚这份邸报上的弹劾,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

  眼见朱常洛并不在意,梁永也不再多说,顿了一顿,似是在整理言语。

  “殿下,宫里的局势倒是平稳的很,敬嫔还在养身子,皇爷虽然来看过几次,但是恩宠明显不如从前,倒是郑妃这些日子很得皇爷的欢心,而且上回皇后娘娘按着您说的,没有阻拦郑妃复位之事,如今似乎也被皇爷放在了心上,他已经在太后娘娘面前旁敲侧击了好几次,太后娘娘的态度也有些松动……”

  话到此处,梁永的脸上涌起一抹担忧之色,虽然这贵妃的位份算不得什么,但是却是一个信号,若是郑妃真的恢复了贵妃之位,免不了有些人会蠢蠢欲动。

  不过朱常洛并无其他反应,只是抬了抬手,示意梁永继续说。

  “然后是邸报之事,此事却是奴婢失职,昨天清晨内阁送来的奏章,直接送到了张诚的手中,等到奴婢得知的时候,已然是昨夜了,因着宫门下了钥,奴婢着实是没有法子,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在皇爷面前抢下了这个差事,到了殿下府中……”

  说起此事,梁永倒是有些愧疚,按理来说,此事他应该防备着的,但是无奈的是这次内阁和张诚似乎隐约有联起手的标志,等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无妨,你身在宫中行动不便,是应当的!不过既然此奏章既然已经登在了邸报上,想必并非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科道官能够做到的吧?”

  朱常洛眼神微眯,目光落在一旁的邸报上,轻声说道。

  尤其是后面那一长串的御史联名,更是隐约让他感觉此事并不简单。

  “回殿下,事情紧急,奴婢也没有查的太清楚,只不过听奴婢在司礼监的一个后辈说了,这奏章似乎是被赵阁老直接送到司礼监的,邸报的事情也是他授意的,而且奴婢留心了,这些联名的御史官员,大多都和朝中的几位勋贵有牵扯……”

  涉及如此大事,梁永自然不敢怠慢,谨慎的说道。

  赵志皋?

  朱常洛眉头一皱,心中微微有些烦躁,这件事情他知道和郑养性肯定脱不了干系,说不定盛隆的那位神秘庄家也在其中掺了一手。

  但是赵志皋如此,的确是他没有想到的,而且先前王锡爵让顺天府放人的消息还在他的心里放着,难不成这回他要独自面对两位阁臣吗?

  “我知道了,你且先回去,不必做其他准备,静观其变便是,只是此去务必要小心,郑妃如今虽然伸不到宫外,但是你在宫中行走,却是要小心莫要遭了暗算。”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朱常洛的神色有些古怪,看的梁永心中有些嘀咕,片刻之后方才开口道。

  “是……”

  应了声诺,梁永便匆匆离开了,他此次是来传旨的,自然不好待得太久引人怀疑。

  只是他没注意到的是,在他离开的时候,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目光……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