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没有无缘无故的平静~

明谋天下 +A -A

  雪后的天空如同被清水洗练过的蓝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朱常洛坐在马车上,掀开帘子抬头望天,罕见的心情愉悦的很,这副景象可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天空,哪是后世弥漫着灰色的景象。

  虽然说那天沈应文神秘兮兮的告诉了朱常洛一个名字,让他防备了好久!

  但是如今一晃神,已经好几天过去了,盛隆偃旗息鼓,灰溜溜的避开了恒隆,不再挑衅,不过可惜的是,沈应文那边最终还是没能顶住压力,放了郑养性。

  而暗中给沈应文施压的人,却是朱常洛万万没有想到的。

  建极殿大学士王锡爵,如今的次辅大人……

  对于此人突然插手,朱常洛也是有些无奈,以他的影响力,倒是还不足以正面和这位大佬的话相提并论。

  而且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郑养性这次回去之后,竟然真的开始夹起尾巴做人,着实是让朱常洛有些费解。

  不过既然想不通,那就索性不想了,归正郑养性如今已经是一条丧家之犬,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今天是王府奠基的好日子,他这个主人,自然是要在的!

  说起来,费甲金的手脚倒还真是快的很,虽然这栋王府的地皮是被敲诈得来的,但是崇信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不含糊,这区区的半个月时间,就找齐了工匠,只等今天打好地基,就可以开始建造了!

  若是快的话,说不定年前朱常洛还能住的进王府当中……

  “王安,这些日子你就在这好好盯着吧,王府那边有孙荣孙平在,后院的事情就交给秋仙,你就好好在这看着,这可是我第一座王府,可得好好建!”

  奠基的仪式其实还是挺简单的,朱常洛如今的财力,也不会大操大办,就是简简单单的宴了一下工匠们,走了个形式,就可以开工了。

  这种场合,朱常洛虽然身为主人,但是等级差别摆在那里,他露了个面,基本上算是完成了任务。

  只是临走的时候,却是对王安嘱咐道。

  这些日子,府中都是王安这个大总管在操持着,如今王府开始建造,虽然朱常洛相信费甲金找来的人,但是还是要留人在这盯着,而这人自然是非王安莫属了!

  “哥儿放心,奴婢一定小心着,只是……”

  王安有些踌躇,顿了顿方才压低声音开口说道。

  “奴婢原本不该多嘴,这后院的事情交给秋仙姑娘,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适……毕竟她以前可是在长春宫里呆着的人,上次哥儿行踪的泄露,说不准……”

  孙荣孙平管着前院的事儿,王安自然是放心的很,这两人身家清白,办事稳妥。

  但是对于这个李秋仙,王安的心中一直隐约防备着,虽然她如今没有什么异样,但是难保她不是郑妃派过来的细作,王安犹豫再三,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提醒朱常洛。

  “呵,我家的王安也会用脑子了!”

  朱常洛微微一愣,旋即便是一脸戏谑道。

  他可是还没忘了,当初在景福宫的时候,王安的轻信,让他被李翠儿耍的团团转的样子,如今总算是学会防着别人了。

  惹得王安一阵不好意思。

  “秋仙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她这些日子做事稳妥,也没什么异常之处,虽然当初的事情有些不在我意料当中,但是也并不一定就是别人蓄意而为,何况你也不是不清楚,这些日子秋仙呆在我娘身边,甚是得她老人家欢心,给她点好处也是该的!这些事情我心里有底,你就安心的帮我督建好王府,就是大功一件!”

  朱常洛顿了顿,微微沉吟道。

  王安这才想起,最近王氏的确是对李秋仙颇为满意,顿时也就明白了朱常洛如此安排的原因,只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如此做有些不妥,不过既然朱常洛已经如此说了他也不好多言,只好垂头丧气的应了声是。

  不过就在此刻,远处却是匆匆跑来了一个身影。

  却是留在府中的孙平。

  “殿下,出事了!”

  走近之后,朱常洛才发信孙平的脸色不甚好看,压低声音说道。

  他伸手接过孙平手中的信封,却是信封中装的乃是一份邸报,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最显眼处几个字一下子让朱常洛的眉头紧皱。

  劾保定郡王疏!

  所谓邸报,其实就是古代的报纸,不过不同的是,邸报上刊登的是皇帝的诏旨和明发天下的一些奏疏,以及朝堂当中发生的各种大事,主要是面向官员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京城中的邸报通常都是次日抄发,隔三日印发,朱常洛手中的这份邸报是抄发而成,也就是说,这份奏疏昨天就已经被皇帝明发天下,而它承入内阁的时间,只会更早!

  但是在此之前,朱常洛却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这只能说明一点,有人在故意针对他,而且这个人的势力,决然不小!

  没心思去想这些,朱常洛直接将目光对准了那份弹劾奏疏,仔仔细细的瞧了起来,只是越看之下,他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这份奏疏的主人乃是礼科给事中张贞观,此人朱常洛没有印象,但是奏疏上联名的一大串御史,却是让他隐约有些心惊,看来这次对方的确是来者不善。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奏疏上面写的详细的很,先是说他仗势欺人,巧取豪夺商贾家产,接着说他不顾礼法,纡尊降贵,违背祖制行商人贱业,有失天家身份,还说他依仗权势,攫公器为私用。

  甚至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摆出了所谓的事实,张家的银子,费府的宅地,甚至是前几天在顺天府发生的事情都写的清清楚楚,不可谓不详细,简直就像是在场一样。

  “殿下,这份邸报是宫里宣旨的梁永大人带来的,他此刻正在府中等候殿下,而且带来了皇上的口谕,宣殿下明日毓德宫奏对!”

  眼看着朱常洛看完了邸报,孙平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继续说道。

  不过到了此刻,朱常洛反倒是镇定的很,脸上闪过一丝冷意,轻声说道。

  “回府!”

  ps:搞事情啊搞事情,平缓的剧情过去了,今天又重新整理了一下细纲,剧情要开始走高了哦~

  今天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