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这是要搞事情啊~

明谋天下 +A -A

  沈应文发誓,这是他当了顺天府尹以来,见到的最棘手的事情了!

  一边是皇亲国戚,虽然如今落魄了,但是根基不损,郑妃娘娘在宫里仍旧恩宠不衰,谁知道这丧家之犬会不会狗急跳墙?

  但是另一边貌似更不好惹,刚刚在金殿上大闹一场,正是锋芒毕露之时,虽然看着温和谦逊,可见识过的人都知道,这绝不是可以任人欺负的主。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连着两次拒绝了朱常洛,第一次是上回他到顺天府告状,第二次是方才,朱常洛朝他讨要说法,他仍旧是含糊其辞,若说前两次都情有可原的话。

  那如今若是还驳了朱常洛的面子,那可就将人给彻底得罪了!

  苦笑一声,沈应文硬着头皮开口说道。

  “殿下,真的要闹得这么大吗?这位毕竟是……今天也没闹出什么大事,不若让郑国舅低头认个错,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

  他是真心不愿意夹在这两位大佬中间受气啊!

  “府尹大人说笑了,这恒隆乃是诚信经营的商户,想来这一点府尹大人应该是清楚的,如此光天化日之下,这帮匪徒强闯钱庄,肆意打砸,府尹大人方才也应当听得明白,此事该如何处置,本王不会过多置喙,只是府尹大人莫要忘了,方才在府衙当中答应过本王什么……”

  朱常洛却是一脸淡笑,慢悠悠的说道。

  偶尔扫过堂下早已被孙平制住的郑养性的时候,眼中蓦地闪过一道寒芒。

  “……只希望我们下次见面之时,府尹大人仍然能够如此依法行事!”

  沈应文想起朱常洛离开顺天府是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中顿时发苦不已。

  他哪知道,这郑养性竟然蠢笨到如此地步,人家分明是挖好了坑等着你跳,结果到最后你还是傻乎乎的一头撞了进来!

  脸色微微有些复杂,沈应文的心中有些犹豫,要知道,自己面前的毕竟是国舅爷啊,据说最近郑妃隐约又有了复位的苗头,这个时候……

  “沈应文,你这个穷酸破落货!原来你们两个早就算计好了,要暗算老子,你给我等着,今天你敢对我怎么样,我姐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朱常洛一脸古怪的看着突然疯狂起来的郑养性,果然反派都是这么没脑子的吗?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低头伏小吗?

  其实他也不想想,自己刚刚和沈应文的对话,有多么惹人可疑,再说郑养性此刻本就是敏感之时,沈应文的犹豫落在他的眼中,自然就变成了两人狼狈为奸!

  不过不论如何,反正郑养性三两句话顿时就将沈应文气的脸色铁青。

  且不论沈应文此人能力心性如何,但是他的品行操守却是值得敬佩的,做了一年多的顺天府尹,硬生生是没攒下什么家财。

  就连家中的宅子都狭小无比,偶尔有些应酬,他也能推则推,就是因为拿不出足够回礼的东西!

  也正因为如此,沈应文最忌讳别人骂他穷酸两个字!

  何况他乃进士出身,从一个小小参政做起,直到今天的地步,可谓问心无愧,虽然偶尔会做些顺水推舟之事,但都在合理的范围内,如今郑养性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说他和朱常洛狼狈为奸,便是泥人也会被激起三分火气。

  更别说他乃是一地父母官,当下脸色一沉,开口说道。

  “左右,还不将这个蓄意闹事的狂徒拿下!”

  他这回算是拼了,他还就不信了,郑妃娘娘的势力再大,还能管得到他顺天府不成?

  “沈应文,你敢?我可是皇亲国戚!”

  郑养性看着这个平素被自己看做懦弱无能的沈应文,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

  谁料这回沈应文却是铁了心了要好好教训他一番,顿时冷笑一声说道。

  “那好,本官倒要请教请教,这皇亲国戚是个什么官职?品秩如何?归属哪个府衙管理?本官将话放在这里,纵然你是郑妃娘娘的胞兄,如今也不过是庶民一个,本官奉圣命执掌顺天府,统辖京畿之地五州七县,如何便不能拘你归案?”

  不得不说,老实人发起火来才更吓人!

  沈应文平时就受够了这帮纨绔子弟在京师中四处闹事,如今郑养性这般肆无忌惮,更是让他怒极,一番话说的斩钉截铁,气势骇人!

  没错,先前郑养性有着锦衣卫千户的爵位,算是勋戚,但是如今他不过一介庶民,还敢如此,真当他这个府尹是摆着看的吗?

  人说上位者都有气势,其实不过是见惯了大场面者,蕴养出的一身气度罢了!

  沈应文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官,但是这一年的坐堂官当下来,倒是有几分铁面阎罗的味道。

  “府尹大人好魄力!”

  看着郑养性被一帮衙役锁拿而去,朱常洛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有些赞叹的对沈应文说道。

  他倒是没有想到,一向有些两不相帮的沈应文,这回竟然能出手这么干脆利落。

  “殿下见笑了……”

  沈应文此刻也是回过神来,想起刚才的一番话,虽然不至于吓出一身冷汗,但也隐约有些悔意,毕竟这郑妃虽然手伸不到前朝来,但是枕头风的威力,可不是好惹的。

  顿了顿,甩掉满头的烦恼,苦笑着开口道。

  “不过殿下也不必高兴的太早,今天之事,说到底郑养性并没有做什么,就算是他真的打砸了店铺,也并非什么大罪过,本官最多关押他一些日子,若是有大人物开口的话,本官也只能对不起殿下了!”

  反正郑养性已经抓了,凭这帮纨绔子弟的德行,就算他现在挽回也定然被记恨在心,倒不如抓住眼前的机会,卖个人情!

  虽然朝野传言皇上属意别人,但是若是有一日这位主飞龙在天,自己也算接个善缘……

  “府尹大人不必担心,一切推到本王头上便是,若是有人对顺天府施压,你大可直接说是本王不让你放人,有不服的自己来找本王,我在王府等着他!”

  朱常洛冷笑一声,既然有人要挑衅,那他就让这些人瞧瞧,自己究竟是不是好惹的!

  不过前者的这番变化,沈应文却是没有注意到,他刚刚听到朱常洛的那番话的时候,便顿时松了口气,眼中也浮起难以抑制的喜意。

  他原本打算,自己承担抓了郑养性的后果,但是没想到朱常洛竟然自愿出来顶缸。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沈应文清楚的一点是,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将自己干干净净的摘出来了……

  只是如此一来,未免有些对不起朱常洛,沈应文咬了咬牙,却是再度开口道。

  “殿下,恕本官多言一句,这盛隆背后的势力并不简单,这郑养性只是其中之一,如今殿下如此光明正大的打了他们的脸,定要小心他们暗中报复……”

  “哦,这么说府尹大人,知道这盛隆的庄家是谁?”

  朱常洛眉头一挑,他倒是没想到沈应文竟然还会好心的提醒自己一句,便随口问道。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沈应文犹豫了一下,却是贴近他的身子,轻声吐出了一个名字,随即便拱了拱手,直接带着人离去了。

  而朱常洛在原地愣了片刻,眉头却是皱的紧紧的……

  ps:三章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