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欲哭无泪的沈应文(第二更)

明谋天下 +A -A

  郑养性最近很烦,自从朱常洛那个所谓的皇长子出宫之后,他的日子就没有好过过,先是被自家姐姐训斥,让他夹起尾巴做人。

  然后便是自己的儿子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最后连自己都拖下了水,不仅被夺取了爵位,就连家财也散去了大半,平时的那些朋友更是不知道消失到了哪去!

  不过这回他却是学精了,你朱常洛不是仗着王皇后的势吗?

  我就把王皇后家里的人挖过来,看你以后怎么蹦�,谁能想到手下的人这点本事都没有,收拾一个恒隆钱庄都费尽了力气,到最后还要自己亲自出马。

  故而今晨听说沈安邦终于绷不住弦,回去找王栋的时候,郑养性可着实是高兴了一把。

  王俊给王栋的煽动已经差不多了,想必只要再加上这么一把火,王栋定然支撑不住,到时候他入了盛隆,还不是听自己说了算?

  “老爷,沈安邦他……他……”

  就在这个时候,他派去跟踪沈安邦的人却是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急色,说道。

  “他怎么了?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

  郑养性被打断了臆想,心中自然不悦,脸色一沉说道。

  “回老爷,永年伯府那边没有按咱们预料的派人出来,那沈安邦出了永年伯府之后,就直奔顺天府,不知为何,府尹大人竟然将恒隆的那帮人全部放了出来,如今咱们派去恒隆捣乱的人,已经全部被打了一顿扔在街上了!”

  前来禀报的小厮被自家老爷这么一吓,顿时浑身一抖,哭丧着脸,竹筒倒豆子般全部说了出来。

  郑养性眉眼一紧,顿时不悦道。

  “什么?沈应文那个老家伙疯了么?竟然连老子的话都敢不听,哼,这个沈安邦以为这么就完了么?既然教训没吃够,那就接着来,召集人手,咱们再砸一次!”

  那小厮连忙应诺,下去准备。

  而此刻郑养性对面的富态老者却是捋了捋胡子,眉头紧皱,犹豫着道。

  “养性啊,此举会不会太过鲁莽了,他们既然有了前车之鉴,又怎么会没有防备呢?”

  “呵呵,武清伯大可放心,那沈安邦的底细我早已查的清清楚楚,背后不过是永年伯府罢了,凭你我三家之力,难不成这永年伯还会护着他不成?就算是到时候他们想翻脸,也要掂量掂量得不得罪的起太后娘娘,是不是?”

  郑养性看着对面犹豫不决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旋即便笑吟吟的说道。

  眼见对方仍然有阻止之意,郑养性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您可别忘了,这恒隆乃是老牌钱庄,我们要是能把它接过来,盛隆必然会再上一个台阶,此事若是成了,那您年底的分红可最少能再多上五成!”

  话音刚落,郑养性满意的在对方眼中捕捉到一丝贪婪之色,心中一阵不屑,但是面色却是丝毫不变。

  “那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吧,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掺和了!”

  老者抚着胡须,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

  恒隆钱庄。

  相比于郑府的杀气腾腾,这边就平静了许多,虽然不知道朱常洛打算怎么办,但是沈安邦是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何况如今换了庄家,他自然是有责任要带着朱常洛将钱庄的上上下下都熟悉一下。

  “沈兄弟果然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这恒隆多年的底蕴也的确并非虚言,我却是没什么毛病可挑的!”

  转了一圈下来,朱常洛坐在一旁待客的椅子上,笑吟吟的说道,口气当中充满了感叹之意。

  他倒是没想到,一家钱庄的运转有这么复杂,同时也为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有些庆幸,幸好自己没有犯自大的毛病,而是找了沈安邦这样的专业人才。

  若是让他自己从头做起,那别说异地汇兑了,单单是人手和账目就足以让他头疼的。

  “公子客气了,恒隆多年的信誉和人脉,这一点沈某还是有自信的,若不是盛隆用了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不出三年,沈某定能让恒隆重回京师第一钱庄!”

  沈安邦也是松了口气,眼中浮起一丝骄傲说道。

  他从一出生开始,就呆在恒隆里面,对于他来说,恒隆不仅仅是一家铺子,更是自己的家,朱常洛如此不吝夸奖,他自然是与有荣焉。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着看了!”

  朱常洛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不过话还没说完,孙平就走进来低声禀报道。

  “公子,人已经请过来了!”

  “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这场好戏可不能没了看戏的人啊!”

  朱常洛脸色不变,甚至隐约浮起一丝笑意,口气莫名的开口说道。

  片刻之后,恒隆的大门口,郑养性一脸狐疑的打量着重新开张的恒隆,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犹豫,虽然嘴里说的硬气,但是他也不是笨人,沈安邦如此有恃无恐,难不成是又搬了什么靠山?

  不过转念一想,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能够搬出永年伯来已经是了不得了,还能找得到谁,再说了,又有谁能够比自己三家的势力更强?

  一念至此,不再犹豫,带着一干家仆就闯进了大门,直接便开口说道。

  “给老子砸!”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郑养性的脸色一僵,旋即便看到了主位之上,朱常洛笑吟吟的说道。

  再一转头看,却见朱常洛四周只有两个护卫,并没有其他人在,郑养性顿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怒声说道。

  “好啊,你小子还敢在我面前出现!沈安邦以为搬了你过来就没事了吗?做梦!我今儿就在你面前砸了恒隆!”

  事到如今,郑养性当然看得出来,朱常洛就是沈安邦搬来的救兵,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如何搭上了关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朱常洛既然出现在这里,肯定和恒隆关系匪浅。

  经过上次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敢再对朱常洛起什么打杀的心思,但是眼睁睁的让他看着恒隆被砸,似乎也是解气的事情!

  “郑国舅真是威风,不过你可知道这世上还有王法这一说啊,是吗?沈府尹?”

  朱常洛脸色不变,悠悠的说道。

  不待郑养性有什么动作,原本空空荡荡的大厅当中瞬间就出现了十几个红衣背甲的捕快,转瞬之间,他带来的人就全部被绑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偏房处,一脸尴尬的沈应文走了出来……

  ps:第三章正在写,一会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