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挖坑进行时(第一更)

明谋天下 +A -A

  看着朱常洛郑重的神色,沈安邦也是一愣,顿了顿方才开口道。

  “不瞒殿下,据我所知,这盛隆的庄家一共有三位,皆是勋贵之家,一位是宫里郑贵妃的母家,名唤郑养性的!还有一位身份更是棘手,据说是陈太后的母家,固安伯陈永行,还有最后一位倒是神秘的很,直到现在,沈某也不知其人的身份……”

  话语之间有几分黯然之意,显然是对于对方的势力感到望而却步。

  要知道,自家的靠山不过是皇后娘娘的母家,但是对方却是一位贵妃和一位太后,恐怕就算是永年伯府愿意出马,也不一定能够管用吧……

  “固安伯?还有郑养性?”

  朱常洛的神色有些古怪,同时也有些头疼。

  他难不成是跟皇亲天生反冲吗?出宫这才几天,可算是把宫里的一大堆外戚给惹了个遍,郑养性还好说,如今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罢了。

  但是这位固安伯却着实是棘手的紧啊!

  这位固安伯严格来说,也是国丈,就像朱常洛和永年伯一样,是神宗的名义上的外公,而他的女儿,就是如今居于慈庆宫的陈太后。

  这位陈太后虽非皇帝生母,可是却是名正言顺的国母,是穆宗皇帝的皇后!自从朱翊钧登基之后,便对她十分尊重,虽然在前朝没什么势力,但是却不是容易招惹的。

  何况如今神宗正是看自己不顺眼的时候,若是这个时候他招惹固安伯,绝对是往枪口上撞!

  眼见得朱常洛的脸色一阵难看,沈安邦心中刚升起的一丝希望也随之偃旗息鼓,他今天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求救的,如今看朱常洛的脸色,自然也清楚事情有多么难办,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只是临到这时,却仍旧不免有一丝落寞。

  不过下一刻,他却是听到朱常洛继续开口问道。

  “沈兄弟,我有一个疑问,这盛隆当中既是有三位庄家,那么平时是由谁做主?还有,这次针对恒隆的行动,又是谁在主导?”

  “平素的话,应该是郑养性在管着钱庄,其他两位占了股本,等着分红,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吗?只要我们动盛隆,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啊!”

  沈安邦有些迷惑,他当然清楚,盛隆的三位庄家肯定不会一心,但是问题是,盛隆是他们共同的利益所在,而他们若是动了盛隆的话,必然会面对他们三位的共同打击啊。

  “果然如此……”

  朱常洛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轻声说道。

  方才的难看之色一扫而空,脸上重新恢复了轻松。

  “没想到郑养性落到了这个地步,还在蹦�,既然如此,想必上次带头来闹事的,也是郑养性吧?”

  “不错!”

  沈安邦下意识的点头,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朱常洛的打算。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对付盛隆,收拾了郑养性便是,想来固安伯若是有心,也不会想要和永年伯府以及本王作对。”

  没错,固安伯不好惹,但是要知道,他朱常洛也不是好惹的,陈太后这些年修身养性,虽然备受尊重,但终究是差了一筹,他之前在宫里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固安伯的名声,性子恬淡的很,只要收拾了郑养性,固安伯想必也不会坚持对付恒隆的。

  毕竟这京师的钱庄不少,就算是盛隆要扩张,也没必要盯着恒隆不放。

  心中打定了主意,朱常洛也不多耽搁,干脆利落的说道。

  说句实话,他今儿在永年伯府当够了小辈,急需一个出气筒,现在郑养性竟然又送上了门来,这可就怪不得他了。

  顺天府尹是个难干的活儿!

  动辄就要面对各种权贵,若是没有手腕,迟早会被贬谪调离,沈应文已经在顺天府尹的位子上干了将近一年了,秉持着谁都不招惹的原则,也算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个区区的地痞闹事的案子,竟然惊动了一座又一座大神,如今甚至连皇长子殿下都惹来了……

  “沈府尹,本王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只要把话说清楚便是,这恒隆钱庄的伙计,究竟是犯了什么王法,值得你将他们扣押到了如今?”

  淡淡的呷了口茶,朱常洛坐在上首,面不改色的问道。

  却是让沈应文吞了口唾沫,从那天有人来拜托他扣押人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谁知道竟然连这位都惹出来了。

  要知道,自从上次登闻鼓的事件之后,朱常洛可是大大的在京师当中扬名了,只是区区的斗殴之事,都能闹上金殿,能是好惹的主?

  “回殿下,此事并非本官之过,恒隆的斗殴之事的确影响颇大,我顺天府有守境安民之责,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何况本官也并未偏私,如今不仅是恒隆的伙计被关押在牢里,斗殴的另外一方也并未放出……”

  定了定神,沈应文开口说道。

  他能够在顺天府尹的位子上坐了一年之久,自然不会是毫无手腕之人,三两下就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那好,敢问府尹大人,此案如今可调查清楚了?你不会打算就这么一直将人关着吧!还有,本王可是听说,那天去恒隆的领头之人如今并不在牢中关押,此事府尹大人又如何解释?”

  朱常洛也不拿捏,干脆利落的问道。

  “这……”

  沈应文犹豫了一下,照理来说,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关上几天就该放人了,但是有人给他打了招呼,让他继续将人押着,他自然也不好直接放人。

  只是如今既然朱常洛来要人,他也不好不放,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殿下还是不要为难本官了,那天的领头之人是谁,想必殿下也清楚,锦衣卫千户的官职,并非本官可以扣押的,至于案情,如今已经调查清楚,本官自当立刻放人!”

  说实话,沈应文打心底里也不愿意干这种事,但是没办法,在京师这样的地方,有的时候必要的妥协是必不可少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够做包龙图的决心。

  既然朱常洛如今出面了,他也乐得顺水推舟。

  “那好,府尹大人高义,本王也就不多留了,只希望我们下次见面之时,府尹大人仍能如此依法行事!”

  不过出乎沈应文意料的是,朱常洛竟然没有过多纠缠,竟然欣然接受了这个处理……

  只是在临走之时,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殿下,他们走了……”

  让沈安邦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顺天府,朱常洛便立刻躲进了马车当中,片刻之后,孙荣盯着街角消失的几个身影,低声回到马车上禀报道。

  “去恒隆!”

  朱常洛的眼中浮起一丝精光,旋即便懒洋洋的靠在马车上,吩咐道。

  ps:下一章一会发,今天爆发一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