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有种东西叫flag

明谋天下 +A -A

  不仅是王家父子,就连混混沌沌就被朱常洛带走的沈安邦也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从今天起,自己的庄家就换了,只是这个新庄家不仅身份硬扎,貌似脾气也很硬扎,至少作为一个纯粹的商人,沈安邦对于朱常洛方才的举动是不怎么赞同的。

  “殿下,我,不,草民……”

  坐在马车上,沈安邦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想要开口说话,但是才方一张口,就露了怯。

  “沈掌柜,我现在应该能够如此叫你了!既然国舅爷将恒隆交给了我,那以后你我就是自己人了,不必如此紧张,昨天在庆丰酒楼里,本王见到的沈安邦,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朱常洛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能够给沈安邦带来这么大的压力,无奈之下,也只好如此宽慰道。

  其实这也不怪沈安邦,他和张素功不同,即便是恒隆鼎盛之时,也不过是朝中一位大佬的旁系偏房,别说见到大佬的面了,平时大概只能听听名字。

  后来大了些,家中遭逢大变,他四处求告无门,接触最大的官,也不过是顺天府尹,现在猛然间告诉他,自己面前坐的是皇长子殿下,若是不局促不安,才是不正常。

  不过能够被朱常洛看重,沈安邦自然不是常人,深吸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脸色已然恢复了平静。

  “沈某多谢殿下青眼,以后定当尽心竭力,替殿下将异地汇兑的事务处理妥当!”

  他不是傻子,能够看出来,朱常洛从永年伯手中讨来恒隆是欠了人情的,而从此以后,他也就不用再受永年伯府的掣肘,而朱常洛帮他做到这等地步,肯定不会是单纯好心。

  想来想去,他能够被看上的地方,也就无非是经营钱庄的手段了!

  加上昨日提到的异地汇兑,沈安邦很容易就明白了朱常洛的用意。

  “这才是我认识的沈兄弟嘛!”

  朱常洛哈哈一笑,拍了拍沈安邦的肩膀说道。

  “既然如今我负责恒隆钱庄,那就麻烦沈兄弟将恒隆的具体情况跟我说说吧,我想你今天总不会是无缘无故到这永年伯府来的吧……”

  眼见得沈安邦褪去了方才的紧张不安,重新变成了原本的自信商人,朱常洛心中大快,随口问道。

  不料后者听闻此话之后,却是脸色大变,一时之间,让朱常洛感到一阵不祥的预感,他不会一语中的,恒隆真的惹出什么麻烦了吧!

  “殿下容禀,恒隆如今正是生死危机之时,还请殿下出手!”

  沈安邦方才光顾着震惊朱常洛的身份了,差点把正事忘了,他今天可不是白白过来的,若非紧急之事,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冒冒失失的直接就登门了。

  朱常洛吞了口唾沫,心中哀嚎一声,果然人不能太过得意,否则老天都看不过去……

  不过面色上却是分毫不露,淡淡的说道。

  “无妨,沈兄弟且慢慢细说,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想起朱常洛的身份,沈安邦面色稍安,叹了口气,开始说起了最近恒隆的现状。

  说起来,恒隆的历史远比当初张素功所说的要复杂的多,若是论商场中的底蕴和手段,沈安邦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但是无奈的是,在这京师当中,重要的永远不是商场上的手段,而是背后的靠山。

  所谓的公平竞争,永远是建立在双方的实力相当的情况下的。

  所以在当初恒隆背后的那位老大人致仕之后,恒隆的地位很快就被新近崛起的盛隆所替代了,不仅如此,盛隆仗着自己的后台极硬,打压并购了京师的不少钱庄,而恒隆作为曾经的龙头老大,更是他们的重点所在。

  所幸沈安邦四处奔走之下,终于搭上了王栋,这才缓和了过来,经过沈安邦只是没想到的是,就在几天之前,盛隆突然之间将火力对准了恒隆,开始的时候还是正常的手段,沈安邦尚且能够招架的住,但是后来他们越来越过分,有些手段已经超出了商场手段的范畴……

  无奈之下,沈安邦才想起了来永年伯府求助。

  “坏规矩的做法?比如呢?”

  朱常洛的眼神一凛,他倒是没想到,沈安邦竟然面临着如此大的困境,要知道,昨天的时候,他可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开始的时候各施手段拉拢客人,但是恒隆这么多年积累的人脉不是他们能够比的,所以后来就使出些下三滥的手段,先是雇了些地痞无赖每天守在门口,若是有客人上门,他们就前去寻衅滋事,客人害怕之下,也就避而远之,后来愈发的猖狂,他们甚至到了恒隆内打砸,我们报官之后,顺天府抓走一批,赶明就又来一批,着实是无赖的紧!

  殿下,您应该清楚,对一家钱庄来说,安全和信誉是根本,现在他们天天这么闹,恒隆迟早有一天会没有客人上门的!”

  提起这件事情来,沈安邦就是一脸的气愤。

  他做生意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下流的手段,而且是在京师之地,天子脚下!

  奈何对面摆明了是官面上有关系,他除了求助自己的后台,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恒隆没有自己的守卫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像恒隆这样的钱庄,应该是有自己的打手的吧!还有,那盛隆背后的人物,你可清楚他们的身份?”

  朱常洛皱了皱眉头,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选择这种为人不齿的手段。

  不过最让他奇怪的是,沈安邦并不应该连这种局面都解决不了啊!

  下作的手段,自然有下作的应对方法,不然的话谁都这么闹,市面上岂不是要乱套了!

  就拿钱庄来说,每个钱庄都有自己的打手和护卫,专门处理这样的事情,他不相信恒隆会没有,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沈安邦还是被逼到了如此地步,显然是这其中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这……恒隆的确是有这方面的准备,但是谁能想到他们也有后招!开始的时候,那帮地痞无赖被赶走之后倒是平静了两天,但是没两天他们就又来了,这一次我们的人刚一出手,顺天府的捕快就到了,然后把我们的人都抓到了顺天府,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的带头人里面,有一个盛隆的后台亲自过来,顺天府迫于压力,只好扣下了我们的人,以至于到后来,所剩不多的护卫都不敢出手,只能任由他们乱来,直到今早,我无奈之下只好关了门面,匆匆到永年伯府来,想让国舅爷想想法子!”

  沈安邦的脸色微微一红,随即便被气愤代替。

  这的确不能怪他,只能说对方实在是太狡猾了,连这种手段都用,早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商业范畴,分明就是仗着幕后的势力欺负人!

  说罢,沈安邦眼巴巴的看着朱常洛,希望这位能够大发神威,解决自己的难题。

  不过很显然,朱常洛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顿了顿,皱着眉头开口道。

  “你还没说,这盛隆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ps:今天一章,明天爆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