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无巧不成书

明谋天下 +A -A

  “你说什么?!”

  还没等朱常洛说话,一旁的王伟便登时怒了,霍的起身,指着王栋厉声喝道。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离那个不孝子孙远点吗?什么叔父,一个无耻小人也配当我们王家子孙?!”

  王栋显然也是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低着头讷讷的接受着自己老爹的训斥,一言不发。

  倒是朱常洛对于王伟的反应感到有些奇怪,他之前来的时候,也大略听说过王家的情况,除了永年伯王伟之外,王皇后还有一位叔父,名唤王俊,同样爵封锦衣卫千户。

  但是不知为何,这位王俊似乎和永年伯的关系不怎么好,可是看王伟方才的举动,何止是关系不好,简直是恶劣到了极点啊……

  不过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王栋投靠郑妃的心思,恐怕和此人脱不了关系,这么说来,难不成这王俊是郑妃的人?

  “永年伯不必动怒,想必国舅爷也是一时受奸人蒙蔽,此间事情若有什么曲折之处,还是坐下来详细说明为好!”

  看着王伟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朱常洛撇了撇嘴,您老人家要是真的是气急了,就下手打啊,这光动嘴不动手的,尤其是还当着自己的面……

  说实话,对于这个国舅爷,朱常洛是没有半分好感的,若不是碍着王皇后的面子,他早就懒得理王栋了。

  不过事已至此,朱常洛还是不得不上前阻止道。

  “唉,家门不幸啊!让殿下见笑了!”

  朱常洛的话音一落,王伟也就顺势放下了高高扬起的手,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说道。

  随后王伟抬眼看了看朱常洛,目光悠远的讲出了一桩陈年旧事。

  其实说起来倒是很陈腐的故事套路了,王家祖籍ZJ余姚,出身不算高贵,勉强算得上是小康之家,家中有两兄弟,都在私塾读书,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王伟二十岁的时候,王家父母因为双双去世,料理好后事之后,王伟为了圆父母心愿,便上京赶考,希望能够搏个出身,而弟弟王俊则留在原籍,接手家业。

  后来王伟到了京师之后,连连赴考,却在举人之下再难进步,故而索性定居在了京师,平时和弟弟书信往来,再后来结了一门亲事,生下了王皇后兄妹。

  随后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皇帝大婚,遴选秀女,王皇后得了当时的太后娘娘青眼,被选为皇后,王家也鸡犬升天,王伟被封了永年伯,王栋得了个锦衣卫千户。

  等到这番事情尘埃落定之后,王俊却是意外找上了门,言说自己在家中无以为继,前来投奔大哥,王伟当时不疑有他,上奏皇帝,同样给他也讨了一个锦衣卫千户的衔。

  两兄弟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年,王俊有时候会上门讨些银钱,王伟也尽皆给予,甚至连手中的一些铺子也送给了他。

  但是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几年王伟年岁愈大,思乡心切之下想要回乡祭祖,才发现了事情了真相!

  原来王俊根本就不是因为赔了生意才来投奔,而是因为好赌,将家产输了个遍,甚至连祖宅都典当了出去,而且最重要的是,王家的宗祠就在祖宅当中,这个不肖子孙竟然连宗祠都抵给了人家,最后输的什么都不剩了,才跑上京来躲债。

  查清楚了事情真相之后,王伟勃然大怒,直接将王俊逐出了家门,从此断了往来。

  所幸那赌场的庄家当时顾及着王家还有一个在京城的举人,没有贸贸然将宅子卖了,如今又被王伟赎了回来,否则王伟非活撕了自己这个混账的弟弟不可!

  但到了现在,他竟然听见自己的儿子和王俊仍然有联系,如何让他不怒!

  “老夫倒是听说这个不肖子孙最近和郑家的那位走的近,但是却没想到他将主意打到了此处,没得让殿下看笑话了……”

  王伟浓浓的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说道。

  这般叙述下来,朱常洛也是一阵默然,如今的人最重视的就是宗族观念,祖宅这种东西,别说是拿出来当赌资,就是快要饿死了,也不能卖!

  微微摇了摇头,只能说是赌博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让人疯狂了!

  前世的时候,朱常洛也曾经见过有赌输的人卖儿卖女,甚至是押上自己的性命的,相比之下,王俊的这种行为倒也不难理解。

  不过既然惹到了他的头上,那就没那么轻易的解决了……

  “哦?郑家的那位,永年伯指的可是那郑养性?”

  朱常洛的眉间闪过一丝冷意,却是不再揪着王栋不放了。

  王伟连这等家门丑事都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他,显然是已经摆出了道歉的诚意,碍着王皇后的面子,朱常洛也不好再继续纠缠。

  “呃,老夫倒是忘了,郑养性如今的这副样子,和殿下脱不开关系!不错,那个不肖子孙被老夫逐出家门之后,不知如何竟勾搭上了郑养性!如此说来,他被郑妃收买,倒也并非不可能……”

  王伟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沉吟道。

  “原来如此,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有些感兴趣,那王俊究竟是如何打动国舅爷的,想必他若是有空口白话就说服国舅爷的本领,如今也不会混迹到如此地步!”

  朱常洛的眉头微微一皱,却是转移话题道。

  他也看出来了,毕竟是两兄弟,王伟虽然对王俊恨极,但是仍旧不愿意出手对付他,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气成这个样子了。

  “这……”

  可怜王栋二十七八岁的人了,愣是被王伟训的头都不敢抬,至于方才意气风发的样子,如今更是像个霜打的茄子,听得朱常洛又转头开始问他,才有些犹豫的抬起了头。

  “这什么这,还不如实道来!”

  王伟一拍桌子,没好气的说道。

  对于他这个儿子,他简直是无语的很,这么明显的台阶都看不出来,他真是要怀疑自己这些年的教导是不是白费了!

  吞了口唾沫,王栋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顿了顿才开口说道。

  “此事说来话长,叔……王俊干出这等事情,我本也和他断了往来,但是爹也知道,我这些年做生意结交了不少人物,也买了一些铺子,其中有一家经营还算良好的钱庄,因为朝中一位大人的致仕,而在朝中失了势力,被对手逼得走投无路,我便花了银子将钱庄收下来了,后来一查才知道那钱庄的死对头是京城最出名的盛隆钱庄,那盛隆听说是儿子收了钱庄之后,也没有继续过分,那盛隆的庄家就是王俊,儿子勉强算是承了他的人情,故而这才有了几分联系……”

  王栋虽然看似说的清楚,但是在场的人谁又是好相与的。

  王伟眉头一皱,冷哼一声说道。

  “就这些吗?”

  他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对仕途不感兴趣,专门喜欢钻营商贾之道,若是没有好处的事,他又怎么会做!

  反倒是朱常洛听了王栋的话之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微微一动。

  钱庄?难道说……

  不会这么巧吧!

  ps:抱歉,今天太忙了,只有一章了,作者君尽量以后每天二更,鞠躬,再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