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当头棒喝

明谋天下 +A -A

  朱常洛意味深长的看着王栋的神色,口气淡淡,虽然并没有什么情绪,但是却意外的让人感到一股压迫之意。

  王伟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却是惊诧不已。

  要知道,他乃是王皇后的父亲,自然知道的要比王栋多得多,至少朱常洛在宫中的所作所为,他都是清清楚楚的,郑贵妃被禁足夺印,皇上被连累受罚,自家女儿借此一举奠定了六宫之主的权威,这些事情桩桩件件都和眼前的少年脱不了关系,手段利落,计谋巧妙,让王伟都感到一阵心惊。

  但是就是如此锋芒毕露之时,他却选择了放弃自己的优势,出宫当了一个小小的郡王,着实是让他看不清楚。

  要知道,他在外廷看的比所有人都清楚,可以说只要再努力一把,再坚持些日子,皇上必然顶不住群臣的压力,以太子礼送皇长子出阁。

  可这位出了宫之后,却好似没事人一样,和和气气的,仿佛又回到了原本与世无争的状态当中,就连皇上克扣了应该发给他的俸禄和仪仗,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

  但是偏偏王皇后传来的消息,却是说朱常洛并未熄了一争大位的心思,前几日登闻鼓响,金殿大闹,也让王伟见识到了这个少年的手段。

  甚至于不至于此,他还打探到消息说,此次的首辅之位本来皇上属意王锡爵,但是朱常洛这么一闹,竟然落到了张位的头上,若说是巧合的话,他是如何都不信的。

  但是这几次三番的态度,却是着实让王伟看不懂这个少年人究竟是如何想的,既然如此,便让儿子试他一试,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王伟心中暗定,也便没有说话。

  那王栋看自家父亲闭口不言,只以为是自己几日来的游说起了作用,心中暗喜之下,也更加无所顾忌起来,张口便道。

  “姐姐乃是中宫皇后,若有所出,必是大位之选无疑,若是仍旧无有所出,皇上也有别的优秀皇子,自然不会使宗庙断了嗣续!”

  “国舅爷不如直接说,长春宫的那位,才是最合皇上心意之人,他登上东宫之位,乃是皆大欢喜!”

  朱常洛挑了挑眉头,面色讥讽的说道。

  心中也不免有些怜悯的摇了摇头,没想到身为国舅,王栋的政治嗅觉,竟然只停留在如此浅薄的地步,难不成真的以为,王皇后看不到他心里的那些小心思吗?

  “那又如何?如今的两宫皇太后就是最好的例子,郑妃如今占据大势,逆势而为,只不过徒劳罢了,即便是三皇子,也比你强得多,姐姐简直是被你迷了心窍,竟会觉得你有机会登上大位,岂不知东宫储位,向来是圣心独断,可笑你还不自知,简直是荒谬之极!”

  王栋的脸色涨红,显然是听出了前者话中的嘲讽之意。

  喘了口粗气,义正言辞的说道,只是目光却隐隐间投向了旁边的父亲身上。

  见此情景,朱常洛心中明了,看来这永年伯府当中,也不全是糊涂之人啊……

  “永年伯也是如此以为吗?”

  心中虽然有了猜测,但是朱常洛的脸上却是丝毫不露,平静的起身,直视着王伟轻声问道。

  很明显,这府中王伟才是做主之人,虽然不清楚王栋到底是受了谁的蛊惑,但是若是王伟也是这般态度的话,那他说不得要辜负王皇后的一番好意了。

  “自然不是!老夫和喜姐的意思向来一致,否则今日也不会亲迎殿下进来!”

  朱常洛话中的冷意,王伟自然是听得出来,神色一凛,正色说道。

  王栋可以放肆,但是他却不能,王伟的心中虽然存着试探朱常洛的心思,但是却没打算将人给得罪了,此刻朱常洛撇开王栋直接问他的态度,显然是瞧出了些什么。

  若是此刻再拿捏的话,恐怕说不得要落得一个鸡飞蛋打的场面。

  略微一顿,王伟苦笑一声,开口说道。

  “既然殿下抬爱,老夫也就厚颜叫殿下一声常洛!我们也算是自己人,我这不成器的儿子,最近也不知是听了什么人的蛊惑,成天的说些不着调的话,今日殿下若是不来,老夫说不得也要好好教训他的……”

  老头子言语中尽是无奈之意,但是朱常洛是何等人物,王伟眼中的一丝狡猾又怎能逃过他的眼睛。

  心中冷笑一声,这是要考校自己吗?

  那好,今天他便让这家人瞧瞧,王皇后是否选错了人!

  “既然如此,常洛也就不客气了!国舅爷的意思,是想要皇后娘娘效仿陈太后,支持长春宫那位,最后如现在这般,有两宫皇太后,以保伯府富贵荣华,我这么说,没错吧?”

  朱常洛吸了口气,重新将面目转向了一旁的王栋,面色没有之前的冷淡,却意外的让王栋感到一丝心寒。

  “难道不是吗?你别以为我身在宫外,便不知宫内大势,郑妃断然动摇不了姐姐的中宫之位,若是顺遂了陛下的心意,我姐姐的地位自是更加稳固三分,即便是没有嫡子出生,两宫皇太后的尊荣就在眼前,何必与陛下对立,去支持一个外家子弟!”

  王栋愣了愣,旋即便为自己被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盯得发冷而感到一阵怒意,生气的说道。

  只是这番话倒是让朱常洛眉头一挑,看来这王栋也并非全无城府之辈。

  若是只看眼前利益的话,他说的倒是不错,毕竟这前朝后宫当中,都是皇帝最大,朱翊钧这么多年以来,坚持不立太子,打的什么心思是个人就看得出来。

  站在旁观者,或者说投机者的角度,自然是选择郑妃的阵营才是明智之举,这一点看看宫里的那些宫女宦官,便知道了!

  但是若是紧紧只看到这一点,就只能说明,还是太嫩了些!

  朱常洛洒然一笑,眼角露出一丝嘲讽说道。

  “如今支持郑妃的确是明智之举,但是我只问你一句,若是有一日,皇后娘娘诞下嫡子,又当如何?”

  “嫡庶有别,自然是……”

  王栋还以为朱常洛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没想到绕来绕去还是这一句话,张口便要回答,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变得脸色煞白起来。

  “自然是什么?”

  朱常洛的脸色陡然变得冷冽起来,厉声喝道。

  “你以为朝中的那些大臣们都是在拥戴我吗?你以为凭我一个区区稚子,值得他们和皇帝对抗七年之久?错了!

  他们拥戴的是皇长子,值得他们对抗皇帝的不是我,是大义,是宗法,是长幼有序,嫡庶有别!

  今日若是他朱常洵能越过长幼之序正位东宫,来日那些人就能无视嫡庶之分霸占储位!你凭什么以为,今天他们不在乎无嫡立长,来日就会遵守有嫡立嫡?

  你以为自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却不知被人灌了迷魂汤的,只有你一个!”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关爱,朱常洛也没有自大到以为,王皇后会因为可怜他们母子,而护持他们十二年,他更不会以为,朝臣们真的会因为他这个人,而和皇帝屡屡争执!

  说穿了,他们在共同维护的是礼法!

  嫡长子继承制是宗法制的核心之处,也是整个封建王朝的基础所在,而朱翊钧的所作所为恰恰是在破坏他!

  对于大臣们来说,这个太子之位谁来坐,还真没什么要紧的,反正无论这个人有才无才,大明的朝堂都会正常的运转下去,但是无论这个人是谁,都要正统!

  大臣们明白这一点,所以会顽强不懈的和皇帝斗争了整整七年,王皇后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冒着被皇帝责怪的风险,也要护着这个拥有长子身份的孩子,永年伯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在这个自己孙子辈的少年人面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可是让朱常洛没想到的是,身为王皇后的弟弟,永年伯府的少主人,王栋竟然会有如此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可能,叔父他不是这么说……”

  朱常洛猛然之间的厉喝,顿时让王栋愣在了原地,讷讷的说道。

  一句话却是让朱常洛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ps:今天只有两章了,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