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没有政治觉悟的舅舅?!

明谋天下 +A -A

  于是在众人惊诧的目光当中,头发花白的永年伯王伟朝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口称敬语。

  “永年伯客气了,常洛在宫中多蒙皇后娘娘照拂,此番出宫,当是晚辈拜访长辈,何况皇后娘娘为常洛嫡母,永年伯理当为常洛外公,如此可是折煞常洛了!”

  朱常洛连忙扶着王伟的手臂,面容真诚的说道。

  且不说别的,便是看在老人家一把年纪亲自出迎的份上,朱常洛也不能这么拿大,何况他对于王皇后的感激乃是真心实意的,连带着对于王伟也是十分尊敬。

  “那老臣就托大,叫殿下一声常洛了!”

  王伟显然也是人老成精之辈,眼见朱常洛如此表现,便顺水推舟的说道。

  归正以他的身份,也不需要如此对待一个闲散的王爷,若不是王皇后特意捎了信出来,恐怕他也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二人寒暄一番,王伟便将朱常洛引进了大门当中,只不过不知为何,朱常洛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王伟的身后,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人脸色冷漠,望着他的目光也充满了不屑……

  “常洛啊,不瞒你说,皇后娘娘前儿就捎了信过来,说你是个好孩子,让老夫把你当自家孩子对待,老夫本还心存疑虑,如今一见,常洛的确是一表人才,没有骄横之气,合老夫的心意!你放心吧,只要你不去掺和朝堂那档子事儿,惹出什么祸来老夫都能替你顶着!”

  走到大堂,两边落座之后,王伟便饮了口茶,四下打量着朱常洛,面露满意之色,豪气干云的说道。

  不等朱常洛说话,旁边的一个青年人便阴阳怪气的说道。

  “父亲何必如此,这位郡王殿下和我们永年伯府又没有什么关系,咱们自家都保不住了,还谈什么护着人家!”

  口气中充满了不屑,甚至于望着朱常洛的目光还隐约带着几分敌意。

  让朱常洛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从一进来就主意到了这个青年人,也感受到了他莫名其妙的敌意,但是既然能够在王伟的身边站着,想必身份也不低,故而他也就没有开口询问。

  倒是没有想到,这位竟然先开口了。

  不过此人到底是谁,朱常洛此刻却是没心思打听,因为他先前担心的事情,如今终于还是发生了,即便是有王皇后的一层关系在,但是这永年伯府,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啊……

  “外公客气了,常洛身为小辈,理应孝敬长辈!若是惹了祸事还要长辈出面解决,那岂不是和京城当中的纨绔子弟一般无二?此番常洛出宫,乃是求得了皇上的允准,登闻鼓之事也牵扯进了朝局之中,倒是让外公担心了,不过常洛相信,这困难总是会有的,但是常洛也能够解决!即便是这诡异莫测的朝局,恐怕常洛以后也少不得要多多关注几分!”

  空手套白狼谁不会?

  何况朱常洛如今在京中一点势力都没有,贸贸然冲进永年伯府来,被人当成是来借势的也无可厚非,虽然这个青年人说的露骨,但是想必也是永年伯府当中呼声颇高的意见之一。

  甚至于看似对他好感度颇高的王伟,口气当中也是带着迟疑之意,不然这话也不会说一半留一半,明显带着试探之意。

  一念至此,朱常洛起身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今天来的确是想着要借几分王伟的势,但这是等价交换,并不是谁求着谁,甚至于说,若非是王皇后三番两次叮嘱他要来永年伯府拜访,他也未必瞧得上这区区外戚的势力!

  “王栋,你胡说什么!喜姐视常洛为亲子,他自然也是我永年伯府中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难不成不懂吗?”

  朱常洛的话音一落,王伟的眼神便眯了起来,片刻之后,板起脸对着青年人训斥道。

  “什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被陛下厌弃至此,注定登不上大位,依我看,期待他入主东宫,还不如等姐姐生个嫡子出来实在!”

  这回朱常洛算是弄清楚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王皇后应当是有个胞弟,名唤王栋的,官封锦衣卫千户,想必就是这位了,不过看眼前的景象,似乎这位王栋对他的态度不怎么好啊!

  “你放肆!为父平时是如何教导你的!”

  王伟显然也是没有料到,自己这个儿子这么大人了,竟然还会如此叛逆,当众这么驳他的面子,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这位,想必是国舅爷了?”

  朱常洛挑了挑眉头,却是忽然插了句话。

  他可不是坐以待毙的性子,被人打到了脸上还笑吟吟的收下,哪怕这个人是王皇后的弟弟,也不行!

  何况他刚过来,就让人家父子两人这么脸红脖子粗的吵架,那自己成什么人了……

  “怎的,郡王爷有何指教?”

  王栋显然是没料到他眼中懦弱无比的皇子敢突然插话,愣了片刻,才眯起眼睛回答道。

  其实在他看来,自家姐姐这次的眼光的确是不怎么样,这朱常洛虽然占着长子的名分,但是始终是个外人,哪有自己的孩子来的实在,再说他听闻此人性情懦弱,居深宫十二年不敢发一言,若是没有姐姐护持,恐怕早就被害死了,如今竟然放弃了自己最大的优势,出宫当了个小小的郡王。

  今天还敢恬不知耻的到永年伯府,想要攀附上来,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真当他和自家姐姐一样好糊弄吗?

  “没什么指教,只是想请问一下国舅爷,若是依着你的意思,本王定然是登不上东宫之位的,那若是皇后娘娘也继续未有所出,又当如何?”

  朱常洛的脸色淡淡,声音却是不带丝毫的感情。

  事到如今,他也大概摸清了这位的意思,想必是看不上自己,想要另觅他途,方才会反应如此激烈。

  只是让他有些感兴趣的是,这东宫大位,呼声最高的除了自己之外,就剩下长春宫的那位了,难不成这位国舅爷,竟然天真到了如此程度不成?

  ps:第二章在写……稍等……

  感谢书友南八乡剑客,0磊磊的打赏,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发现有两个打赏,好开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