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积善之家

明谋天下 +A -A

  在京师有句老话,叫“东贵西富,北贫南贱”,说的是京师之内的布局,贵人们都住在东城,而崇教坊则是贵中之贵的地界,若是放到现在,房价也跟帝都市中心一样,故而崇教坊当中往往是一地难求,大明朝到现在也有了两百多年的历史,自然是产生了无数的勋贵。

  加上大大小小的文官,一个小小的崇教坊明显是不够住的,所以就有一些位阶不高的文官,或者是不受宠的勋贵,四散坐落在了崇教坊周边的教忠坊,吴椿坊,还有南,北居贤坊等相对来说偏僻的地方,也只有少数的像崇信伯费家这样的老牌勋贵,才能在崇教坊拥有那么大的一座府邸。

  但是让朱常洛奇怪的是,自己今天要拜访的人,正宗的皇亲之家,永年伯的府邸竟然也坐落在显得有些偏僻的吴椿坊。

  虽说这宅子雕梁画栋,大气营门,但是这块地方也着实是有些偏僻,似乎和外界传言的有些不合啊!

  “小哥儿,怎么,也要到这永年伯府讨碗饭吃?”

  朱常洛站在府门前的石狮子旁,正在打量着这座府邸,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背后跟来的王长锡小脸就涨的通红,一脸的尴尬,自从他到了王府之后,他老爹就让他安安分分的呆着,就连他的行头,都从绸布衣裳换成了青衣小帽,偏生他又生性跳脱,到了这永年伯府之后,就四处打量着,离朱常洛一干人有些距离。

  如此一来,也就理所当然的被人当成了是仆人之流。

  “我不是……”

  王长锡正要开口解释,就见到朱常洛迎面走了过来,一脸温和的朝着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老人问道。

  “老人家,小子是初次来到此处,不知此地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为何围起了这么多人?”

  他刚来就注意到了,今天似乎来的有些不巧,这永年伯府门前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了,而且看装扮,大多是穿着朴素甚至是破烂的贫苦人家,乞儿之流也不在少数,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朱常洛也没有强行往里走,故而才耽搁了下来。

  “看小哥的打扮,想来是来拜访主人家的吧?”

  老人眯了眯眼,打量了一下朱常洛,倒是没什么害怕的神色,倒是爽朗的笑了两声说道。

  他在永年伯府这边走动的多了,倒也见过些贵人之流,只不过这些贵人就算身份显赫,也不敢在此地撒野,一来二去之下,老人也就对这等穿衣打扮华贵之人,少了几分害怕。

  尤其是朱常洛穿的虽然是上好的料子,但是却是宫里拿出来的旧衣,依老人见过的那些贵人,他们的衣服哪会穿到变旧,所以私心里也就觉得朱常洛的身份不会太高,说话之间也多了几分随意。

  “不错,小子的确是想要拜访此间主人!”

  朱常洛摸了摸鼻子,如实回答道。

  “那小哥可来的不巧,永年伯府的规矩,每个月的十五不接待外客,因为他们要施粥接济我们这等贫苦人家,倒是没时间接待来客!”

  老人倒是对朱常洛这种态度十分满意,乐呵呵的说了两句,眼角瞥向旁边的府门的时候,充满了崇敬和感激。

  只是这番话倒是让朱常洛的眉头一挑,愈加的感兴趣起来。

  “哦?这么说小子倒是白跑这一趟了,不如老人家你指点小子一下,这永年伯府到底有什么别的规矩,省的小子再白来一趟!”

  “小哥儿客气了,你放心吧!这永年伯府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主人家心好,每个月十五的时候会施粥接济贫苦人家,顺便收留些无家可归的人做工,忙起来厉害的很,所以不接待外客,除此之外,没什么规矩!不过往常倒是不会来这么多人,因着如今到了冬天,府里的老爷小姐可怜老汉们没东西过冬,所以一家赏了一担柴火,所以人多了些,耽误了小哥儿的事儿……”

  许是没见过有朱常洛这么脾气好的贵人,老人兴起之下,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

  只是他说的越多,朱常洛的眉头就皱的越紧,最后才忍不住打断了老人的话。

  “老人家,你说这等事情每个月都有?可这府中不是官宦人家吗?这么做不怕别人说他们邀买人心?”

  施粥接济贫民,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但是大多都是在灾年,而且官位越高,反倒越少做这种事情,因为很容易被人认为是邀买人心,图谋不轨。

  按理来说,像永年伯这样的外戚,应当尤其重视这一点,如今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呢?

  朱常洛越想,越觉得不解,只是他眼前的老者,却是一脸古怪之色,说话的口气也变了几分。

  “小哥儿,老汉看你也不像是奸滑之辈,怎的想的如此龌龊,永年伯府施粥做的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说的邀买人心什么的事情老汉从没见过,开始倒是有几个御史过来问过,听说还闹到了皇帝老爷的金殿上,但是府里的老爷行的正坐得直,这么做是想给皇后娘娘祈福,到最后皇帝老爷都没追究下来,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不然老汉第一个不愿意!”

  眼见方才还和和气气的老者一瞬间变了脸色,朱常洛也是苦笑一声,拱了拱手,无可奈何的说道。

  “老人家恕罪,实不相瞒,小子是永年伯家的亲戚,头一次来拜访,怕失了体面,才打听的详细了几分,断断是没有恶意的!”

  只是心中却是叹了口气,也涌起了一阵期待。

  看来,王皇后一直强调让他来拜访永年伯并非没有道理,且不说他此举究竟是否有邀买人心的心思,但是这老者的表现,就足以看出永年伯在民间的名声。

  何况大明朝是对外戚防范最严苛的朝代,永年伯无论是在军界,还是在朝堂之上,都不可能有大的发展,此举虽然是打着给皇后祈福的名号,但是何尝不是给自己涂上了一层保护呢?

  多年累积下来的仁善名声,恐怕让皇帝也要有几分顾及的吧!

  王皇后能够稳坐中宫之位这么多年,除了自己本身的手腕和宫中的经营之外,恐怕永年伯在外廷做出的努力也是不可抹杀的。

  一念至此,他倒是更加有些期待见到这位永年伯了。

  说来也是巧,他和老人聊了这么片刻之间,永年伯府的大门已然洞开,中间走出一位面容慈善的老者,神色祥和,脸带贵气,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一见此人,那方才和朱常洛聊天的老者也是一惊。

  “永年伯老爷,今儿他老人家怎么亲自出来了!”

  “老人家放心,应该是来找小子的,多谢老人家指点,小子这就去了!”

  朱常洛拱了拱手,说道。

  他虽然拿不出郡王应有的仪仗来,但是身份摆在那,拜帖投了进去,要是没有开中门迎接的话,可算得上是不知礼数了,何况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王皇后应该也给这边打过招呼了,不然王伟也不会亲自出来。

  说罢,朱常洛便转身迎了上去,恰巧在府门之前的空地上和王伟遇见。

  “老臣永年伯王伟,见过皇长子殿下!”

  ps:下推荐了好伤心,容作者君喊一句求收藏,求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