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明谋天下 +A -A

  “这样,关于账目的问题的确是个难点,但是如果分开来想,账目的统计无非是有两点,一是有人钻空子,借账目差异之时,骗取钱财,这一点可以在章印上下工夫,提前打造好钱庄凭票的暗记,并且严禁泄露,然后是实名存取,我朝虽有商人走南闯北,但是总归有其籍贯,正规商人也有官府核发的路引,以此核实身份,异地存取者,账目核对完成之前禁止异地取帐,当可缓解大部分压力!”

  不过朱常洛倒是没有注意到沈安邦的变化,反倒是沉吟起来,票号是他计划中的重要一环,自然是重视的很。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其次便是内部的问题,账目核对不及时,恐怕会有人借此谋取私利,这一点倒是容易解决,一是聘请本地能力德行出众之人负责钱庄,二是加快钱庄账目核对的速度,三是轮换机制,有此三条,应当可保票号能够顺利的开起来。”

  这番话说的极费时间,可谓是朱常洛仔细推敲而成的。

  虽然仍然有漏洞,但是如今的客观条件限制之下,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他相信,若是沈安邦是一个有野心的商人的话,肯定不会拒绝他的提议。

  “沈兄意下如何?此事对你百利而无一害,风险和关系都是我来负担,沈兄只需要在钱庄开设异地汇兑的业务,认同应天府钱庄发布的凭票即可,至于最后的利润,想必我不必赘言,沈兄自然能看的清楚。”

  异地汇兑所带来的利益,相信只要是一个商人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不仅仅是那一笔保管的费用,它代表着大量的流动资金,而这些才是一个钱庄发展壮大的根本之处!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到了这个地步,沈安邦还是犹豫的很。

  “公子恕罪,公子给出的条件的确诱人的很,但是恕沈某暂时不能应承!”

  挣扎了片刻,沈安邦还是吞吞吐吐的说道。

  这下倒是让朱常洛皱起了眉头,神色有些不悦,他自问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诚意,但是沈安邦连个理由都不给,就直接拒绝,着实是让他感到不明白。

  “为何?”

  听着朱常洛微微不悦的口气,沈安邦苦笑一声,神色之间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可以说朱常洛的诚意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

  反倒是自己显得有些矫揉造作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眼角浮起一丝苦涩,沈安邦开口说道。

  “公子,此事的确是沈某考虑不当,但是事到如今,沈某也不得不将实情吐露了,虽然说如今的恒隆钱庄话事人是我,但是实际上恒隆却是有六成的股本不在沈某手中,异地汇兑的摊子铺的实在太大,沈某虽然愿意,但是还是要回去跟那位好好商议一下……”

  说实话,沈安邦着实是不好意思的很,原先可是他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能够做的了主,但是临到了此刻,却是不能直接答应下来,无论换是谁,都会感到不好意思的。

  只是他也是无奈的很,恒隆的生意,至少有九成九都是他可以直接拍板决定的,所以刚开始他才敢直接夸下海口,可是谁知道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竟然能拿得出如此诱人的条件!

  “哦?沈公子可否透露一下,这位大股东是谁?若是可以的话,我能否亲自见一下他?”

  朱常洛这才松了口气,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担心。

  沈安邦虽然没说那位大股东是谁,但是朱常洛也能够猜到几分,在这京城当中,这么大的生意,若是没有官方势力的话,恐怕早就被吞的丁点不剩了。

  恒隆钱庄能够在京城当中屹立不倒这么多年,肯定也是有背景的。

  不过朱常洛却并不在乎这一点,因为他相信,没有人能够比他的背景更硬,别小看他这一个小小的郡王,经过登闻鼓的事情之后,恐怕就算是王锡爵这样的阁老重臣,想要招惹他也要掂量掂量。

  但是要知道,一般来说,商号和靠山之间的关系一般是挂个名字,到年底直接分红,他原先以为恒隆也是这样。

  可没想到,恒隆竟然有将近六成的股本在别人的手中,这可就难办了!

  他之所以看中恒隆,无非是看中它老牌钱庄,身家清白,毕竟若是关系牵涉的太广的话,也就非他的本意了,不过现在看来……

  “这……公子见谅,您应该也猜的出来,那位是朝中之人,身份却是不好透露的!不过沈某可以保证,回去之后定当将此事跟主家说清楚,如果可以,定然和公子见面详谈。”

  沈安邦自然看的出来朱常洛口中的失望,但是他也没有办法。

  若是恒隆还是他父亲手中的那等局面的话,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这笔生意。

  可是如今,寄人篱下,也只能暂时对朱常洛说声抱歉了。

  何况他背后的人虽然身份显赫,但是这种事情,总不好摆到明面上来,面前的这位公子虽然不知道什么来历,但是看他轻描淡写的气度,就知道绝非普通之辈。

  这等人物,若是他贸贸然将背后之人的身份透露出来的话,若是被人嫉恨,可就麻烦了!

  “那好吧,沈兄弟若是谈好了,可以直接跟素功说,他知道怎样找我!”

  朱常洛拱了拱手,虽然心中有些失望,但是却没有显露出来。

  带着张素功走出了庆丰酒楼,踏着厚厚的白雪,朱常洛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心中的郁闷全部都抒发出来一般。

  不得不说,他对于恒隆钱庄,尤其是沈安邦此人,是极为满意的。

  或许是因为家学渊源,或许是因为历练的原因,这个人很合他的心意,懂进退,有见识,有野心,有能力,可谓是他心中主持票号的最好人选。

  可偏偏这么好的人选,竟然落进了别人的口袋,着实是让他不爽的很。

  似是看出了朱常洛的心情不好,张素功笑了笑,开口讲起了恒隆的历史。

  说起来,恒隆钱庄是一家老牌的钱庄了,曾经在京城也是扬眉吐气,靠山极硬,但是花无千日红,就在几年之前,恒隆的靠山,也就是朝中的一位老大人,因为某些原因致仕而去,加上竞争对手的打击,沈家老爷子一病不起,恒隆也就此衰落下来。

  而就是在这样的境地下,沈安邦接手了恒隆,不仅迅速稳定了局面,更是加紧时间,重新寻到了依靠的势力,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是从他的老对手盛隆钱庄停止了打击的步伐,就可以看出,背后之人的势力不简单。

  只是没想到的是,沈安邦付出的竟然是恒隆的将近六成股本……

  张素功在说这些的时候,口中充满了唏嘘之意。

  他也是对于沈安邦临危受命,果断坚毅的行为十分佩服的,不然也不会将他引荐给朱常洛,只是可惜……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边趁火打劫?”

  朱常洛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的问道。

  “倒也不算是趁火打劫,恒隆当时的境地着实是十分危急,盛隆那边步步紧逼,沈家老爷子一病不起,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恒隆要关门大吉,没想到后来竟然能找到如此关系,也算是各取所需吧!”

  相比于朱常洛,张素功倒是更加能够理解这种行为。

  毕竟他虽然年轻,但是因为家境的原因,更加习惯于用商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恒隆当时的境地,那位无论是谁,想必收拾残局都花了不少心思,若是没有那位的话,恐怕现在恒隆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

  “原来如此……”

  朱常洛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句,心中却是已经活泛了起来。

  他先前以为,沈家和那位不知身份的人是心甘情愿的合作关系,所以才熄了要抢下恒隆的心思,不过如今看来,似乎不是这样啊……

  心中一定,朱常洛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就好好打听一下恒隆的后台是谁,无论如何,他都要将沈安邦抢过来,实在不行,借助费家的势力,再不行王皇后的势力,反正这回他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事情一旦决定好,人的心情也就随之变好了,连带着看着眼前银装素裹的景象都顺眼了几分。

  算算日子,自己也该去拜访一下王皇后的父亲,永年伯王伟了……

  ps:稍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