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异地汇兑的难处

明谋天下 +A -A

  “公子的意思是……异地汇兑?”

  沉吟了片刻,沈安邦方才惊疑不定的开口问道。

  不过这下倒是让朱常洛感到惊奇了,要知道,他所说的经营模式就是后来的票号,其核心正是异地汇兑,但是要直到清朝道光年间才会出现第一家票号。

  但是此刻沈安邦竟然能够一口叫出来,怎能不让朱常洛感到惊奇!

  难不成如今的晋商已经开始有这方面的意识了吗?

  其实这倒是朱常洛有些执迷了,要知道,万历朝对于大明来说,是最后一个辉煌的顶点,神宗死后,朝局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开始崩坏,区区三四十年的时间,崇祯吊死在煤山上,清军入关。

  可以说在神宗死后,大明朝就迅速陷入了动荡的局面当中,内忧外患频频爆发,这种局势之下,又怎么会滋生出资本的土壤呢?

  如今的大明朝的确商业十分发达,晋商也开始崛起,钱庄的逐渐增多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朝局的原因的话,过不了多少时间,恐怕票号也会相继实现,所以即便是如今的沈安邦能够有这样的意识,也丝毫不奇怪。

  “没错,我今天要和沈公子谈的,就是异地汇兑的生意!”

  虽然心中有些诧异,但是和一个熟悉业务的人谈,总归是比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谈感觉要好得多,既然沈安邦懂得这方面,他也就不多加遮掩,直截了当的开口了。

  “公子,我现在相信,你刚才没有说大话了!只是此事难度颇大,不知公子可清楚其中关窍?”

  眼见朱常洛点头确定,沈安邦的脸色也严肃起来,苦笑一声,说道。

  “愿闻其详!”

  朱常洛眨了眨眼睛,却是又将问题推了回去。

  “如此,沈某也不多矫情了!这异地汇兑的主意,不是没有人想过,但是实施起来难度却是大得很,最终不得不放弃。

  一则京城和南京路途遥远,而偏偏钱庄,尤其是异地汇兑的生意最重要的便是账目,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被骗钱,而对于任何一家钱庄来说,信誉问题都是至关重要的。”

  提起生意,沈安邦一瞬间就收起了方才的懒散之意,说话之间也多了几分稳重。

  举着一根指头,眉头却是已经皱了起来。

  而朱常洛也是微微一愣,不得不说,沈安邦不愧是掌控着一家钱庄的人,一瞬间就抓到了最大的问题。

  这年头可不比后世络发达的时候,一笔账目随时随地都可以用电脑查询,这年头就算是快马加鞭,也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而钱庄这种东西,或者说票号,却是要时时刻刻注意账目问题,两个地方异地汇兑的话,交通不便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过幸好,沈安邦此刻并没有注意到朱常洛的神情,反倒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二是成本问题,一家钱庄要开起来,没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是不行的,而如今的商人,即便是走南闯北,产业也大多固定在一处,就拿沈某来说,在京城当中不仅有恒隆钱庄一家,还有其他的几个铺子,京城到应天府何止千里,将产业分在两处风险实在太大。

  而若是与人合作的话,信任问题又是一大难点!

  三是打点的问题,想必公子也应当知道,无论是京城还是应天府,都是鱼龙混杂之地,若是没有一个足够的后台的话,恐怕早就被人吞并了,而如果要开展异地汇兑的话,就必须要能够同时打点的了京师和应天府两个地方,还要能够镇得住两个地方觊觎钱庄之辈。

  可是试问这朝堂之上,除了陛下,有谁能够做得到呢?”

  话到最后,沈安邦重重的叹了口气,倒是提起心情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一时之间,朱常洛也沉默了下来,不得不说,沈安邦着实是一个行家,这三点是异地汇兑的最大难点,只要能够解决掉这些事情,后面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就算是你在京城有多大的势力,难不成还能管得到应天府不成?

  同理,如果要是在两个地方各找一个靠山,那更是想都别想,谁会容忍自家的产业被别人横插一脚……

  不过朱常洛既然敢来,自然不会是毫无准备。

  沉吟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沈兄弟顾虑的是,不过既然前人的路也都是走出来的,我等也不能因为些许困难便退避三舍,先说资本的问题,银钱之事沈兄弟不必担心,素功倒是愿意入股恒隆,在南京开一家钱庄,同样以恒隆为名,想必素功的人品,沈兄应当是信得过的!”

  虽然这个钱庄在他的规划当中很重要,但是因为囊中羞涩和其他的一些原因,朱常洛并不打算直接参与进来,这件事情他和张天华提过,张天华也表示同意。

  这几个月他可算是赚的盆满钵满,手中的银子也算不少,开一家钱庄也是够的。

  何况朱常洛对他有恩,这点事情他自是不会推脱的。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张天华明白朱常洛未来的潜力,若是现在能够交好的话,恐怕以后保他张家荣华不成问题。

  “哦,素功真的有如此打算,你家老爷子同意了?”

  这次却是换沈安邦感到惊奇了,他可是清楚的很,张素功和他不同,他家老爷子的身子已经不行了,所以才让他提前接手恒隆,但是张家那位的身体可是硬朗的很,他确实是有些怀疑,这么大的生意,张素功能不能做的了主!

  还有就是,张家和沈家的情况差不多,张家的石炭产业,也是大部分都在京城,若是说在京城开家钱庄,他倒还相信,可是这应天府嘛……

  “没错,我爹的意思,我的年纪也大了,他这个年纪早已经在外面闯荡了,所以我爹的意思,是让我成婚之后就出去自己试试,刚好这些年我爹也想回乡了,所以想着慢慢将产业转回去!”

  张素功轻笑一声,却是淡然的说道。

  眉宇间带着一股自信之意。

  这却是徽商的传统了,也可以说是中国人的故乡情结,虽然张天华现在的身体还健朗的很,但是他毕竟是从徽州出来的,总想着以后还要回到徽州,落叶归根。

  而南京和徽州府距离不远,也是江南富庶之地,正好可以让张素功去试试水。

  “至于打点关系方面,素功自然会负责,沈兄不必在意,只是这账目方面,的确是有些麻烦……”

  朱常洛皱起眉头,他先前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节,故而有些挠头。

  反倒是沈安邦看到朱常洛这么轻描淡写的说能够解决打点关系的事,倒是着实惊了一下。

  在他看来,这三个问题当中,只有这个才是最难办的,毕竟那些贵人们可是贪得无厌的很,不知道有多少家好好的钱庄商行都是这么被拖垮的。

  但是到了这位的口中,反倒是最不用担心的一件事情,而且看张素功的神色,反倒觉得此事理所应当一般,不由得沈安邦不暗自揣测起这位的身份……

  ps:今天只有一章了,这两天太忙了,抱歉诸位,明天尽量加更……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