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蜂窝煤的后事

明谋天下 +A -A

  不知不觉,秋老虎消失的无影无踪,京城也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随着冬天的来临,原本应当紧俏起来的木柴却是意外的受到了冷落,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名叫蜂窝煤的奇怪东西。

  庆丰酒楼。

  “小二,这蜂窝煤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一名身着锦缎的少年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带着几分玩味问道。

  反倒是他旁边的青衣少年显得有几分拘谨,细细看去,还可以发现他的耳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公子,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要说这蜂窝煤,可真是个好法子,以前像咱这样的酒楼,每天都要找樵夫定五六担木柴,生意火的时候还不够用,可是没法子呀,以前的那些煤泥,用起来麻烦的很,还不好存放,如今有了这蜂窝煤,一下子进五六百个,足够咱一个月用了,没事的时候还能烤火取暖,可比以前方便的多了!”

  小二是个极有眼色的人,眼前的这两位一看就是哪个官宦之家的公子哥,把他们伺候好了没坏处,所以华服公子刚一开口问,小二就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出来。

  片刻之后,小二的手里多了一枚小小的银锞子,笑的见眉不见眼的退下了。

  “这回你们可赚了不少吧!加上那些铁皮炉子,恐怕我这个王爷一个月的俸禄也比不上你们一天赚的银子……早知道就自己做了!”

  小二一离开,朱常洛就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语气颇有些酸溜溜的意思。

  “公子客气了,还是托公子的福啊!”

  张素功微微一笑,清秀的脸上浮起一丝商人独有的狡诈,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自然是清楚,朱常洛不过是在开玩笑罢了,不然后者不会连一点股本都不愿意接受。

  “好了,说正事儿,素功,这个蜂窝煤你们是赚了银子了,可你们考虑到那些城外靠打柴为生的樵夫没有?”

  朱常洛也是刚刚听店小二说起,才考虑到这一点,蜂窝煤固然是好,可若是百姓们都去买蜂窝煤了,那些樵夫该如何维生呢?

  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让这些人没饭吃,这大雪连天的,断了经济来源,可不只是饿肚子那么简单……

  “公子放心,我爹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城外的那些樵夫,我爹都让他们到煤铺来做工,若是有不愿意的,可以去煤山挖煤,工钱方面不会亏了他们,反正蜂窝煤开始卖了以后,店里也缺人手!”

  张素功也正色起来,微微沉吟后说道。

  “那就好,不过你确定你的那个朋友靠谱吗?”

  听到张天华早有安排,朱常洛也就放下心来,转而开口问道。

  要知道,这大冷的天,他可不愿意白白出来跑一趟。

  “这……公子,我与他也只是在生意上有些交际,听说公子想要做钱庄这一行,方才向公子引荐,虽然他家里不是这京城最大的钱庄,但是我可以保证他人品能够信得过……”

  说起来,张素功也是第一次干这种牵线拉桥的事,心中不免有些没底。

  那天张天华回去之后,便向张素功提起了钱庄的事,和张天华不同的是,张素功年纪还小,平时身边也结交了一些商人子弟的朋友,他们这个年纪,倒是还没到分什么晋商徽商的地步,故而他自告奋勇就想要为朱常洛引荐一下。

  只是这临到了当口,心中总是有些没底。

  “嗯,人品信得过就好!”

  沉吟了片刻,朱常洛沉声说道。

  说实话,虽然他选定了晋商的钱庄,但是因为某些事情,他对于晋商的印象并不是太好,何况对于他来说,钱庄的规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要过硬。

  “哈哈,素功,你小子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有了媳妇连兄弟都不要了呢!”

  这边朱常洛还在暗自思量,这边便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穿着不大合体的绸布衣裳,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引得朱常洛身后的两个青年人瞬间变得警惕起来。

  自从上次郑氏父子的教训之后,朱常洛就起了心思,特意从费甲金那里讨来了一队人马,当做自己的王府卫队,而如今跟在自己身后的孙荣和孙平,乃是一对兄弟,也是其中的佼佼者,如今是朱常洛的贴身护卫。

  不过只是一瞬间,他们就又回到了原地。

  因为张素功已经望见了来人,并且起身迎了上去。

  “沈兄弟这话就见外了,咱可是一起喝过花酒的人,我哪能忘了你呢?”

  “切,最瞧不起你们这些咬文嚼字的酸书生,逛窑子就逛窑子呗,还喝花酒,不过我可是听说你定亲的那位是千金小姐,长得虽然漂亮,可性子着实是不好惹的很,嘿嘿,你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喽!”

  这位被张素功称为“沈兄弟”的人,却是不客气的很,上前一把熊抱住了张素功,酸溜溜的说道。

  “你再这么不着调,我就告诉玉儿你拐带我逛窑子!”

  张素功眨了眨眼睛,一脸纯真的说道。

  顿时将那位沈兄弟噎了个半死,最后只好丢出一个算你狠的眼神。

  崇信伯府啊,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尤其是听说那位大小姐脾气还不怎么好……

  “我来介绍,这位是恒隆钱庄的少东家沈安邦,这位是朱公子!有一笔生意,想要跟沈兄弟谈谈!”

  来到酒桌前,张素功却是收起嬉笑的神态,正色介绍道。

  不过迎面而来的却是朱常洛狭促而幽怨的目光,真没想到,像张素功这样谦谦君子一样的好少年,竟然会逛窑子……

  可怜他到现在还没去过呢……

  摸了摸鼻子,朱常洛收起其他的心思,起身拱了拱手道。

  “沈公子,幸会!”

  沈安邦从一进来,就在观察着这位华服公子,身为一家钱庄的少东家,他自然不会像看起来的那般毫无城府大大咧咧。

  相反的是,他能够敏锐的感觉到,现在在自己面前的这位,身份绝不简单。

  抛去他后面那两个明显是高手的护卫不提,单是这一身贵气,就不是小门小户能够有的。

  “沈安邦,见过朱公子!”

  故而沈安邦并没有摆什么架子,甚至对于朱常洛此刻才起身相迎的行为,也毫不在意,神色之间颇为郑重。

  “沈公子不必客气,我今天来,是想要跟沈公子谈一笔大生意,不知道恒隆钱庄,沈公子一人能否做主呢?”

  朱常洛也不多说,两方坐下,朱常洛眉头一挑,直接切入了正题!

  ps:新的开始,一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