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梁永再登门,宫中局势变

明谋天下 +A -A

  待到朱常洛回府之后,却没想到有个意想不到的人已经在府中等候良久!

  梁永!

  “奴婢见过殿下。”

  眼见朱常洛回到府中,梁永连忙小意的迎了上来。

  如今他可谓是对自己这个主子的手段,真的有些心惊了,不单单是因为他即便是出宫之后,竟然还能够影响后宫的局势,而且金殿上的事情,如今也是传的沸沸扬扬的,虽然没有人能够确定,但是仍然有聪明人从蛛丝马迹当中推测出,这次的首辅之位变动,和朱常洛脱不了干系。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能够对朝局产生如此影响,都不可小觑……

  “今儿你怎么有空到本王这来了,就不怕别人发现?”

  朱常洛随手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递给一旁的王安,示意梁永坐下,瞥了一眼桌子上早已凉透的茶盏,笑吟吟的问道。

  要知道,如今朱常洛封王出阁之后,已经算是外廷之人,和内宦之间的结交,却是要避讳几分。

  尤其是像梁永这样在皇帝身边伺候的人,更是如此!

  这一点梁永自己的心里也清楚,所以直接来王府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都是派可靠的人捎话过来,即便是上次过来,也是趁着夜色,匆匆而来,急急而去!

  这次这么明目张胆的在王府逗留了这么许久,倒是让朱常洛有些意外。

  “殿下这话说的,奴婢没事了,自然要来殿下身边照看着,免得日子久了,殿下将奴婢都给忘了!”

  跟着朱常洛的时间长了,梁永也渐渐放得开了,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倒是机灵!”

  朱常洛顺手呷了口茶,笑骂道。

  顿了顿,梁永微微正色,算是提起了正事。

  “不瞒殿下,宫里的确是出了点事儿,所以奴婢这才过来面禀殿下,不过这回倒是不急,正好皇后娘娘有些赏赐想要给殿下送过来,奴婢就顺手揽下了这个事儿。”

  原来如此,朱常洛心下了然,怪不得这回梁永有恃无恐的,原来是拉着王皇后的大旗出来的。

  不过这点小事他倒是不在意,梁永的心思他明白,无非是因为长久不再自己身边,怕被疏远来,想要常来巩固一下关系,也不点破,懒洋洋的问道。

  “哦,宫里出了什么大事,值得梁公公这样的大红人亲自来?”

  “殿下真是抬举奴婢了,事儿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在后宫里也常见的很,前几日,哦,就是殿下上金殿的那天,敬嫔去跟郑妃请安,不小心摔了一下,可惜了未满两个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梁永小心的打量着朱常洛的神色,轻声说道。

  话中虽是透着惋惜之意,但是脸上更多的却是漠然,甚至还带着一点佩服……

  大堂当中安静了一刻,只听得朱常洛将手中的茶盏轻轻放在桌子上细微的响声,轻叹了口气,说道。

  “真是可惜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本王这里还有几只老参,你一会带回去给敬嫔补补身子,就说是本王送的!”

  朱常洛的口气淡然,心中却是不免有些沉重。

  敬嫔果真是个人物,心狠果断,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自己当初果然没有瞧错她,是个在后宫搏杀的人物!

  要知道,先前朱常洛嘱咐她的是,等孩子满三个月再动手,一是想要多给她些考虑的时间,二是想着等她怀孕的日子稍稍久一点,说不定能提一提位份。

  相信敬嫔也看懂了自己的用意,但正是因为如此,朱常洛才更觉得她危险!

  不但能够放弃自己的孩子,还能够放弃眼前的利益,这种人,才是最难以防备的。

  而她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根基在哪,如果没有朱常洛扶持,她这样锋芒毕露,早就被除之而后快了!

  反正这个孩子是要掉的,不如让他更有价值一些!

  朱常洛本来还在奇怪,郑氏父子被处置,为何郑妃一直都没有发声,按说依她的性子,不可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气的,如今这么平静,看来是在宫中也有了麻烦。

  既然敬嫔如此狠绝,朱常洛也不吝于展示自己的善意,毕竟暂时来看,他和敬嫔的利益还是一致的。

  “那郑妃那边呢?”

  不过有些不同的是,朱常洛比所有人都清楚,神宗对于郑妃的感情有多深,他可不会以为,这么简简单单的事情,会对郑妃有多大的损害。

  “回殿下,郑妃倒是镇定的很,坚持说是敬嫔自己不小心,加上后来敬嫔自己也承认了,所以这件事儿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皇爷也没多说什么,不过……”

  梁永心下有些惊异,没想到自己这位主子人不在宫中,倒是对宫里的局势看的清清楚楚,略一犹豫,继续说道。

  “不过因着敬嫔这几天要养身子,皇爷倒是往长春宫去的勤了!奴婢还听皇后娘娘提了两句,说皇爷有意寻个由头把郑妃的位份再提回去……”

  或许是知道朱常洛和郑妃的关系,所以这几句话梁永说的格外谨慎,不时的观察着后者的脸色。

  不过让他感到松了口气的是,朱常洛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反倒是轻轻摆了摆手说道。

  “这很正常,皇上和郑氏毕竟是多年的情分,要是郑妃这么容易倒台的话,太后娘娘也不会留她到今天,至于贵妃之位,你跟皇后娘娘说,让她暂且应承着,反正这件事情若是寻不到一个合适的由头,太后娘娘那边是不会同意的,没的让母亲去得罪人!”

  郑氏的根基深厚,这一点朱常洛早就看的清清楚楚。

  她是神宗立册封皇后之后,第一批选进宫的秀女,这么多年下来,不仅育有公主和皇子,和神宗的关系也已经近乎于互相依恋的亲情关系,这才是她最大的两个依仗!

  想要凭这些小手段,是扳不倒她的!

  而朱常洛也没指望敬嫔真的能斗得过郑妃,只要能够将那个女人牵制住,就算达到目的了。

  “还有就是最近宫里新进了一批丝绸锦缎,皇后娘娘想着冬天要到了,派奴婢送些过来,好给殿下和恭妃娘娘做些冬衣,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都已经放到了库房里,殿下若是有空可以去瞧瞧!这是皇后娘娘托奴婢带过来的信。”

  眼见气氛有些凝滞,梁永脸上陪着笑,从袖中拿出一封叠的整整齐齐的信件,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朱常洛。

  “你有心了,王安,回头从库房里拿两匹织金缎子,给梁永带回去!”

  朱常洛罕见的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吩咐道。

  “那奴婢就谢殿下赏了!”

  梁永顿时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倒不是说这两匹缎子有多么贵重,而是代表朱常洛真的将他当做自己人看待了。

  笑了笑,朱常洛也不顾梁永尚在,抬手拆开了王皇后的信。

  熟悉的秀丽小楷映入眼帘,让朱常洛会心一笑,信的内容没什么好说的,都是王皇后对于朱常洛的关心,嘘寒问暖之类的,有些琐碎�嗦,但是却让后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暖的笑意。

  信的最后,倒是提了一句登闻鼓的事情,王皇后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只是说后宫当中有她坐镇,不必担心,让朱常洛好好照顾王氏,还顺道提了一句让他替自己去探望一下母家。

  翻来覆去的将信读了两遍,朱常洛才将信放下,抬头望着梁永,面容也变得温和了起来。

  “梁永,你可知道永年伯的事情?”

  虽然王皇后的措辞很小心,但是朱常洛还是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她浓浓的担心,想来是自己闹金殿的行为让她有些不放心,所以才特意来了这么一封信。

  整封信的重点,其实是在最后那微不足道的一句话,让朱常洛代她回去探望母家。

  要知道,作为正儿八经的皇亲,王皇后的母家虽然原本也是小门小户,但是势力却比郑家和自己老外公家强上不止一筹,加上这么多年的经营,在朝中也算有些势力。

  毕竟皇亲是在外朝的,就算神宗再宠爱郑氏,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最明显的就是原本的郑养性也不过封了个锦衣卫千户,但是王皇后的父亲王伟,却是爵封永年伯,哥哥王俊更是官封锦衣卫千户,荣宠之极。

  朱常洛出宫之前,王皇后就曾经嘱咐过他,让他出宫之后去寻永年伯。

  但是当时朱常洛心思懒散,又忙着寻找王氏的亲人,也就耽搁了下来……

  “回殿下,奴婢在宫中甚久,对宫外之事倒是不甚知道,不过听些司礼监的小宦官们说,皇爷这些年对永年伯倒是宠幸的很,而永年伯在朝中的风评也很好,还有些风声说,王栋大人在京城当中除了有庄田,还有好几家铺子……”

  很显然,梁永到这来不是没有做过功课的。

  事实上,自从上次朱常洛提点过他以后,他就一直刻意留心着这些事情,没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哦,倒是有点意思……”

  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低声说道。

  他倒是没想到,王皇后的母家竟然有如此势力,看来的确是有必要跑上一趟了……

  ps:感谢南八乡剑客的催更票,但是作者君实在太忙了,泪奔,今天只有两章了~

  求收藏,求打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